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

今日我問同事C在這年最後的一天會做些甚麼。她答得乾脆:

「回家休息!」我問不用去倒數嗎?她笑著搖頭:

「這些事情不適合我。哈哈。」那麼,難道要在家中仔細回顧一下這一年發生了甚麼重要事?

「類似吧。就看看一年來為自己訂立了這麼多的目標,究竟當中有多少件其實根本做不了,又或是無法完成的。」 她最後補充說,可能會盡量利用晚上新年前的數個小時,趕「尾班車」看回自己之前希望能在二零一零年完成的各類書籍。我心想,這想法真實際!

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為年近歲晚,很多人也實在會有一鋪「回顧癮」:先想想自己今年又立下了甚麼豐功偉績,把自己捧得上天高了,然後才「展望將來」,想著明年又應該要有甚麼甚麼華麗而閃亮的新進步、新目標等等。其實很多人也許沒有發現,不斷沉醉於自己美好的時光,潛意識間就是無法接受一年又過,自己到頭來甚麼大事都沒有幹下的這個現實!

所以,與其繼續不切實際下去,倒不如認真去審視自己究竟過去開出了多少空頭支票。把這件事了解得透徹了,那麼,新年絕不一定要有新目標,只要你能在來年,真正好好的完成以往舊的目標,已經很不錯了!所以我也不要回顧那麼多了,大家就繼續向前走,向前望,先祝大家,有一個愉快而充實的新年。

Share

桌球

不懂得打桌球,不過從電視看,直覺得是件迷人的玩兒。

這運動需要的是智力和技巧,力氣固然重要,但不是致勝的關鍵。就在室內,兩位球手圍著一張綠色絨面的球桌兜兜轉轉,展開較量,一邊表情異常冷靜,含蓄得如同在下棋一般,但內裡腦筋其實雙方已經激烈碰撞,互相計算籌謀。七彩繽紛的球在桌邊軌跡來回交錯,聲音清脆而沉鬱,一瞬已逝。場地的燈光亦偏暗,但觀眾都肯定落足眼力,全神貫注--

計分規則縱然複雜,但是誰勝誰負卻是一看便明--誰一直控制著打球權,誰就必定會勝出。兩位球手例必穿戴整齊,恤衫背心,甚至打上「煲呔」,即使是女性亦不例外,整件事都以一個極為優雅的方式進行,如果不是偶爾看到好手在額角那閃亮的汗珠,你還以為只是一對老朋友在甚麼退休渡假中玩康樂棋。

比賽進行期間,誰也不會吭聲,有球進洞了,也不會有球手忽然仰天長嘯,握拳疾走。四周的確有些現場觀眾,但人數不多,他們亦只會屏息靜氣,不說多句,當然不會像某些其他場合一般,動輒鬼叫,又或者拿著旗幟、號角,為心儀的偶像打氣,甚至一路嗑花生一邊爆粗,幾乎立即就要展開評論,說如果自己這樣打,定必會打得更好等等。終於到勝負已分,大家才會輕輕鼓掌,氣氛似乎像剛剛看完一個絕妙的音樂會一般。

小時父母經常訓話說,打桌球上波樓的必定不是好人,所以一定不可以去。但是看電視上的「表演」如此高貴,我著實覺得很迷惘:以前波樓龍蛇混集,是不是香港獨有的問題?

Share

的士誘惑

以前總會問:

甚麼人會自掏腰包乘搭的士?那麼貴,起表費又一年比一年高。大概都是些大富人家在私家車拿去維修的時候才會用來代步的吧。平民百姓坐一程,普普通通一個短程,也足足是整個星期的交通費!如果人人可以支付得起的話,誰也不會為現在政府新推出的交通津貼究竟入息審查多少、津貼金額多少那俱俱數百元又爭拗過你死我活吧。

但現在投身職場後,終於知道,當OT至凌晨時份,即使地鐵還未開出未班車,的士還是有它的作用的(我不計那些蒲吧達旦然後啤啤夫和性感女伴一起倒進車廂中那一種 XD)。那些在黑暗中點出陣陣明燈的紅色輕騎,簡直在絕望中,為你送上如同希望一般的光明。

尤其是當你體力已經嚴重透支,完全承受不了走下地鐵站的幾十級樓梯,甚至連淘出銀包嘟八達通的力量也沒有的時候,他們那個在窗邊矗立著HIRE的紅色圓形小牌,簡直比街上此刻任何一個霓虹燈飾,都要美麗--只要你跳上去以後,不作他想,再下車,已經回到家門口。有甚麼比工作十數小時以後,大腦小腦丘腦……甚麼腦也不用運作的短暫休息時間更吸引?

