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世界

大學生在研討會中,如此質問政府局長:「我女朋友話,無樓就唔嫁我!」語畢,據聞,台下掌聲雷動。

說得再對也沒有,我們很應該對政府施加壓力。為甚麼不?現在人口老化問題嚴重,貧富懸殊又進一步惡化云云,下一代生產力如果沒有新血加入,很快五十年後香港就由活力之城變成骨灰龕之城了。要有勞動力填充,單靠新移民是不行的(要不嫌人家低收入低學歷陀衰家,就是嫌人家太有錢炒熱樓市,划不來),所以還得靠本地薑快快結婚,繼後香燈,開枝散葉,這樣香港才有希望。

雖然可能有些八十後,現在自己的LV書包還是父母零用錢供給,而家中已住寶雲道,但是始終還是個有志氣的人,加上小女朋友亦認為,男人頂天立地,不自己及早出去自立門戶是不行的,隨時一個唔該,兩小無猜二十出頭已經搞出人命,要奉子成婚,政府怎能推卸責任?所以不單樓要津貼,而且影結婚相、飲宴,以致入院生仔的費用,都應該要全數資助。依我粗略估計,很快在類似活動,就有人跳出來問勞福局局長張建宗:

「我女朋友話,渡蜜月唔環遊世界、筵開一百圍就唔嫁我。」然後台下準又有人,大聲叫好,甚至和長毛一起拉起橫額,說政府無能。不好好處理,這問題將遺禍甚劇!

現在是現實世界。年青人想法亦現實得教人可怕。遲早在小學,女班長就會告訴你,你想拖我隻手,問我功課?得,你有無一百萬存款先?無既話,我少少鍾意你都無,唔該過主。美好的童年,就此破滅。

Share

下班,如常在地鐵車廂。看到四位黑頭髮的人,兩男兩女,操流利的美式英文交談著。

上班惡做了十多小時後的個人觀感,難免變得有點兒偏頗,這令我很武斷就覺得他們看起來都極為不可一世。一位青年,頭梳得像龍珠裡面的孫悟空,金髮根根豎起,至下段身型狹而長,卻偏像魁梧黑人般,穿著貼身低胸的衛衣,這很成功令他的外型,十分容易在午夜十二時後的旺角街頭,隨時被人襲擊重傷,直送廣華醫院。

至於另外一對男女,雖然西裝挺拔,看來應該是成功人士,但是不知為甚麼女的說著說著,明明還好地地的,手竟然卻忽然之間,直伸到男的股間下去。我心想,這算是甚麼?真人Show?OK,你說兩人在公然卿卿我我,你們本身又不介意其他人的世俗眼光,自認是狗男女,縱使是有點不要臉,甚至是無恥,Fine,You’ve got your own freedom。但四個人,夠打四方城,還可以一邊跟另外兩位朋友談笑風生,一邊你摸我我摸你--這是新派的溝通方式嗎?

而更火的是,原來他們竟然想去廟街吃煲仔飯。而好笑的是,這提議是由最後那位渡假Friend提出的(真開心,聖誕節未到便回流Happy)。這人身型外貌都很普通,除了有點娘娘腔以外。他向另外那Pair互摸本地薑介紹,其實廟街的煲仔飯,是very tasty very good 的--

“O reli?”西裝友終於停止了他那死人手的動作,然後很樣衰地笑了。”But are there people sayin’ that… the food from Temple Street is like… eh… a little bit ‘dirty’? “他講髒的時候,更舉起雙手,做一個引號手勢。是的,那些讀爛番鬼書的人,真的很喜歡這樣做。

“Fortunately, I have ate several times, and I was fine.. ahaha~” 娘娘腔呵呵的笑了。接著,他指導其餘幾人說,要在佐敦站下車。

真可惜,竟吃不死他們喔?那麼……慢慢自己走路過去吧。恕我這夜,不能盡地主之誼了……看著他們在前一個站下車,我不能控制自己的上拉式笑容。瞄一瞄錶,這些時間,走過去的話,恐怕已經有長長的人龍了。嘿。嘿嘿嘿。由衷覺得自己好衰,但又很痛快。

Share

床前明月光 (II)

