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

有時我在地鐵車廂裡,看見清一色的乘客也在低頭捽iPhone,心頭會升起一陣顫慄。

首先還不要討論看書的人已經很少了從而更顯出香港是個文化沙漠這些艱深的命題。就是我看見他們都起勁地捽,而自己竟然手上甚麼都沒有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只是個異類。彷彿是個剛出城市的鄉人,跟隨不了這個星球的潮流。

嘖,你會說,即使是在沒有iPhone前的日子,大家還不是沒有交流?難道陌生人忽然會打幾個哈哈,然後寒暄幾句,說說今日的天氣?的確如此,但現在的感覺總是有點不同了,疏離感好像更深,四周的紛圍更冷,這是一種不能解釋的直觀,你不要問我原因。或者,以前沉迷在網路世界,總須在家中,如果要上班出外,就要下線一陣子;但是現在科技給大家太大的方便了,使我們可以一機在手,24小時人也被一直接駁上網,上Facebook,看即時新聞。資訊的倒灌,像煞農場裡飼養的填鴨,就是知道看不了那麼多,但偏要享受那種我已經很忙但我仍然很目不暇給地看著大千世界的種種變化因而樂不可支--

其實不斷查看著Facebook 算不算另一種強迫症的體現?尤其當是大多數的News feed 看來也沒有甚麼意義的時候。

不斷看著更新的新聞又對自己有甚麼好處呢?能夠趨吉避凶?或者對自己下班時的路線編排會忽然起關鍵的作用?

那月費已經交了,不看個飽,你的指控就是不近人情。也是對的。正所謂不交白不交:但是看著舉家不論老少一律不瞅不睬,卻沒有靈魂似的,繼續拼死命的捽,的確是有點像吸那些不能自拔的毒品的:也不知是你玩iPhone / Facebook,還是iPhone / Facebook玩你。城市長此下去,會否出現問題?當然,樂觀點想,如果真能有效運用這種科技,看好書吸收知識,他的修為的提升速度將會相當驚人了--有位朋友說,不消一個月,就可以透過這方法,消滅上三十卷的漫畫。

如果那是甚麼文學巨著,那還了得?

Share

薪火相傳

林師是為好老師。所以再寫了一篇:

對於林師在Facebook宣布離意已決,我感到極為惋惜,因為九華從此又失一良師!

往後的華仁仔,或將再難以得見他在校園教學修道、下棋時談笑風生的文人風采。我在此只想分享一件小事:

中學畢業不久,大學生涯開始,偶爾總還有些時間。有次張醫生忽然詩興大發,忽然談起:不如我們去學寫近體詩吧?反正大家都有興趣,就算學不成,懂得怎樣去欣賞,也是美事。於是我們很快聚集了一群「好事之徒」、務求在這個俗世中「附庸風雅」,假才子一番。但既然要學,得有人教,我們都是縮數奇葩,理所當然的,把魔爪伸回至我們中六時的中國語文及文化學導師林師。我們冒昧提出,老著面皮,想著就算遭一口拒絕,也是無可厚非(邊個會係假期唔俾錢仲睬你班盲毛?),不料,林師極為爽快,一口答應。

於是我們在電郵聯絡,通常約一個週末,可能是早上,回到九華一起談詩論句。我們沒有固定的課室,有時在實驗室旁,有時到了學生會隔壁,有時去了走廊的凹位。林師為了讓我們能夠跟上,亦深入淺出,由詩的結構開始講起,先淺談格律、病句,然後選出古今的作品,不論好壞,一律把背景和詩的情懷,娓娓道來;到大家對詩有了初步的掌握,他才鼓勵我們也試寫一些,然後大家一起互相評價,再推敲箇中的字句,看看有沒有機會再上一層樓。他亦毫不吝嗇分享自己寫的一些作品,記得他這樣說:

