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室

我對恐怖片沒有甚麼特殊喜惡,偶爾在電視看到也不覺得甚麼特別。有時還覺得挺欣賞的,因為拍恐怖片和笑片一樣,要觀眾打從心底大笑、驚叫,並不容易。不過我極端討厭故意賣弄血腥核突的那些電影,主觀感覺上好像只有官能刺激,沒有甚麼深度(有這個嗜好的話,請不要介意我這膚淺的言論)。

最近萬聖節,一大堆驚慄影片。當中有一套很出名的系列,名叫SAW即恐懼鬥室的,據說終於來到了大結局。我從著名博客黎華中,看到她作為觀眾的一些精彩描述,嘩,簡直是完全變態的囉!我在此不贅了,大家如果有興趣又還未看電影的話,可以去看看她那篇文章,不過記住即使是文字,我也覺得至少要附上PG家長指引的標籤……我和同事談起,同事A面露微笑:

「哦,我今年把所有恐怖片全部看了。恐懼鬥室?沒有甚麼特別的。」然之後他輕描淡寫地講了幾個著名的場口,我和同事B都立即露出了嘔心的表情,但他仍然滔滔不絕,彷彿他說的不是甚麼血肉橫飛、爆眼、開膛,而是美國大選民主黨大敗的政治分析一般。

我嚅嚅的問:「看這些東西,一點不舒服的想法也沒有?事後還吃得下飯?」

他如沐春風一般,聳聳肩:「當然。其實覺得是假的,就無問題。我和友人甚至一邊看,一邊開心大笑,覺得身心獲得了解放一般。」

我沒有再說話。只是向同事A上上下下由頭到腳仔細打量,心想:這人,不是因為工作壓力過大,精神終於出現了不可挽救的問題吧?他最後說:「放心,我如果要拿機關槍來亂槍掃射的話,會首先通知你。」(那只有我不死,還不立即被警方懷疑是你的同謀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