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晚幾句(上)

(一)

單是從大除夕仍要上班來說,過新年這件事頓感索然無味。也許從早上的冷風中看到大多已經收爐的店鋪門上,那張寫上「初x啟市,xx有限公司仝人鞠躬」的紅紙,是暫時唯一能感受的賀年氣氛吧。

同事A早已宣言:「新年和我無關係。」

(二)

提起「仝人」這個詞,除了新歲,還有甚麼時候會廣泛使用?偏偏大家又好像對之不離不棄。如果忽然改成「同人」的話,大家都一定覺得那是別字。

或許扮高深,是必要的。用仝字好,人工,大家都關心,夠體察民情。

(三)

再仔細留意,發現有些東主極為慷慨,在龍飛鳳舞的草書上,竟然大筆一揮,寫上「初十啟市」。要知道初十是2月12日!在這家店如有做事的員工,真正幸福,亦無須擔心初三是星期六的蝕假問題。

(四)

說回公司,應該一切如常。雖然大老細正外遊中,但我懷疑在今晚七時,辦公室仍然燈火通明。

今晚要回家吃團年飯,所以我一定不會煮公仔麵,反正昨晚已經吃個夠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