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聚】笑傲江湖

首先還得破題:笑傲江湖,就算書名如何灑脫,終歸離不開腥風血雨。

其中的「欲練神功」的名句,顯示了人在對極致力量的追求之下,甚至可以放棄一切:包括尊嚴、品格、人性……寫在爛袈裟的破劍譜,要學之前,還得對自己做成那麼大的傷害,居然也那麼多人爭相搶奪,而且犧牲不少無辜人命也在所不惜。如此醜惡陰暗,彷彿就是現實世界的寫照。

我們在網上,寫博客,當然不想那麼誇張。靜靜的寫,不出風頭,也不會到處點火頭,只是享受用文字表達生活感受就好。甚麼五嶽盟主之位,當然是爭也不會爭的了。而要做風清揚,成為隱姓埋名卻獨步天下的「劍術神通」,亦似乎暫時沒有這樣的資格,只願自己不會成為左冷蟬、岳不群之流!

其實不單是自己寫,就算是以讀者身份看其他「行家」,也不希望看到尖酸刻薄,相互攻擊的文章。有些人寫博客,也實在太有個人的獨特風格,動不動就會忽然因為某些議題,和留言者開拖,甚至隔空對著另外一個博客開火,於是無日無之也是些謾罵、冷嘲熱諷,其實這樣做又何必?打筆戰,就算沒有動刀動槍,但始終還是污染了文字的高尚純潔,也有一種教人納悶的荒涼。

 *

其他博友的江湖高見: galaxyWordy, Random Coil, Matthew, Haricot, 逸之

Share

兩位人兄

上環街市,午飯時間。

很多建築工人在這裡吃飯,只穿背心短褲的有,赤裸上身的也有,他們高談闊論,粗話橫飛,桌上一大堆啤酒樽東歪西倒。雖然室內禁了煙,他們理應覺得有點意猶未盡,但是幾杯獅威藍妹下肚,還是興奮莫名,罵日本鬼,高叫保釣。你可以說他們是老粗,低下階層,沒有教養,但是他們力氣換飯吃,自得其樂,其實又有何不妥?

期間,有位矮胖的壯男,全身黝黑,很例牌的在項領圍一條手指般粗的金鏈,穿背心牛仔褲,他斟茶洗杯,然後忽然向後就在地上一傾──卻不知道原來後面還有一桌的客人──我們。我的褲管都濺濕了,但還未反應,只是有點愕然,那位先生已經連聲說:「對唔住!對唔住!」

我點點頭,示意沒大礙,就繼續和同事吃飯。我只是想:如果中招的是另外那班建築軍團,情況會變成怎麼樣呢?

中產之城,Pacific Coffee。

悠閒的假期,下午時份,人人在歎咖啡,看報紙上網,享受一份難得的閒適。一位中年男子,身穿polo T-shirt,白色西褲,皮鞋,半倚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和他的另外一位老外談及中國的經濟起飛。他操流利的i-bank式英文,和老外唇槍舌劍,好幾次打斷朋友的發言,表情豐富,囂張,眉飛色舞,其趾高氣揚,不可一世,令我立即想起某種人。

這些人,大多極為主觀,而且好勝心異常強,就算是小小一場報章的辯論,也會跟你死纏到底。他們肢體動作極多,而且經常莫名奇妙地仰天長笑,像是在睥睨著世間的一切渺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You just don’t understand, think about it!這句話也異常熟悉,因為think about it 表示,在這件事上,拿,我甚麼都清楚,只是你不明白,返去攝高床板諗清楚啦,傻仔……

老外沒怎樣。只是擺擺手,和顏悅色,繼續聽這人不斷在發表演說。我對老外,從心底感到由衷的敬佩,當然這裡,不是上環街市,我笑笑,繼續喝我的Mocha咖啡。誰討厭一些?Standard Line: 不是蘋果對蘋果,自然不可比。

Share

音樂人家

我今天偶爾看到三色台的劇集,裡面的陳鍵鋒,飾演姓葉的音樂家。看他一貫的衣冠楚楚,戴著眼鏡,一臉斯文的書卷氣撲面而來──我立即想起我的舊同窗音樂A來了:恰好,他也和角色亦同姓,又一樣靚仔,簡直就像是編劇以他為原形倒模出來般!

