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由式之貳】最深刻的事

人一生中最深刻的事,以不快悲傷居多。

快樂往往短暫,如坐過山車,不容易記住;相反苦痛深刻於腦海,不好好處理,便是烙印,容易伴隨半生。這是人腦的問題,在實驗生物學中亦一早獲得證實。所以在很久以前的文學藝術理論中,例如遠至古希臘的戲劇文獻中,也一早斷言悲劇比喜劇更優勝,因為前者比後者給觀眾帶來的震撼更大。

但是另一方面,自相矛盾的是,人的記憶其實並不可靠。亦正因為這樣,愈是深刻的痛苦,只要努力的話,是可以強行忘掉的。即使不是完全忘掉,也可以把那感覺洗去一大半。這大概是一種自我防衛的機制,就好像人在極度痛楚之中,就會昏倒過去,是一樣的道理。

所以今天是最深刻的事,明年也許已經不是了。然後再在n年之後,深刻的事已經便成被遺忘的事了。曾經那樣刻骨銘心,足以教人日日以淚洗面的情景,都不大記得。就像打翻了的砌圖,千塊百塊碎了一地,有些斷裂了,有些絲連著,但都只剩下幾個人影,三四棵大樹,其他關鍵核心,都已經無法再想起來了。

即使嘗試努力再搜尋,通通不得要領。一切都已經丟進了那個禁忌的區域。你既然拋棄了這份記憶,就不再是它的主人。身在其中,那種缺失,空白,你很茫然,再摸摸臉頰,竟也是乾巴巴的。最深刻的事──

究竟是甚麼?

Share

【字由式之壹】星期六的早上

兩周一聚後,周游發起,博客「字由式」。舉腳贊成,立即寫。第一個題目是「星期六的早上」。

星期六的早上,下著雨。六時四十分,我在睡房裡整理衣物。忽然,聽到輕微嗤的一聲,我袖口鈕竟飛脫了。

望向窗邊,薄紗簾破開了一個洞。恐怕是它救了我一命,如果無遮擋的話,子彈這時應該已直穿我的腦袋。當然,下雨的話,亦有可能影響了狙擊手的準繩度。

從彈道來看,對方身處一條街以外的殘舊唐樓某個高座單位中,向我射擊。現在明顯暗殺失敗了,他一定會立即逃跑。唐樓的出入口面向我的住處。假設他在最高層,即七樓,沒有電梯使用,他跑樓梯的話,一層十秒,大概一分鐘不到,我就會在窗口看見他逃出來。但是屆時看見,再追,也趕不及了。即使,現在我在二樓,出門,等電梯還是跑樓梯,再過密碼大門及電閘,也已經過了一分鐘。

而更重要的是,我不能走近窗邊察看,因為他可能會向中門大開的我一發補中。而再考慮到現時身處的情況仍然在殺手的設想之下,環境肯定極之危險。所以我必須以一個他也不能想像的辦法離開現場。於是我決定立即拿一張棉被,以滾地的方式,離開房間到客廳,再打開大玻璃窗,掀開被蓋在自己前面,然後就立即一躍而下。

從想法到行動,過程不到五秒。但我知道我的決定絕對是正確的。

因為在第七秒,從我的單位就傳來猛烈的爆炸聲。極多的碎片如雨而下。

這時,手提電話響起。

「嘿嘿嘿,想不到反應還真敏捷嘛。」

「??」

「聽聞你剛生日,我就來給你這麼大的賀禮,真不好意思。」

「By the way,兇手你不用追了,追不到的。」

「你想怎樣?」我大聲叫道。

「還稿吧。留言寫照中,你欠交的稿件大概已經上百份吧言雨。」

噫,再仔細察看來電顯示,原來對方正是南杏。早知如此,剛才那幾下襲擊,就不用避開了,我──即言雨──這樣想。聳聳肩,從容回答:

「你還是先繼續再頂一會兒吧。我去吃早餐了。」說罷,拋開棉被和手機,拍拍身上的灰塵,竟逕自離開現場了。

大家還得看清楚,以上的發文人是誰。LOL

Share

搭檯

出去用膳,大概亦只有上中式茶樓酒家,才有搭檯這回事。

酒家的座位分配,大多較適合大夥人一起圍桌共食,相反小家庭一二人,想喝個下午茶,吃點心,歎報紙,偏偏小方桌已經供不應求。要不繼續等,不然就只有搭檯一途。

即使茶餐廳在人流高峰期時,有時亦強行要幾幫食客同分一個卡位,但這遠比不上酒樓的搭檯,那樣涇渭分明。部長侍應過來,不由分說,把舊桌布拉成一半,再在另一邊鋪上新一張,然後才拿來餐具,供後來的食客所用。那張捲起堆疊在一起的桌布,像個賁起了的小山谷,連綿數十里,異常礙眼,如同城牆一般,已相當有代表性──明確顯示這裡,有人搭檯。

你可別看少了這樣的一來一回,這可是楚河漢界,劃下勢力範圍。一張茶桌,也定下了A區B區,各自有一張點心卡,從此,你的龍井不犯我的普洱,我食我的糯米卷,你夾你的燒賣。只要大家各守本分,便可相安無事。

但雖然如此,很多時候,搭檯的茶客,還是出現齟齬,鬧得不甚愉快。譬如,大家都點了同樣的食物,就要為來的先後次序爭辯不休;有時一位茶客高談闊論,亦很可能令另一邊廂的人心生不滿,有時甚至會因談論政事,變成城市論壇維園阿叔的對罵。一次更聽說,兩邊意見不合,竟先口角,後動武,扭打起來!