很可惜,公司福利微薄。超時工作,也沒有交通津貼。所以,每晚放工只得望著這些一架架在我身旁呼嘯而過的紅色小車,直流口水,然後繼續拖著血肉之軀,往甚麼C出口匍匐而去……

Share

包機

英國大風雪,政府說幾乎要包機把滯留於機場苦不堪言的學生都接回來。這個做法,引來不少人抨擊;但我反問:其實有甚麼值得大驚小怪?

本市地方雖小,也只有大概七百萬人口,但是無事鬧政府,有事則第一時間向政府求援、投訴,討著數,這種做法卻一早就極為風行。譬如說,那時候禽流感,政府被迫殺雞應變,雞販不服,便要求政府逐隻逐隻賠償。按道理,出現瘟疫,得消毀病源,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做生意當然會有風險,亦真的有機會血本無歸,但是二話不說,就要政府包底,他們立即就封了蝕本門,嘩,這樣不是很著數嗎?

又例如現在在商業銀行區,關於投資失利的示威還是會偶爾就出現。說銀行是老千銀行,金管局的監管不力,令他們的金錢遭白白騙去。我當然不會抹殺當中真的有被誤導而不知就裡上當的無辜人士,但是內裡亦肯定會有明白當中的風險但仍然因金融海嘯損手的「資深投資者」。於是,錢沒了,又要問政府代為賠償,還要非全數收回資本不可。由此可見,政府早就很久已前,就已經開始確立大善堂這個正面形象了!

所以呢,現在即使小小數目的學生,沒能夠回來爸爸媽媽身邊過節,這真的是大問題!不但有可能因此影響家庭和諧、完整;家長因過於憂心成疾,亦會加重社區的醫療負擔。而更恐怖的是一個不好運,竟有個十四歲香港兒童在那邊因飢餓事件而暴斃,這個罪名,政府如何擔當得起?所以說,怎能只是包機草草了事?肯定要先作詳細研究,然後毅然全部買入頭等機票,政府高官們才算真的做得好呢份工。

政府今次反應迅速……我真係由衷咁,咳咳,係個心到敬佩出黎架。XD

Share

iPhone 頭

iPhone / iPad在香港流行起來,奉旨一發不可收拾。

在中環街頭,十個有七個用。就算同學聚會,這麼細的一圍檯,也有兩三人,隨時叫起手也可以立即拿出來把玩。而廣告繼續瘋狂播放,亦把壓力進一步升級,即使連高層也知道:「見到班後生係度係咁捽捽下咁,又幾得意喎。」不過當然,他們一見價錢,立即打消念頭,一秒也沒有遲疑,絕不打算為此作出任何「節日消費」。一來說不懂得用,二來說自己用得粗疏,機很容易很快就會把他們摜壞,當然划不來。

雖然如此,使用此兩類蘋果產品的人口,還是無日無之地上升中。於是以前說用得Blackberry多,會得了黑莓手;現在用得太多iPhone在Facebook、推銀仔、憤怒鳥以及其他之餘此類的網上八卦新聞過後,會得到iPhone頭。人人低著頭,拿著機,一邊試圖用兩腿走路,一邊繼續用單手起勢Touch Screen。在街上,你看見很多人都開始抬不起頭來了,不是因為他們的自尊有損,又或者是昨夜睡落枕,頸部神經不受控制,而是因為他們開始覺得,世界經已盡在掌握之中,其他在現實發生的東西,已經不在重要。管他下一秒是不是會有跑車飛出來,撞死了再算。

以前中學的倫理課,有一段寓言是這樣的:有個人總是要往下望,因為他一次在地上拾到了金幣,所以就此以後無論甚麼事情,他一概不望,只是關注地上所有的東西,會不會因此令他再發一筆橫材。結果,時間久了,他終於搞得彎下了腰,永遠再不能抬起頭仰望四周了。文章最後寫:得到了一時物質的富有,喪失永久快樂的自由。

不知道為甚麼,我現在竟忽然想起這個故事來。

Share

聖誕派對拾錄

在公司第三年參加Christmas Party,抽獎:

第一年,我得到的是五百大元的禮券;

第二年,我得到了一罐罐頭鮮鮑魚;

今年,我拿到的是一百元的零食物語禮券。

這個算是一個甚麼趨勢?