經常覺得要在生活中認識一個真正的藝術家並不容易,但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音樂A就是我眼中的其中一位。我常常看見他在Facebook的照片呀、寫的東西呀,莫不和音樂有關,可能是看見他在滿是音符的白板前演講,可能是看見他穿著隆重的拉琴演奏,再不然就是他坐在評判席,一臉認真的看著應該是很複雜的琴譜或者參賽者資料的東東……回望自己現時與爛泥一般的人生,音樂A簡直如同是身處雲端之中呀!(XDD)

我不懂得音樂,所以更覺得在這方面有極高造詣的人難能可貴,強勁無比,值得敬佩。常常也覺得自己在患上老人痴呆前,應該學會一些樂器甚麼的,好讓自己能在苦悶之時,自娛一番;又或者待百年歸老,孤獨窮困時,在莫名的地下隧道中就靠這一技之長賴以維生……不過說來說去,還是一直沒有起步,怎麼擠來擠去,也擠不出時間(相反,只是OT把我的人生成功擠了出去)。

陳鍵鋒在劇中也在琴行教琴呢。我應該也要找天去求教音樂A,央求他收我為徒,不過極有可能,收費是天文數字……哈哈哈。

Share

神奇燙火露

因為你不留意家中的事物,所以沒有發現其實在很普通的地方,也收藏著如同武俠小說般神奇的靈丹妙藥。

啊,你不知道我在說甚麼吧。

當然,因為其實我想要說的只是從港九新界甚麼藥房中都唾手可得的XX堂註冊商標:

燙火露。

但是,你不要少看它啊,因為那不只是一支普通只用於燙傷外用的藥水,它神通廣大,幾乎無所不能。你以為我在說笑?你看清楚吧,就在盒子的背面,你就看到它的一大堆主治用途──

湯淋火灼,刀傷,損手爛腳,皮膚濕毒,瘡科瘡癤,痔瘡熱核,濕疹暗瘡,蚊吮痕癢,臭狐,疴血流血,蟲獸咬傷,其他各癥(最後八字其實我才覺得最重要):搽臉潤顏,保持青春,功效奇妙,游泳露營必備良藥。

何止游泳露營?這是謙卑之言了。依我說,應該說上陣殺敵也不為過了。試想想,「損手爛腳」下亦可使用之,應能安然無恙;而在「保持青春」之下,或可更勝OLAY、SKII,有關方面應該立即考慮繼霸王後,另一集資上市的實力中藥類產品。唯一我有一點點疑問的僅是,在英文的翻譯之下,卻有一點點不Tally的地方:

INDICATIONS: Burns, scalds sunburn and skin irritations.

為甚麼會短那麼多的啊啊啊啊啊!應該讓不諳中文的外國人,也知道咱們大中華也有偉大的發明,才是正理吧。嘖,真教人想不透。

Share

又見中秋

以往常習慣,每年中秋都會寫些甚麼。有時可能是一首詩,有時可能是一些無聊的感歎,今年算是一生人中過得最忙的一個中秋星期。但既然中秋本來就是傳統,那我也依照傳統,寥寥數句好了。

其實今晚我很詫異。晚上下班回家,事實上還是八時罷了,但一反常態,在家附近街上完全無人(平時的攤檔全部沒開),地鐵不擠,座位也沒人坐,從中環出來時,商鋪也早就打烊,平時繁華通通消失不見。但明明天氣根本不好,月亮也看不到,既然無月可賞,亦應無節慶之情,但大家還是從行動表達了自己對中秋節那種「重視」。可見節日的重要,還是隱隱然的,莫過於此。有時並不單純再拘泥於形式上,而是心靈上--人大了,沒了興致還燒這樣玩這個,只想休息而已。忽然慵懶的節日氣氛,會讓你覺得輕鬆得多。

