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儂

毫無疑問,約翰連儂是音樂天才。他逝去三十年了,但是歌迷還是忘不了他,甚至一起拿起結他,聚在一起,獻花,唱歌,悼念這位生性不羈又在流行音樂史中創造出驚世奇跡的鬼才。

只有經典,才會不朽;只有經典,才會歷久常新。這和陳年佳釀沒有分別,就算瓶上的招紙霉掉,表面亦已經鋪滿塵土,但是內裡蘊含的那種精彩,那種芬香,還是會隨著開封,撲鼻而來,去到一個程度,就算只是普通人,連品嚐也不需要了,也一定知道這是不能再好的精品。他和保羅麥卡尼在披頭四時所合作的歌曲,在那個時代,無人不曉,即使五十年已經過去,你走進任何一家咖啡室,還是會播放著Let it be、Hey Jude,更加不要提後來他自己創作宣揚和平反戰的Imagine。

須知道天才總有缺點,他當然不例外。在不少傳記之中,亦可以看出,在很多人眼中,他的缺點可能很多,甚至一早已經離經叛道。也許,時代在他的掌握之中,他走得太快,其他人大概只是如同默片中緩緩掠過的影子,他覺得不大在乎,所以亦根本沒有需要理會。在最近才披露,他死前的一個專訪中,他很乾脆的道:

「我不希望我的歌迷在我死去還記得我。最後我死後,他們通通忘記我最好。」

一個人灑脫到這樣的地步,其實是很討厭的,因為他就像水中漣漪一般,完全難以觸摸,看來輕柔,但是一但觸碰,便已化身成另外一個樣子,很迷幻,令人很惘然。所以事與願違了,大概再過另一個三十年,人們還是會記得他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