Share

非一般食字

廣告宣傳的食字玩法,經已「白相得不能再白相」(玩無可玩)了。

最近地鐵的纖體海報,一套兩大張,同樣都是模特兒的大特寫,一張講的,大概是護膚美顏吧,但大字竟然寫著「御膚有術」;另一張肯定是豐胸纖體,口號更誇張,竟然是「胸前盛放」。

以前食字,尚且能夠音義俱全;現在食字,總之一但夾岩音,即可繳交功課,對其他意思,一律無須講究。當然,在現在這個中英文都走在尖端的時代,誰還講究鍊字,誰還會研究文法?

御,除了帝王的專用形容詞,還有抵禦、停止的意思。御夫有理有據,但御膚則不倫不類。至於胸前盛放這個配搭,更是笑到甩肺,笑死人無命賠。空前本應絕後,都是前所未有的景況,空前盛況值得高興,胸前盛況甚麼,則要仔細考慮一下才可以決定,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可能盛放於胸前的,是向日葵(就像好久以前的汪阿姐),又或者是兩束煙花(就似Madonna),這可謂「因人而異」,「豐儉由人」了!

寫別字還不可怕,因為大家都知道是錯的;強行食字食到意思完全不通,還廣為流傳為正道,才真正恐怖。還是跟自己講,算了吧,別少見多怪了。

Share

【影評】如果你不是哈利迷

我會強烈建議你,不用買飛入場。

如果你是哈利迷,那怎辦?

那可沒有辦法。因為就算我用The Elder Wand指著你的頭,你也會不為所動。

正所謂不到黃河心不死,畢竟餓波(波特的波)以後,應該總會有點兒滿足吧?但很不幸,我並沒有。

如果說電影拍到這一集,究竟那套最爛,我一定會立即推介死神的聖物一。我可不在開玩笑。

還有我覺得既然這一集可以這樣拍,根本就沒有分開上下集的必要,還不說在昆水?你少騙人(雖然到底被騙了 XD)。

我向來看世事都是很冷淡的。對於這套就像吸血新世紀般,不斷拖,拖,拖,幾個表情,大家爭執一下,然後畫面又轉黑,去另一個場景,是不會覺得讚嘆絕倫的。要看旅遊特輯的話,或者是漂亮的風景,我可以去看Youtube,實在沒有必要進戲院,享受《Harry Potter 之傲遊天與地》廣告雜誌。

Oh no,我好像太刻薄了,但沒辦法,愛之心責之切,片到中段甚至有點爛的跡象,令人胸口作悶。例如哈利麗竟忽然和妙麗跳舞,甚至後來榮恩用劍劈分靈體前他看到哈x妙纏綿的幻象,都教人想說一句Oh ssssshxt,然後再補充:X!小說都無既?

所以這個世界是真的有所謂Lock-on Effect的。你上了賊船,命運就由不了你,更爛更支離破碎,下集就算出現情慾鏡頭,Sorry,大結局大晒,你照樣得乖乖俾錢進場。這就是令人無奈的現實,很多事情都回不了頭,就好像哈利的童年一樣,一集過後,沒有了,不用施任何咀咒也會教任何一個稍微有點多愁善感的觀眾,一剎那間,啞然心酸。

希望最後一集,不出色,也叫交足功課吧。看來有必要控制Expectation了!

Share

冬日的課外活動

以前上中學,天氣好像現在般冷了,就算是小息,大家都不肯離開課室。於是大家照樣,讀書的讀書,打機的打機,操啤的操啤,實行「室內課外活動多樣化」。

雖然氣氛和洽,但少不免會遭受掃場之威脅。因為學校德高望重的神父N,似乎最不喜歡學生上課後還窩在課室,不外出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除了讀書,好明顯,神父他們作為學校的始創人,更明白身心健康的重要。所以不隔三數日,他便會很耐心的,逐層逐層洗樓,一發現我們這批「人蛇」,就立即把我們都攆出去!

初初來,低年級,大家都害怕極了。偶爾有天文台發現,通風報訊,大夥立即如臨大敵,雞飛狗走,只要你在遠處看見走廊,忽然爆出一大堆人從另一方向倉皇飛奔,就已經知道甚麼回事,幾乎要立即調頭走,以免遭逢大厄。

到後來,慢慢地,一次又一次,發現神父N的目的只要達到,便會離開,根本完全談不上責罰,如是者,大家都認精學懶,到看見他站在班房門口,大力拍門示意,才施施然離開;一些更笑嬉嬉的,向神父請安,這簡直已經完全不當一回事嘛。

神父N有時的確很客氣,但有時還是會很可怕的,大聲斥喝我們:You should leave the classroom immediately!記得一次,看見我們在玩啤牌,立即搶到手中,很激動的撕掉了,劈入了垃圾簍。我們都很無奈──

只得從櫃桶的秘密貨倉提取一副新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