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球

不懂得打桌球,不過從電視看,直覺得是件迷人的玩兒。

這運動需要的是智力和技巧,力氣固然重要,但不是致勝的關鍵。就在室內,兩位球手圍著一張綠色絨面的球桌兜兜轉轉,展開較量,一邊表情異常冷靜,含蓄得如同在下棋一般,但內裡腦筋其實雙方已經激烈碰撞,互相計算籌謀。七彩繽紛的球在桌邊軌跡來回交錯,聲音清脆而沉鬱,一瞬已逝。場地的燈光亦偏暗,但觀眾都肯定落足眼力,全神貫注--

計分規則縱然複雜,但是誰勝誰負卻是一看便明--誰一直控制著打球權,誰就必定會勝出。兩位球手例必穿戴整齊,恤衫背心,甚至打上「煲呔」,即使是女性亦不例外,整件事都以一個極為優雅的方式進行,如果不是偶爾看到好手在額角那閃亮的汗珠,你還以為只是一對老朋友在甚麼退休渡假中玩康樂棋。

比賽進行期間,誰也不會吭聲,有球進洞了,也不會有球手忽然仰天長嘯,握拳疾走。四周的確有些現場觀眾,但人數不多,他們亦只會屏息靜氣,不說多句,當然不會像某些其他場合一般,動輒鬼叫,又或者拿著旗幟、號角,為心儀的偶像打氣,甚至一路嗑花生一邊爆粗,幾乎立即就要展開評論,說如果自己這樣打,定必會打得更好等等。終於到勝負已分,大家才會輕輕鼓掌,氣氛似乎像剛剛看完一個絕妙的音樂會一般。

小時父母經常訓話說,打桌球上波樓的必定不是好人,所以一定不可以去。但是看電視上的「表演」如此高貴,我著實覺得很迷惘:以前波樓龍蛇混集,是不是香港獨有的問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