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萬蚊濕濕碎

已經不止一次強調,現在香港報紙所刊登的新聞,匪夷所思的程度,如同科幻小說,不看的話是閣下蝕底。其精彩之處,無以復加,實宜一睇,再睇,然後才深思一下現在的社會究竟因為甚麼事情,進步到這個程度,竟然會有如此的奇事發生!

這次故事主人翁為「軒哥」,英雄出少年,只是俱俱中二生,已經幹出絕大部分成年人大概於有生之年也不會去做的「豐功偉績」:為博取同校女生的注意,不以讀好書做好運動上位為目標,反而直接了當,採用最現實(也許在現今社會亦最奏效)的銀彈戰術,大灑金錢。

但你先不要誤會,畢竟當事人雖然雄才大略,對世界人性弱點早已觀察入微,但年紀尚輕,雖有雄鵠之志,亦始終不失一點童真,所以他回校派錢,卻不是直接給予心上人,反而只派給同學甲乙丙丁,總之聽者有份。他希望藉著如此的壯舉,其他人會對其派頭,為之折服,尊稱他一聲「軒哥」(大概就像當時唐太宗被外族稱為天可汗一樣道理吧?),屆時,他大有面子,奪取芳心計劃,亦想必十拿九穩了!

軒哥是很認真的!畢竟現在對愛情認真,是好事來的。於是,他拿出了四萬元現金,再加上8部iPhone,便毅然實現他的理想,絕沒半分的猶豫。雖然事發後,因立即引起哄動和混亂,而被校方阻止,但軒哥的行事作風,無疑驚天地、泣鬼神!他對愛情的憧憬和忠貞,不為校方所接受,亦實在令人為之扼腕!

而據報,軒哥龐大的追女彈藥,原來竟然只是來自祖母的零用錢,「用黎買下野食」。看到這裡,我覺得我人生早已宣告徹底地失敗--因為不但從未有過零用錢,就算踏入職場後,人工亦一直遠低此數,但早已慣於「捱騾仔」捱到變成「一隻屐」。軒哥,你我雖素未謀面,但友誼無分年齡界限,容我在這裡說一句:

小弟真的佩服得你五體投地!

Share

販賣

和母親大人對話,雖然多數嗌交收場;但偶爾也會得到一些智慧。

繼上一次「擋子彈」的妙論以後,這次她看生果報的副刊,看著看著,竟又禁不住放下長嘆一聲。我問:

「甚麼事,是不是有甚麼令人難過的新聞?」

「不是,你自己看。」副刊裡面的,不是專欄就是電子產品、旅遊、時裝等介紹,照理不會看到令人心傷的新聞呀?果然,我不明所以,她指著的,只是關於新款手提電腦的報導。

「有甚麼問題?」

「你看不到?這些拿著電瞄示範的女孩子,全部都要穿低領衫、迷利裙!娛樂版o靚模要爭妍鬥麗等俾人包(她說話一向直接)所以要這樣也算了,但是這些人工微薄,也要打開心口,世界已經愈見難撈了嗎?」

我微笑:「也沒有大關係了吧,就好像那些賣車的,那些汽車女郎也是衣著性感的啦?」

「那些我也不明白。現在連普通賣電器的也要這樣,怎麼行?她們的媽媽看到只怕心痛死了。」

現在這些年代,其實誰還在乎呢。我又不很相信那些o靚模星媽,拿到豐厚的家用以後,還有甚麼想要發表。這是個只追求物質,不問道德的年代。總之大家都覺得可以,便做囉!所有媒體報章雜誌都曉得自動配合。調過來說,單是販賣姿色就可以換錢,這世界不算難撈,而是易撈才對。我們這些,讀十年書,也賺不了周秀娜姐一年的月入。現在的世道,就是變得如此的色彩繽紛。