自從世博香港館的廣告上腦後,我不明白以香港的速食無厘頭文化來說,為甚麼「床前明月光」還沒有成為新一代「潮語」。

既然竟然可以在如此Unexpected 的情況下,插入一段根本上除了岩音以外完全沒有其他意義的詩句,我們大可以此為榜樣,依樣畫葫蘆,這或可在危急關頭,發揮意想不到的效果:

老師問:「為甚麼沒交功課?」
學生答:「因為……床前明月光~」

老闆問:「做咩 d 數全部錯晒?」
下屬答:「唔好意思,最衰都係床前明月光!」

女友問:「要不買LV袋,要不就分手。」
男友答:「你這樣迫我,相當床前明月光。」

記者問:「你和某某某是不是在一起?」
藝人答:「我只知道,床前明月光!」(這樣答,或會引來更多追問/揣測……)

議員問:「還不公開最低工資的細節內容?」
政府發言人表示:「鑒於床前明月光,待適當時候我們會作出發佈。」

Share

床前明月光

相信是我們這一代孩童時最早最早學的一首古詩。人人皆知,這相傳是詩仙李白所作的《靜夜思》,我們知道的版本是這樣的: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在未入正題之前,其實也值得一提的是,這首詩可供玩味之處甚多。不是要說它膾炙人口的程度,而是在小學時,老師或教育電視都把這首詩讚得天上有地下無,人人紛紛誇耀詩的意境怎樣怎樣高,月亮和思念鄉親之情是怎樣怎樣的絲絲入扣,其鏡頭的處理是怎樣怎樣的引人入勝……但是到大學,竟然卻有另一段截然不同的講法,詩不但被說成很普通,更懷疑詩的品質既然如此不值一哂,根本就能夠推斷那不是李白所作。總而言之,畢業以後,我反而被搞糊塗了,不能了解究竟這是不是一首好詩!

而最近電視偶爾就會播放的,是上海世界博覽會香港館的宣傳歌曲,由香港的群星演唱。不查不知道,原來歌名叫《無限之城》。其中不得不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歌曲最後一兩句:

煙花都渴望 你永遠在旁
古今中外個性結聚這小地方
床前明月光

究竟床前明月光,在這裡如此引用,能有甚麼意思?單是如此一句,忽然爆出來,已經夠百思不得其解了;而更神奇的是,床前明月光竟然還成為整首歌的最後一句。究竟作詞人是不是想以這樣的結尾,來營造「意味深長」的「無窮無盡」的韻味?而更更神奇的是,就算廣東話版和普通話版歌詞有著明顯的差異,作詞人亦堅持兩者皆用此句作結。究竟作者的執著在於甚麼原因呢??真希望能有個人來解答我腹中疑竇,套衛斯理一句:我願意接受任何的假設,就算是再光怪陸離的也好!

現在當我每次聽到Eason等人,極認真、慷慨激昂地高呼著「床前明月光~」的時候,就想哈哈大笑。大家不妨做個實驗,找天找個熟朋友,當他/她問你問題的時候,例如:

「你食左飯未?」

「床前明月光~」

看看他/她會有甚麼反應。

Share

轉運

同事A最近轉運了!

雖然他極力否認,但我們仍然覺得他最近竟然都事事順利,簡直是一件奪天地之造化的世界大奇觀……不要數他經常女伴在身邊團團轉這件事了,單是週末的運動會取消一事,亦足以教人覺得嘖嘖稱奇不已。

其實部門運動會年年都舉行,而他亦往往成為部門間的聯絡人。就在星期三,當颱風路徑看起來直襲香港的時候,他便已經一貫「政府發言人」口吻,表示「對現時情況表現異常憂心忡忡,會密切留意最新進展,希望風能夠過門而不入,好讓運動會能夠如期舉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的念力,感動了上天,風先是停留不動,然後立即來個鮎魚翻身,一百八十度轉向,改而席捲福建沿岸!