譬如中午,同事A 就說街上人多很有節日氣氛,這明明就是錯覺--中環,哪天不多人?但就是因為有些事情,有了丁點些微的感覺,情況就微妙的,變得不大一樣。我也好像覺得今日個個都臉帶笑容,脾氣極佳,打電話去別的部門,他亦只會說:「Sorry,今天幫不到你,同事正逐漸在離去」,那時還不過是下午三時,下午茶時間還未算得上開始!但誰都有了默契,要走便走,誰怕誰:過中秋節,就要讓自己好好的,別三百六十五日天天都折磨自己,既然月有陰晴圓缺,人當然也有三衰六旺,可以的話,就在這天,哈哈一笑,及早「開始->關機->收工」。回家吃月餅去也,多好。

所以我在Facebook寫,心中有月,是最高境界,那只是說笑,亦一點也不玄妙,因為大家一早已經對此了解透徹,所以無月的中秋,還是過得快樂寫意的,不是嗎?祝各位有一個愉快的翌日假期(雖然我知我不會有 LOL)。

一零中秋

Share

對話 (II)

「那麼私人的問題也問!」緊接上回,讀者P於英倫的生活大揭秘!但是他看來不願意就範。

「當然,其他熟悉你的人,以及讀者,都有知情權。」這當然不是我原來要說的話,不過現在改寫成這樣,好像娛樂性會變得豐富一些!

「嘿,沒有。」讀者P的回答令人十分失望,「也只是和其他人吃吃飯,偶爾到公園走走,僅此而已。」

「行公園,那麼寫意喔。」實情我心裡覺得,這簡直已經像遲暮之人的生活修行了吧。既然插針不入,只有話鋒一轉,改說其他問題:「怎麼看未來的經濟情況?」

「不覺得美國會有甚麼問題。(其他人擔心繼續量化寬鬆會令美國債務陷入危機?)其實沒有甚麼大不了的,大家會繼續買,銀錢還是會繼續印出來。不過伯南克的確是遇上了不少阻力……」

「中日關係問題就釣魚台惡化,你又有甚麼意見?」和讀者P 講話,總是很容易就把話題扯進了政治及經濟的層面(雖然,我們談無聊的話題也多,不過大多沒有人明白,所以亦好難「寫出街」)。

「日本仔能夠做甚麼?擺擺姿態,在選舉之前搶搶右翼的選票罷了。待局勢穩定了,再和中方修補關係不遲。」

「那,」 說著說著,我已經下車了,向著家的小道走去。四下無人,只要濕漉漉的水門汀路,反射著街燈的光。「還會不會回來?這次大家都見不著,真的是太可惜了。」

「別擔心,十二月我會再回來的。」我大喜,立即追問:「是聖誕前,還是聖誕後?」

「聖誕前後--我會大概逗留一個月,所以不用怕,屆時再聚。」

「當然啦!」我立即答應,同學聚會,最最熱鬧。

不過他又立即瘋狂大笑起來,「不過最怕你們是大忙人,真的說不準到時你們是不是真的有空!」

嘩,咩咁睇我地呀! 真過份。就這樣,我們結束了無聊得來但仍算得上是愉快的通話。

Share

對話 (I)

智力奇高、能力聳人聽聞的讀者P,正在彼方O學院攻讀博士課程。他時常周圍飛,到世界各地的高等學府出席學術會議,剛好最近到了北京,於是「順道」回港一趟。但很不幸地,因我最近極為繁忙,實在沒法抽空和他一聚──

昨晚,下班亦近凌晨,時值颱風遠離,中環大雨傾盤,從網上知道他今早便立即清晨上機,匆匆回英國,於是趁回家的空檔,才得以撥一通電話和他講幾句。他家的號碼,我中學常打,所以絕不會忘記。他聲音除了有點疲倦,一切如常,我立即就未能相見向他賠罪,他輕鬆笑了一下:

「看你文章沒怎麼寫最近,就知道你忙得不可開交。」

我哈哈大笑,心想:知我者莫若讀者P!於是亦把握機會問:「那最近的論文,進展如何?」大家也算是同科(其實叨他的光而已)。

「沒有甚麼進展,還有些東西需要再想想。」

「我本來還想看看投資銀行家Y有沒有空,大家在這日子出來吹吹水,想不到還是沒有機會。」

「喔,」他頓一頓,「其實我回來時間短,也沒有幹過些甚麼,中學同學全沒見著,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那……」這時,我才剛進地鐵車廂,這些時間,同樣多人。「在英國,除了寫論文,出席Conference,其實在平日還有甚麼可以做?」

他「噫」了一聲,狡黠地笑了:「你問的是私人問題了!」

「你會選擇不回答的話,也絕對可以……」

(待續)

Share

校車

昨晚看世紀藍圖,講大學擴建,中大當然有份。提到交通配套或會因大學生增加而供不應求,有關方面說:

「我們儘量會鼓勵學生以步行為主,為此,我們會加強不同教學之間的連繫性……」

聽到這裡,我不由得冷笑一聲。想起以前上學,最痛苦真的莫過於乘校巴一環。時而無車、時而不按時間表、時而大量等車人偏無候客巴……當然,能夠步行的話,我真的會選擇「行路無咁嬲」。其實三年學士生涯,如果是主校園和崇基之間的往來,我肯定會走小橋流水;後來新工程大樓落成,轉乘電梯直下明華眾志堂亦方便。但是,如果上一課在崇基的利黃瑤璧,下一課卻在聯合書院,只有十五分鐘的過場時間,試問又如何步行?真的可以鐵腿水上飄嗎?或者我的情況比較極端吧,排的時間表不夠靚,更隨時一天內連續穿越山上山下好幾次,到最後才在新亞書院上第十課……

又例如,現在香港夏天時間特長,隨時中午都過三十度,中大風景壯麗,在萬里無雲的大晴天下,你徒步走上,隨時曬死,又或者是中暑而亡。所以說,「加強連繫性」不能空口講白話,是一個很大的課題,偌大的校園,難道要建上一個密封式冷氣行人通道,連接各書院及本部?始終中大的校巴,還是問題的根源--最近其實是不是已經大有改進呢,我真的好想知道。

(以前在學,偶爾就會聽到「中大的全電動扶手上山系統」、「直達逸夫的百花大道」,不過到最後都只係得啖笑。XDD)

不要說我黑心,如果中大不搞好這個死症的話,每年公佈的甚麼全世界高尚學府排名,看到中大仍然在港大之後,我還是會嘿嘿一笑,覺得事情合理之至!

Share

天真

「嘖,你唔好咁天真啦……」隨時在街上,也會聽到有人這樣講。

以前天真明明是讚美,也是成年人其中一個難能可貴的一個特質。沒有機心,直接,胸無城府,真誠待人,並不你虞我詐。我們形容小孩,也經常用上天真無邪來說他們純潔坦率。如此一個漂亮的詞語,現在卻成為貶義詞,人家說你天真,你不會高興,因為他們其實是說你「笨」,思想太簡單,不懂得多想想別人的陰謀詭計。

的確,人長大了,就是會自動教曉自己,在這地球立足,不能再天真。不知怎解,好像無論做甚麼都不得不百般計算,滿肚密圈,否則就會召來嚴重後果:在職場,要處處提防,眼看四面耳聽八方,有甚麼風草吹動都要見機行事;認識新朋友,待你好好的,到處吃喝玩樂,又要想想他是不是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就算自己一個人,出去買東西散心,付款找數時,也要想想人家是不是在欺騙我,這貨物是否值回票價……

但是我說,到頭來機關算盡又如何,人算不如天算,有些事情,要著道兒的,始終還不是防不勝防?雖然之前有女星出來開記者會說,自己「很傻很天真」,像是很後悔自己的天真行為,成為「一時佳話」,亦把這詞進一步打進十八層地獄,但做人天真,始終比較輕鬆。真的被騙了又如何?如果人人本來就天真,那就甚麼都不用擔心了,到頭來,只恨這世界天真的人太少!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