Share

沙龍

以前拍照片,可能是一種很浪漫的玩意兒。

浪漫的事,多數花神。以前你有個相機,要正正常常拍出一張相片,並不容易,沒有自動對焦,沒有十幾個場景模式任君選擇,光圈快門自己要搞定,而最麻煩的是,菲林膠卷一筒只有幾十張可花,拍了就沒了;放得久也會變色了;不小心拉開就會走光了──現在走光的原義,已經沒有人用了,這詞多見於娛樂版而已──

以前拍照是要多麼的小心翼翼,如同照顧寶寶得細心看護才可以有所收獲的活動。不能隨便,所以有一張好好的相片,隆而重之般收藏,偶爾拿出來,懷緬過往美好的時光,是莫大的成就。當數碼相機出場,配上動輒上GB計的記憶卡,又或者索性如手提電話合體後,這就像啟動了電子遊戲的金手指作弊程式一般,永遠是不死身、無限Continue……一切就好像轉變了,不再難得,不再珍惜,亦當然不需要如此稀罕。

於是全世界的照片數目可能每日以數十億計在互聯網中,不斷膨脹。你和你相識的戀人,可能每次出外遊玩,最少也照上二三百張才算充實,由那個意大利雪糕以至走過街邊的那個路牌,似乎都不能放過,否則怎能到最後放上Facebook炫耀一番。一切已經是如此的講求速度,到了大家分手了,其實還是一張實質沖印的照片也沒有。狠著心,咬著牙,在電腦一Click,幾年一夢而已,甚麼都消失殆盡。痛快。

從這樣看來,數碼相機又不是沒有好處的。至少省卻剪、撕、燒的功夫。不錯。

Share

喜帖街

曾為碩士同學的證券S,快要結婚,我們當然為他高興,立即盡量號召我們這一界的同學出來晚飯一聚。事實上十二月看來真的好像很多人結婚擺酒,單是我這些摺人,竟然也要飲兩餐,可想而知。收到喜帖,打開一看,發現設計簡約莊重,很是不錯,有時太花巧的,反而不好。期間,證券S幸福之情溢於言表,我們急忙問他即將入墳墓的心情狀況。

「依家心情點呀?」

「其實都有 D 緊張。」

「點解呀?」

「因為好似咩都未搞掂晒。」

「放心啦,到時就得架啦。」

「最花時間係邊樣呀?」

「可能係試衫掛,要睇老婆係咁試婚紗,自己又唔可以唔去……」現場立即轟笑起來。

證券S是我們班中最早拉埋天窗的一個,他本是數學奇才,畢業後便投身金融界,應該也混得很不錯,畢竟在香港做一些典型的結婚儀式,是極花時間心力金錢的,能夠一一安排好,真的很厲害,很令人敬佩!而他新買的「愛巢」也已經入伙了,還歡迎我們隨時上他家去玩。

「阿嫂會唔會唔鍾意架,我地又打牌又嘈又盛……」 畢竟我們不正經起來,也是癲的,所以必須率先提出警告。

「唔會啦,佢都會打牌架嘛。」他看來不擔心--會不會太早便下了判斷呢?不過我們不理了,立即舉杯:

「嘩,你結婚我們也有得益真好,再次恭喜!!」

真的衷心希望證券S婚後會有美好的生活。席間,我們聽到隔壁幾桌,亦歡呼聲四起,不絕於耳,八卦往另一邊瞧瞧看, 原來他們也有人在派帖!!難道這酒家,竟然是派帖放炸彈的絕佳勝地?很搞笑。

Share

Metro-pop!

我已經很久沒拿過Metropop了。

感覺上好像是上世紀的事,隨著自己逗留在辦公室的時間愈來愈長,它的發行時間和我的放工時間,終於彷如一對貌合神離的戀人般,不單背道而馳,而且漸行漸遠。

以前,還是真的很久很久以前,我自己其實還挺喜歡拿一般Metropop來翻翻看的。因為覺得它的紙質漂亮,相片和排版也看得出有下過功夫和心機,而且寫的內容賣廣告之餘總還有些有趣的資訊,薄薄的一本,為下班乘車的短短十幾分鐘,帶來一點輕鬆。不過轉了新工以後,當然就此無得睇啦。

但話說昨晚,因為要趕赴大學同學們的鴻門夜宴(關於詳細情況遲點再寫),早了離開,於是看見那個放免費刊物的鋼櫃竟還有矮矮的一座小山;一時之間,我見獵心喜,便立即攫上一本,瞧瞧這本久違了的雜誌,究竟進化成一個甚麼的地步呢?