但更精彩的是,就在星期四,因為有關部門那時都以為惡劣天氣即將掩至,所以就率先宣佈,運動會取消。結果,就在同事A一臉悲痛的表示「極度遺憾」之下,星期六的天氣,大家有目共睹,竟然是萬里放晴,秋高氣爽,風和日麗,絕佳進行戶外活動的好日子……

人人這輪都在講李氏力場的事,簡單而言就是說首富李先生,開發出強大的力場,即保護網,使香港免受颱風吹襲,危害人命安全以及經濟活動……但我對此表示極度懷疑,因為真正的幕後黑手,可能是同事A,即A氏力場才對?

Share

垃圾

今天看報紙的專欄,有位作者把平時收到垃圾郵件視之為一種相當好玩的樂趣。真欣賞有人竟然可以有如此出世的生活態度。

這令我想起不久前我看到三色台新聞透視之類的專題式時事節目,講述有位老翁對信箱塞滿了各種的宣傳單張顯得相當憤怒的事。他就算向了甚麼部門投訴,結果還是沒有用,記者最後問他:「其實你收到單張,不去理會它就行呀,為甚麼還要這樣的犯愁呢?」老翁卻不以為忤:「信箱明明就是我的,難道我連收取甚麼東西的選擇權利也沒有嗎?」

是的,垃圾郵件就像蛇蟲鼠蟻一樣,無孔不入,看到那些甚麼「增長」、「增高」、「發達」,實在很難會提得起有樂趣,而郵箱的過濾功能,亦往往如同虛設(「大叫!」電郵的相關功能,更往往會把我把重要的郵件放進Spam Mail,激死!)。而除了電郵有垃圾郵件,博客、討論版,也有「垃圾留言」──也許我亦不應抱怨這裡沒有人留言,因為,其實留言的「人」(或物,即Bot)很多,經常一晚之間,就多二十多三十個留言,用各種語言(俄文也有),說我寫得好,真感謝我,但也請來光顧以下的連結吧……一星期不知要花上心力剷上多少!

我聽說做垃圾郵件生意的人,可以藉花謀取暴利。一邊往人家門前堆填一邊還可以賺錢,這種手段,如此的高明,也許值得我們的有關當局學習學習了。

Share

流動遊樂場

三色台以前的綜藝節目,歡樂今宵,開頭主題曲中有這樣的歌詞:

「日頭猛做……要休息番一陣。」

這簡單說明了,經過一天的勞碌,休息是需要的。所以有時我在回家的車廂中,也會閉上眼假寐一會兒,好讓自己的身心能夠放鬆一下;不過,很有些時候這種做法都不能成功,因為:

左手邊一位身穿校服的學生,手持iPhone,正在玩他的撞磚遊戲。噹噹噹咇咇咇焦焦焦……Game over。你以為他就此玩完,原來他意猶未盡,又開出了寶石方塊,繼續呯呯嘭嘭。

右手邊另外一位身穿便服的小胖,也拿著另一部黑色的物事:PSP,正在玩他的勝利11足球遊戲。也許他有意將自己化身C朗的技術跟其他乘客分享吧,他也沒有插上耳機,就是要大家聽那些入球後觀眾的歡呼聲和旁述的激動配音。

站在車廂正中的,是位典型西裝上班族,即使我甚麼也看不到,也知道他對著手機的螢幕埋頭苦幹,到底在搞甚麼--就是不斷有「上牌」、「碰牌」的聲音傳出來。偶爾還有一連串聽起來很華麗雄壯的音樂段落,大概是糊出了大牌的「招牌恭賀聲音」吧。

我張開眼,略略環顧一下身邊的情境,只能這樣想:難怪歡樂今宵始終不能再做了,因為歌詞也已經脫節了嘛。香港人還真的是那麼大壓力喔,也不敢說他們是無聊還是甚麼了……

Share

唔好意思出大事

風大概不來了,但是卻出現了罕見大新聞:

地鐵嚴重故障,而出事的,還是往中環方向的荃灣線。就在我家的油麻地,與佐敦之間的服務終止。大量往港島的上班族,得在油麻地下車,另謀他法。

在這區住了廿多年,還未看見過這樣一個情景。油麻地彌敦道上,萬人空巷。人不斷從地鐵湧出來,如同崩堤的洪水,無窮無盡。大家如臨大敵,形色匆匆,愁眉不展,如同即將上戰場駁火(爭位上巴士);接駁巴士果然在遠處停了一大堆,也隱約見到人龍已經膨脹得不成樣子,一直伸延到不可見的遠處。記者和拍攝隊伍各自搶一個有利位置,爭相Live直播這「油尖旺百年難得一見的亂狀」,而消防車,警車,紀律部隊,亦擺好陣式,嚴陣以待。單是如此派頭,有幸(或不幸)目睹,我深信,已經不需要再去看甚麼電腦動畫清明上河圖了!

