黑暗

同學聚舊,少不了分享人生,但想不到大家的所謂專業,都有意想不到的「秘密」。

譬如會計D就說:「做核數,當初就以為一定要努力追查,力求精確。不料有天Senior卻問我:『喂,你知不知道,做核數師最大的敵人是甚麼?』我回答了幾個,例如懶惰、大意等等,想不到都不是,他說:『最大的敵人,就是太認真!』所以你別以為我們真的甚麼都不能錯。只是你看不到他們錯而已!」他和會計R更同聲同氣的介紹,行內的術語「放飛機」--就是明明有數要人手逐一查對,卻隻眼開隻眼閉,自己一概權當眼前的數據已經全部正確,匆匆打上剔號就交功課去也。 嘩,原來咁恐怖既。

法律T評論包大人姪女襲警事件,直言修讀法律雖聽下去像可以伸張正義,做律政英雄,但現實仍少不免有所落差:「判決在我們讀法律的眼中,絕對合符情理,法官更可說是公正不阿--當然,你能不能想像普通人在地方法院這樣低層次的地方應審,也得動用執業大律師?而如果你沒有足夠的金錢,又或者非比尋常的人際關係,你是否還認為能夠聘請醫生為你親自撰寫專業報告,作為呈堂證供,大力證明給裁判官知道,被告的精神狀態影響她的行為?只要動員能力夠,又異常熟悉遊戲規則,誰說法律不為富人特別服務?」

所以他告誡我們要小心謹慎,別亂惹事,如果不幸被控告,則難以翻身的餘地,因為香港的成功檢控率,甚至比北韓還高。「就算你是冤枉也好,但是陪審團多半覺得你既然被押至法庭,多數不是好人,對你不會有好印象;如果證供對你不利,你又無律師幫助,真的只是死路一條。」至於我和行政W,則大力渲染辦公室政治,譬如兩幫互相對壘,大家各自各找對方的卒仔當爛頭蟀祭旗;又或者一有工作,大家就在各部門互耍太極,或者只要職級不夠大,那人的要求便立即被無視等等。「總之這些事情,已經見怪不怪。」

出來社會浸淫日久,好像以上一切都變得理所當然了。看見這樣的社會,我們只得舉杯,苦笑,並祝大家滿室面具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