不看尤自可,一看便發現,這果然是個進化,還要是十分終極的進化--怎麼變得好像Cosmopolitan 一樣的啊啊啊啊啊!

首先,書的頁數應該比開初時厚了將近一倍,所以釘裝的形式亦由原本簡單的兩口釘書釘,變成了一個完整、有厚度,兼且頗為硬淨的書脊。 書的封面貼上了一個不倫不類的紙版物事,最新手提電話之類,自然是廣告,但是它嚴重阻礙了翻頁,我想大多數人應該會強行撕掉,然後就扔進廢紙箱,這無疑為香港的堆填區作出有力的貢獻。

然後,再揭下去,心中也忍不住讚嘆,嘩,D 內容真係好鬼多……廣告,囉。在新發行時那廣告和資訊內容當中的適當平衝,看來已經不(用)再維持,總而言之現在就是鋪天蓋地式的疲勞轟炸,你要看到這星期那裡有甚麼好節目、好去處,會變得困難,尤如再一包米裡找一顆綠豆一般。還有,我真的有點討厭書中又夾附另外一本小書,然後小書內又有十數頁扉頁……現在又不是看童話故事,有必要搞得這樣富層次感嗎?況且,裡面又是一大堆推銷推銷和推銷,實在可以狂飛。書結果太重了,拿在手裡一會,已經好累。

我明白,當今世上成功的雜誌,都應該是這樣的。好像普通的八卦雜誌,開書兩冊,其實只有半冊內容,其餘全是廣告。這敢情好,遲早Metropop應該會變成一期一本黃頁,要用背囊揹回家去。我想我還是就此免了,果然OT也有OT的好處,算是曲線為環保出一分力。

Share

戰爭與和平

你相信週期論嗎?

譬如說經濟有所謂週期,樓市有所謂週期,股市亦有牛熊之分。這就像古老的一句話: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切都會循環再循環。這合乎道,合乎太極,就是變才是不變,也沒有絕對的靜止,又或是絕對的流動。很玄?簡單一點,就是「知否世事常變,變幻原是永恆」,這句話可謂極得其意念的精髓。

第一次世界大戰,在1914年開打。當時大戰被稱為Great War、The War to end All Wars,一直要到1918年才結束。當時幾大巨頭以為只要成立國際聯盟,就可以促進世界各地的和平,減少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對立和衝突,豈料這個天真的想法完全失敗。在極度嚴苛、喪權辱國的條約下,德國因一人的瘋狂走上了歪路。於是才二十年左右,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

二戰時間更長,牽涉的國家更多,死傷數字比起一戰更是有過次而無不及,這是個絕對恐怖的年代,也是滅絕人性道德的血肉修羅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中國早於1937年就已經和日本拚命,於是抗戰更打了八年,終於以原子彈在廣島長崎爆炸日本無條件投降,才告結束。事後,國際聯盟被聯合國所取代,希望這個組織,能真正為世界和平作出貢獻。

和平的日子總算維持了超過六十年(不計越戰、韓戰和波斯灣戰爭)。現在今天,忽然北韓開炮轟擊南韓,局勢忽然變得異常緊張。我們不會知道究竟發生甚麼事,但南北韓雖然簽訂停戰協定,但精準點計算,他們兩個仍然未曾解除過戰爭狀態。這個不尋常的攻擊,背後隱藏了甚麼陰謀嗎?那裡向來就是一個火藥庫,極度容易出事,事件會變成一發不可收拾嗎?