但暗自讚嘆完畢後,始終還是要回歸現實的。當然,最好,最好,最好的辦法,當然是直接電回辦公室,開門見山請Sick Leave,但無奈,我這人向來憨厚老實,做事循規蹈矩(XD),只好和萬千受害乘客一樣,進行愚蠢的走線,狂迫沙甸罐頭了。如果早知道可以直接去佐敦上車便好,不過地鐵一開始,根本完全沒有提醒我們這個辦法,只是說中環去不了,真無奈。

果然,地鐵的「唔好意思」系列廣告,根本就是早有預謀?

Share

失準

且先不說颱風。最近看到一單新聞,對於我來說,亦好好笑。

標題這樣寫:「XXX現場演唱臨時失準走音。」

我懷疑是不是現在甚麼人都可以當記者,不論其語文程度?明顯這位仁哥仁姐,在下筆時沒有搞清楚,甚麼叫做失準。失準的意思是,平時明明那個人在某方面能表現出一定的水準,但卻忽然到臨場不能有所發揮,結果情況未如理想。如果本來沒有水準的話,實在談不上甚麼失準,因為根本無準可失。

現在的新晉歌手,大多歌藝不精,亦無意圖改善之心,於是經常發台瘟,甩嘴、忘記歌詞、走音,層出不窮,這都算了,新聞竟然還可以寫是「失準」,簡直方天下之大謬。一天看勁歌金曲,看到某位天真無邪的女歌星,現場獻唱她N年前的so-call經典金曲,嘩,一聽之下,令人立即想死。我還以為她之前一直東躲西藏,應該會知恥近乎勇,苦練唱功,謀求東山再起,另開一片新天;教人意想不到的卻是,她不但沒有保持水準,而是向著「超水準」進發!

一個五音不全的人,竟然可以在一個收視平均有30點的電視台上,站臺唱歌,堪稱天地之奇。究竟她看超級巨聲、亞州星光大道時,究竟會不會覺得慚愧?還是她的聽覺一早就已經出了很大問題?

Share

風中風中

難得天氣入秋,卻有人驚呼說,颱風即將襲港。打開天文台和各地氣象台的網頁,果然看見一枚Cat5(第五級)的超強颱風,來勢洶洶,穿過菲律賓後,即將直撲香港!

且不說風會不會來,我們會否因此不用上班上學,單是颱風在這時期還會形成這回事,還那麼大那麼強的一個,已經很值得研究。其實氣象學這回事,就是一門很有意思的學科,很多人雖然很想了解宇宙深處,發現天外有天的新境界,但是單單我們地球,各種各樣的生態、天氣系統,已經是個無窮的學問寶庫。

而熱帶氣旋,亦顯得十分神秘。如果小朋友問,為甚麼忽然香港會有幾天橫風橫雨,行雷是閃電?你答是打風,小朋友再追問,那為甚麼會打風?你立即就會知道,自己僅有初中地理程度的知識,不能把他們敷衍過去。大家都那麼喜歡看著熱帶氣旋,挾著風雨而來,但卻反而連風怎樣形成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感到漸愧?

熱帶氣旋會在海洋中旋轉,就像剎那間,神就賜予了它生命及呼風喚雨的力量,使它橫行無忌,所向披蘼。據聞,每天颱風釋出的力量,比所有發電機發電的總和還要高200倍,或等於20分鐘引爆一顆1000萬噸的核彈。人類曾努力研究人工將熱帶氣旋消散的方法,以減少其對陸地的破壞,但是始終都不成功,因為熱帶氣旋連綿,動輒以百公里計,很多方法都治標不治本,難以實行。

永遠敬畏大自然的力量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