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宴

之前講過,證券S結婚派帖,今晚假某酒店擺喜酒。

流程方面我不想多說了,因為大家都大概曉得現今香港社會擺酒是怎麼形式俱備的一門「賞心樂事」,所以不贅了,只揀幾點講:

我和證券S之前都曾經在某證券公司工作過,所以竟然在場碰到一些N世沒見的同事(其實是自己懶,平時又掛著死做爛做,結果轉工後其實完全沒有約過他們,連吃飯也沒有--這完全是我的錯 XD)。例如舊同事K,他依舊是老樣子,和他一起的還有我也沒有見過、他的新老細B。之前一直只是耳聞,並無目睹過,想不到竟然那麼年輕。只見舊同事K 很輕鬆地就妄自下判斷說:

「喂,你依家撈得應該好掂……」我不知道他為甚麼會得出這個結論,但因為累了,也沒有回應太多,只是傻笑。期間,舊同事 A亦閃出,其實她最近也轉工了,不過也是從一個火炕跳進另外一個,又是加入了投資銀行界別。她瞪大眼,劈頭第一句就說:

「你知唔知自己瘦左好多……」我發現我快要成為特技藝人了。因為人們永遠都是這樣說我,就是大概99%女孩子都會很羨慕的「一直瘦下去超級模式」,但問題是,每次當我真的有點恐懼的踏上電子磅的時候,卻發現其實自己的體重,根本完全沒有任何變化。我不知道自己的脂肪是不是正進行一種不為人知但又神秘之極的Re-distribution,於是臉容更尖,但是卻仍然把體重維持在Constant!

我們和證券S以及他的新娘子拍過照後(他們的樣子已經完全僵硬),就想著去娛樂室打牌去。本來還想來至少兩圈牌的,想不到只打了兩鋪,就要入席。我們都覺得好無癮--明明給了很多人情的!!為此,我一整晚感到相當憤怒。XD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