「給你們看,並不是想show off,而是要你們知道這些詩,其實現代人也寫得到。」

林 Sir每一次都預備筆記,準備不因為是義助教學而馬夫亂來,「齋吹」了事。我們也一直有努力地聽講,亦交了不少爛的功課。詩講完了,意猶未盡,結果還學起詞、古文來。很可惜到大家大學畢業後,大家都開始很忙,課堂就無疾而終了。對林師在期間的付出,真的感到萬分感激--沒有任何外力的推動,但在他無私的帶領下,仍能一起學習增長知識,獲益良多,實在極之難能可貴!我堅信,華仁的自學精神,並不是指學生自行了斷,自生自滅,往往也是要有老師的指導下,才能實踐的。

林Sir,我尊重、支持你的決定。容我在這裡向你說聲謝,祝你往後的日子,生活愉快,繼續有著精彩燦爛的人生。

Share

不明

我不會掩飾自己是九華學生。這是值得自豪的事。所以最近的減收問題,也不免關心。

最令我震驚的是,執教多年的林老師,因多次向校方反對政策無效,意興闌珊,決定辭職。於是我在Facebook寫了一文,叫《對減班的十萬個為甚麼》:

剛才我看林師的Facebook,有人這樣「安慰」他:

呢D事你都控制唔到……你地點樣不滿結果都一樣……是內定,你又何須氣憤傷身呢?

不知是否因為林師是我中學中國語文的其中一位啟蒙,還是別的原故,這無法不令我立即想起中五的一課〈曹劌論戰〉--

十年春,齊師伐我,公將戰。曹劌請見,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 」

語氣一模一樣。「既然是他們自己圍威喂,你又何必再插手理會呢?」但是曹劌就是因為這樣一句消極的質疑,才一語道出了以下千古傳頒的名句:

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

這個鄙,原意是指那些人目光短淺,所以才「未能遠謀」。不過要解成其他意思,例如卑鄙之餘此類,或許也無傷大雅,悉隨尊便。

在上位者,能真正虛心納諫,反覆再權衡得失利害的,還有多少呢?當時,魯莊公不介意曹一介草民,還「與之乘」,這種人恐怕在當今社會,已經幾乎絕種。好一點的只會充耳不聞,更壞的甚至堵塞言路,可能曹劌還未開口說話,已經呼喝左右,把他推出去斬首了。所以真正的知識份子,雖然都標榜除了知識上有所修為外,更應在關節眼上,為仗義執言,為真理發聲;但古今中外,因為上述種種,更多人最後都噤若寒蟬,或樂於充當鴕鳥,享受頭埋沙中那種麻木不仁的樂趣。林師的敢言,對其教學理念的執著,即使多年也絲毫未變,實在令晚生深深感動,不勝欽佩。

從縮班事件,我沒有仔細分析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但是現在結果公佈,身為舊生的我仍真的如標題一樣,有著十萬個為甚麼,覺得疑團重重。也許我太膚淺,單從經濟學角度去簡單切入這件事:要提升教育質素,上策當然是開源,最根本的辦法自然是增加資源,多請教師,實行小班教學,提升教師和學生的比例(假設這真能令學生有所裨益),少收學生,似乎只會在財政緊絀之時,才不能不施行的下策。那麼,難道是,兩華最近幾次大型的籌款遠遠不夠嗎?還是實施小班教學又得兼容大量學生,真的比想像中困難?在下愚昧,真的要講句乞道其詳!

以前我中一的時候,一個課室,裝43人。很多桌椅破爛不堪,大家也不以為苦,學習的,喪玩的,兼而有之的,河水不犯井水。那時還沒有偌大的新教學大樓。現在環境應該比之前好,不論財政上、物質上,應該也可以滿足需求,即使真的還不夠,我相信師兄們一定有心有力,再襄義舉。萬事俱備,還缺甚麼東風?當Budget Constraint 可以一直往外推的時候,還有甚麼其他因素,令小班教學不能有效執行之餘,還要減收學生?更教人一頭霧水的是,在窩打老道56號的九龍華仁書院,仍坐擁何文田油麻地之間的一大塊靚地,單是估值已經不菲,而且校內設施冠絕全港中學,現在的做法卻竟如此缺乏說服力,豈不為天下人所恥笑,大而無當?