犯賤的人類,和平久了便開始會覺得沉悶吧,尤其是一些唯恐天下不亂的瘋子,他是不會理會自己的一己私利會否令無數生靈塗炭的,很悲哀。

Share

恐怖熱線

香港電話號碼,絕大部分有八個數字。如果觀察力夠敏銳,我們可以憑其中的字頭,猜度出撥號的話會連接到甚麼地方。譬如九龍那一邊,用的多數是23和27字頭;至於港島的則大多為25和28起始--這其實不是甚麼新鮮事,我之所以忽然會講這個話題,是因為想起以前家兄在我還是愚昧無知的時候恐嚇我的一件關於電話號碼的「小資訊」。

我那時可能只是小學生吧,所以才那麼好騙。有天家兄忽然煞有介事的告訴我說:

「你知道999的作用是為了報警的吧。」我點頭,心想你別當我太白痴啦?「既然你知道,我也不重覆多說,反正你知道這個號碼是不能隨意亂打的。」

「嗯,哦。」當我以為已經沒有下文,只想發出幾個莫名奇妙的聲音以結束這次無聊的對話之際,他又開口了:「但是不單只是999,我們才要萬分小心,還有一些號碼,是碰也不能碰的!」

「那是些甚麼?」我覺得很奇怪。

「我只能夠告訴你,別周圍和其他人講。否則其他人一時貪玩,就會很糟糕的了。其實,如果你打666的話,就會連接到地獄;如果打000的話,閻羅王就要接聽你的電話……

現在想回來當然覺得自己白痴,這樣說我也竟然會相信。但那時候我聽了,卻沒有心思熟慮,只是由衷地覺得毛骨悚然。加上,那時那些電話還不是按鈕模式,而是有個轉盤撥號那一種, 一轉轉三個圈,還要是同一個位置:0、0、0……不斷會有滴滴滴的聲音,在午夜一片黑暗時,做這個動作,你都咪話唔廿驚。即使我有一剎那覺得,他說的多半是假的,但是我又想,如果真的接通了,那怎麼辦?會不會掛斷了也已經太遲?於是我一次也不敢試。我想,和閻羅王交談,多半不是一件好事吧。

現在科技進步了,應該不用再鋪電纜了吧。可能地府也有Wireless,誰知道呢。

Share

左右

政府宣布重手打擊樓市炒賣措施。不過幾日,報章的批評就來了,說政府如此落藥,難保不會損害真正的用家,或者會令負資產人士重現,接下來還刊載幾個「有十多年樓市投資經驗者」的訪問,大家一致認為政府不應該如此做,就算措施真的非推出不可,也應該給他們提供寬限期,又或者是讓「真正用家」能夠從措施中寬免,否則搞不好又會「好心做壞事」。

難怪在週末,財爺刊出的博客,也有「在過去兩星期,我注意到社會上有不少揣測,部分輿論的評論,亦由指責政府坐視不理,轉為要求政府不可落重藥。這種朝三暮四的說法使我感到大惑不解」之句。但對我而言,絕對不會大惑不解,反而覺得理所當然,因為現在絕大部分的傳媒,都沒有所謂中立分析這回事。總而言之政府推出了甚麼,他們就要狂插,才算「履行任務」。

在過去幾個月,政府推出幾輪穩定樓市的措施,都被人嘲笑為向地產商傾斜:政府只是做出一個姿態,卻缺乏實質行動,不敢與地產商對著幹,只會為樓市泡沫進一步火上加油。於是政府又給議員、時事評論員說成官商勾結;好了,現在六個月至兩年內轉手買賣的樓宇,徵收達15%至5%的額外印花稅,其他人又說政府會刺破泡沫,令經濟再次衰退,民不聊生之餘此類。其實兩年內,甚至是半年內,就會將樓宇轉手的人,究竟能不能說成樓宇的「真正用家」,大家都應該清楚明白,現在強行說措施會影響到一般長住的消費者,這種論調,簡直是完全站不住腳!

