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 (II)

蝴蝶啊 你縱是黑色
死亡 不一定是你最後的歸宿
可是啊 就是要在這晚
眼睜睜的看著你 看著你
在這條路上
緩緩的飄 悄悄的飛
靈魂忽然給抽離 火化
不知就裡的
竟就燒進了地獄

我雖聽不見 但還是看到
你的哭聲 哭著哭著
竟哭出了本來是滿車滿欣的通紅
終於明白 在這冤屈的黑夜
看恐怖電影還好了

人人現在都搶著說要看新聞
看著像閉路電視一樣的線條畫面
看那人命的大賤賣

看 我也實在不敢 看
看不下去 已經看不下去了
眼已經累了 濕了

窗外 還是那幾道黯然的火光
在這條路上 燒起的
除了紙錢的焦味兒
還有嗆鼻的硝煙

好多黑色的蝴蝶 還在
緩緩的飄 悄悄的飛
眼睜睜的看著我 看著我
都不說話了

二零一零年八月廿五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