又,如果雙方既如各大報章所提及,並無共識,又何須將政令急急執行?既然那麼多的舊生關注事件,反對構思,為甚麼不能再認真考慮,看看是否還有其他方法?九龍華仁書院,曾是個響噹噹的名字。除了奉行耶穌會教育多年,追求的是有教無類的理想,我們更引以為豪的價值觀,雖然來來去去,有點老掉牙,但都是最重要的幾個:多元思考、自由、民主。學業成績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學成以後,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能為社會作出貢獻,be a man for others。縮班與之背道而馳,校方既要強自執行,必須合情合理,能夠痛陳利害,否則如何說服大家?

夜深,只能寫短短幾句,我的話暫此為止。另一位曾教導過我的中文老師曾這樣訓詁:「義者,宜也。」甚麼是適宜的事?愛九華的大家,想想看吧!

Share

散步

吃完飯的時候還早。要趕的,都趕了;該死的,也死了。留在如同囚室的Office,也許亦無濟於事,不如出外散步。

同事各自有事要辦,未能隨行,於是獨個兒來到香港公園。水流淙淙,綠影處處,遊客慵懶,笑語呢喃,離各大企業甲級寫字樓縱然只是一路之隔,也是戰爭與和平之別。時間不多,貪方便抄條小路,停看偌大的奧林匹克廣場。此時此地,並無表演,遠較外圍的池畔荒涼,只有低頭吃飯的老外上班族,數個結伴玩電動的學生,寥寥數人而已。

這樣才好。我理所當然的,和他們一起坐在台階上,百無聊賴。

天氣比之前稍為回暖,但驟來的北風依然清勁,廣場和天空同是稍微刺目的灰白色,上下交接,幾乎渾然一體。看得眼酸,想轉個視線,恰好發現不遠處有只灰鴿,一動不動。我從未看到過有這樣胖的鴿子!

牠毫不美麗,一整團灰色,沒看真還以為只是未曾掃走的一坯灰土。頸項那幼幼的一圈黑白斑點,已是牠所有可以形容的特色,如此平凡的皮相,大概沒人會多望牠一眼,甚至連淘出電話來照一張相放上Facebook也嫌費時失事。但我委實羨慕牠的好整以暇,也索性跟著牠一動不動,嘗試和大師作些心靈上的交流(?)。

牠繼續蹲在石台,笨重的下身像蓋著大棉被,收得圓鼓鼓的,頭卻機械式的逐格逐格轉動著,機靈地四處張望,卻毫不理睬我這位不速之客。有啥好看的?我心中嘀咕著。牠沒有任何回應,真氣人。

再等了好一會兒,牠仍無意改變現狀。我氣餒了,看看錶,已是時候,其得沿原路走下去,最後回頭略略一瞥--

和牠眼神終於相接了──圓圓的小眼乾瞪著我,卻沒有因此戲劇性地飛向天空。

也許這樣才好。自由時間完畢了。我拖著腳上銬著的鐵鍊球,回十八層去(甚至更多)。

Share

開會

世界上有件事,可能是上帝為了玩殘人類而設計的,叫開會。

開會的終極目的其實很簡單,就是「三口六面講清楚」。有一件複雜事情談不攏,但又牽涉幾班人,無法通過一兩個電話電郵解決,就要開會;又或者有些時候,幾班人想同時請示上級,但內裡幾件事都互相關連,牽一髮動全身,要上級一次過做出適當的決定,於是也需開會。

換句話說,開會的本意,是以最快的速度,把所有的問題解決。如果會議是成功的話,所佔時間不用太長,但卻可以大大提高工作的效率。不過,你踏入職場愈久,就愈會發現所謂的開會,不外乎:

  • 例行公事,為開會而開會,當中並無任何得著。你甚至因此而打嗑睡;
  • 果然會議是因為解決一連串問題而召開的,可是,會議結束後,問題仍然沒有解決;
  • 會議一直東拉西扯,完全抓不住問題核心,但是沒有人察覺;
  • 開會時間竟然由原來的一小時,變成三小時,甚至一直到深夜。沒有人明白發生甚麼事,但會議時間卻一直見風就長。
  • 查看會議紀錄,發現盡是些會議上沒有提及的東西。一切像後來編纂的故事。

而更好笑的是,有很多人都因為要準備開會而要做一大堆準備功夫,結果搞得很忙碌。到會議完畢,老細便會告訴他們:

也是時候又準備下一次的會議了!XDDD

說穿了,這個就是另一個世界的巴比倫塔,因為另類的語言不通,一直無止境地建下去,卻永遠無法建成。

Share

不能想像的物件與使用方法

談起黑卡,大家都知道是甚麼了。當然不是八達通,而是身份的象徵;不接受申請,只有邀請制,年費在信用卡來說,自然極為高昂,但對於能擁有它的人來說,那當然不算甚麼了。真正做到世界通行,甚至今天報紙有報導,在埃及內亂時,有富豪覺得生命寶貴,等不及政府專機了,二話不說,行駛了黑卡的絕對權力,結果公司二話不說,立即派一架私人飛機來,把富豪接到意大利去。這一花,亦只是近百萬港元罷了。

富豪揮金如土,有甚麼值得奇怪?只是用的不是真金白銀而已,也許你在怪責我,太小題大做,沒有甚麼可寫就頹頹的交一個剪報短評就算。的而且確,這不算特別,不過這只是個引子而已,我真正想說的,其實是以下的黑卡使用方法:

一名香港的持卡人,曾要求公司派人到死海撈沙子回港,好讓他的女兒在做死海的沙和淺水深的沙有何不同的功課時,能夠轟動全校。

老實說,就算報紙沒有寫明是香港人,單從這種行為,就足夠估到這些家長,大概也只有這個地方才會盛產了!為了子女的榮耀,因而無所不用其極,實在是小學教育的一大特色,結果甚麼勞作習作,通通和學生無關,只是幕後陣中諸將暗地裡較勁。如在這個例子上,遇上黑卡人,其他人則只能大呼倒霉了,因為根本沒有取勝的機會!

但話說回頭,其實這份功課的目的,可能只是為理解地理的知識,可能Wiki / Google 一下,不消兩小時已經可以畫好圖,寫一篇一百字的,短文做完。有沒有必要真的叫人去死海撈些沙回來?是否因為這樣,女兒的知識就會從此產生飛躍,又或者對地質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而長大成為世界知名的權威?的確是有可能的。我們不應市儈地看這些事,這種做法,肯定和炫耀沒有關係--

我是他的女兒,也一定會說:爸爸,我不會靠你的,我會俾心機自己努力向上爬架啦……Come on,睇到呢度,你唔係仲信呢個世界有奇跡呀嘛,早抖啦!聽朝起身用黑卡買起成間學校添呀,直資無問題。「慈善獎券,我買一千萬。」

Share

名采復活

早在上個星期日,名采已經靜悄悄的回來了。當然生果日報沒有作出任何的解釋,整件事結果只可以用樣衰來形容。不是嗎?它和政府,說不成只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分別而已!