由此事更可見,不是香港所有人都希望樓價下跌,尤其是當大家都炒得不亦樂乎的時候。政府其實應該甚麼都不幹還好,別嘗試在一群瘋子面前強作清醒,因為倒過頭來你只會被當成瘋子看待。樓市到最後必然和經濟週期離不開關係,就看誰對經濟前景眼光夠好,誰就在這場音樂椅戰爭獲得最後勝利。政府甚麼都不做,是冷漠無情,但亦至少不會又被當成推倒樓市的原兇。這種指控,我們在過去已經見識過,是極為危險的一回事。即使那時有學者大聲叫喊八萬五不應該令全球樓市一同下挫,也是沒有人理會。

要時刻記住,我們從來都處身一個瘋狂的世界。看看這次樓市變化,又會搞成甚麼樣子。

Share

簡單問題

星期五,我們應找點樂子。問個簡單問題:

甚麼叫「人性化處理事件」?

問這個問題,不是為了想特別針對某些人和事,只是想從語言學的角度出發,「人性化」地探討這個問題(XDDD)。

首先這句話出現的場合,往往是有些衝突出現了,需要一些人出來調停、解決紛爭。然後兩方都會問中間人,喂你現在想怎樣擺平這件事?一時之間,沒有甚麼辦法,但又想好好安撫一下諸位隨時會拎架生開拖的憤怒火柴人,他就或許會說:

「別擔心,我會人性化處理這個問題,屆時大家都會有美好的將來。」

但我想問,他為甚麼要煞有介事的說,要人性化處理這個問題? 首先我們得了解「化」這個歐化意義。即是-ise / -ize,譬如最簡單的賭博合法化(legalise),就是一個明確轉變的過程,之前賭博一定是非法的,才可以稱為合法化;家庭電器,例如電飯煲,會電腦化(computerise),就是之前做飯靠跳掣,沒有快思邏輯;把企業私有化(privatise),就是把股票全收回來除牌,終止上市。這都是明顯的由階段A轉至階段B,而B是一些階段A都沒有的東西。

所以,我完全搞不明白一個人,如果他說要人性化處理這個問題,究竟是甚麼意思。意思是他本來就沒有人性,所以現在才要自己人性化起來?還是,他之前處理的所有問題,都以沒有人性的方式去處理,所以現在才出此一句,確保大家的安全?與其要說人性化甚麼的,為甚麼不簡簡單單的說一句:「我會好好處理這個問題」、「我一定會認真及用心解決這個問題」?起碼還當自己是人,不是臨時拉伕,變成了人性化的合成物。

Share

平安夜幾句

星期一早晨上班的時候,在地鐵站聽到聖誕節的背景音樂,可謂一年一度。仔細留意,還要是平安夜,不過在川流不息的人海中,個個表情索然無味,這種充滿歡樂色彩的音樂播放出來,氣氛異常詭異,那樣做其實有甚麼意思?更何況現在還只是十一月初,就算打算十二月放Annual Leave,一切都還好像太早了點吧。

於是,我在Facebook寫上:「畢竟幾時才捱到平安夜,這個問題,還值得深思。」立即就有人回覆,首先那是音樂家A。他對音樂話題,果然還是一樣的敏感,只見他寫:

「Totally agree… It’s too early for Christmas music…」

請留意他的標點,是以省略號來代替一般逗點和句號的。而他亦沒有使用語氣較為直率、激動的感歎號,從語意學的角度來說,整句也瀰漫著一種無力感、無奈感,甚至是絕望感。明顯地,音樂家A和我甚至很多日夜奔波勞碌的人來說,在仍然像狗一般的生涯裡,忽然來一首平安夜,只是攞景,多於贈興。

(其實我老吹而已。音樂家A可以隨時更正我的。XDD)

至於廷的講法,則比較American:「Thanksgiving has not been there yet~」聽聞今年美國的火雞售價亦較往年大跌,難怪很多人仍然覺得在伊利沙伯二世(QE II)的瘋狂派錢下,國家還是未能走出經濟的陰霾。

不過說起今年平安夜,在那天自己還要出席一個婚宴。感覺好像奇怪極了,屆時可能會是我一生人中到過一個最有聖誕氣氛的飲宴?XD 拭目以待。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