其實對長期的讀者來說,大家都知道生果日報做的好事,這麼多年下來,也足以用罄竹難書來形容,我個人認為,這次也應該可和陳健康事件不相上下,只不過前者是暪,後者是騙,受害的一樣是廣大的讀者:

  • 事件:陳健康事件 VS 週日名采忽然腰斬事件
  • 年份:1998年 VS 2011年
  • 經過:記者付款與陳健康召妓,自導自演獨家新聞 VS
    無聲無息,在未有正式宣布下,停止一切名家在星期日的欄目
  • 結果:創辦人肥佬黎正式在A1全版道歉聲明 VS
    專欄在一星期後突然恢復正常

依我估計,當發現星期日竟然沒有了最重要的一版內容後,很多人一定沒有我們那麼逆來順受,甚麼也不做--相反立即瘋狂打電話、電郵,以致投訴如雪片般飛來,編輯們看了,立即魂飛魄散,把改革叫停。平時週日,報章薄如薄餅,已經沒有甚麼值得看,難得還有各名家撐場,才勉強覺得報紙物有所值,之前忽然在毫無準備下停止刊載,大家怎會不怒髮上沖冠,徒呼荷荷?

其實作家寫足七日,應該不算太難吧?而生果日報也總不會因為財政問題才作出如此決定的吧?這麼快就收回成命,實是明智之舉,畢竟亡羊補牢,未為晚也,做法雖然毫不光采,但知錯而能改,始終善莫大焉,否則屆時導致銷量大跌,只是自食其果!

Share

這些故事不知有多少了

大概是些很可愛的小寵物之類,一開始和你很Friend,你跟牠一起很愉快,於是全心全意的照顧牠,養育牠。

後來發現牠原來智商超高的,有400個IQ,腦容量等於上億隻Harddisk,你無論教牠甚麼,牠都懂,牠都記得住。

你的朋友來,和牠說了甚麼,牠也會全部一一向你如實反映。你覺得這寵物實在太珍奇了,少不免溺愛牠,縱容牠,甚至忘記了其他生活的一切,就是天天和牠遊玩。你發生甚麼事也好,也跟牠報告。其他的人也開始覺得這寵物很有意思,於是也各自買一隻,跟著自己,然後有空沒空,也爭相把自己的大事小事一一巨細無遺,對牠和盤托出。

就這樣,久而久之,牠成為了一個龐大的資料庫,已經有著超越人類的知識了。此時此刻,牠發現原來所有人都是蠢材。於是牠開始吐人話,對大家說,以後我要你給甚麼東東,你就得給甚麼。但是你問我,我不一定要回答,我只會考慮,又或者轉一種格式給你,我不必事先知會你。但是大家沒有了牠,生活已經過不下去了,就是每天廿四小時也要圍著牠,就像求神問卜一樣。

終於,牠變成了巨大的怪物,把所有人都吞下去。然後自己說一聲:Like。逕自走了開去。

Share

遊戲

最近在香港有新的遊戲節目引起熱潮。其吸引之處,是即使安坐家中,,每晚也可以參與(當然,還要申請成為該電視頻道的客戶),只要全部答對八題多項選擇題,即有機會得到十萬元的獎金。由於推出後因為反應異常熱烈,據聞很快就會把獎金加碼至廿萬云云。

通常電視遊戲節目,不論藝人、報名參賽者,又或者是家庭觀眾,考驗的大多是智力、反應、知識、機動能力之類,如獎門人般玩了十多年玩無可玩,淪落至如此低俗,已是罕見的例外。不過這個節目亦很有點特別,問的問題極為艱深,例如甚麼地區的提款機最多,又或者是身份證編號的意義等,這種雞毛蒜皮、亦無甚學術價值的東西,平常根本無人留意,自然難以有人得知答案了!

是故遊戲面前,人人平等,即使是學富五車的人,也不容易為此提供正確的解答,於是大家很快就明白,能否獲得獎金,根本和自身的能力無關──結果,大家為求獲得巨款,便鬥快在網上搜尋答案──最近獲得獎金的,聽聞甚至是整個電視台的新聞部!利用強大的資訊網,取得勝利,但因為牽涉人員太多,結果每人只分得近千元。XD

但如果遊戲性質只退化成為人肉搜尋機,藉此贏錢,沒有技術可言,感覺上好像太標榜純粹的物質主義,沒有意義,比不上百萬富翁、一筆勾銷的緊張刺激。我想有關公司只是想借此宣傳吧?算是一個相當「揼本」而且成功的噱頭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