喝茶本是賞心樂事,卻變成武鬥。那麼麻煩,換著是我,寧可多等一會,也不搭檯了。

Share

警告

丘思陶兄最近在博客中說,香港人常忽略天文台所發的警告訊號--這是當然的。

別說平時不受注目的強烈季候風信號了,即使是八號風球,又或者是黑色暴雨警告訊號,立即能令香港人產生關聯的,絕對不是惡劣天氣所能引起的潛在危險,反而只是不用上班上學的額外假期罷了。

所以,青少年照樣外出,唱K的唱K,去睇浪的睇浪,完全不知道其實這是在搵命博。似乎大家都覺得即使時速過百公里的颶風吹來,又或者每小時下起過百毫米大雨,在這個先進的國際大都會,自稱為”亞州國際都會 Asia’s World City”之中,得到李氏力場的保佑,一定仍可以安然無恙的。他們卻不知道,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其實國家地方先進不先進,和會不會引起人命傷亡的災難,根本沒有甚麼關係。看吧,美國、日本、中國,都是世界上有名的「經濟體」,但是巨災當前,一樣束手無策。

香港地理環境面向太平洋,身處副亞熱帶,本來在夏天就是多風的季節。近年來颱風的命中率雖然奇低,但市民仍不應該有所鬆懈。溫黛、露比等等帶來的教訓,其實比甚麼國民教育,更值得灌輸給時下的小朋友。打風,真的不只是代表放假那麼簡單,僅此而已。因工殉職尚且可稱為盡忠職守,但因為吃喝玩樂,就這樣無命,同樣是悲劇,也不值得。

Share

扳回

女明星嫁入豪門,先後生下兩女。但她沒有沮喪,最近,「辛勞終於帶來成果」,再誕麟兒,而且是「慈姑椗」,一索得男。感謝上蒼的大好事啊!做娛樂頭條的記者當然最有心,揀人訪問對這件事的感受,就摸到她的舊男友裡去。他會說些甚麼呢?

「恭喜晒,終於可以抖下!」

我們不能看成是一種單純的揶揄,這大概也是出於關心舊愛的肺腑之言吧。畢竟這樣一直生生生去追仔,對生理機能所帶來的負擔,可不是開玩笑的。就算日日有鮑參翅肚送飯,也不可能超越常理的啊?現在完成任務,真的可喜可賀。

話雖如此,可能只是他的一廂情願。因為再次抱孫的四叔雖然喜上眉梢,大概亦會再一次揮金如土,派錢給員工慶祝一番,但他亦不諱言對記者說:

「孫當然愈多愈好。」

說起來多若無其事,當然啦,他根本不用出力,最好生出一隊軍隊,才足夠開枝散葉,光宗耀祖,他的基業,也可以繼續千秋萬代,歷久不衰!看來生仔機器,還未能夠一下子就停下來。但究竟生到甚麼時候呢?看另一邊廂,之前借種生仔,掀起軒然大波,但始終是三胞胎,全是身嬌肉貴的公子哥兒。以足球比賽作比喻,之前是三比零,大演帽子戲法。現在終於扳回一城,三比一,能否追平呢?同志仍須努力了。

做千億新抱,真的也不易為。

Share

莫付

天下間,雖然說太陽底下無新事,但怎麼可能有這麼變態的新聞?

昨天,水果報頭版,繪聲繪影報導香港某位青年懷疑吸食冰毒後,懷疑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竟攜利剪出門,到大廈的後樓梯「引刀成一快」,揮剪自宮。可抵死罪的腐刑,司馬遷為了求生,被迫身受其害,但亦不諱言強調,這是世間上最大的恥辱。話雖如此,儀式結束後,青年自殘以後,毫無懼色,甚至神情輕鬆,在送上救護車時,甚至向傳媒舉起大姆指「讚好」!

這一下給人殺個措手不及的Like,真的極有分量,相信世間上沒有甚麼人能夠做到──就算是現時人人當天神般參拜、被認為是義薄雲天化身的關雲長,在中國古典吹水名著三國演義中,受毒箭所傷,結果要由當時的蓋世名醫華佗診治,但也只不過是用利刀破開手臂,刮骨療毒,僅此而已。

當時華佗一邊刮骨,「悉悉有聲」,但關公照樣飲酒食肉,談笑奕棋,「全無痛苦之色」。相比之下,青年把寶貝去勢,泰然自若,甚至對遺下之物不屑一顧,明顯更上一層樓。想來關爺在天有靈,也只能撫美髯,歎一句吾等不及了。據聞在各大討論區中,甚至立即有人設壇膜拜青年,說他是真男人,真漢子……真是涼薄到極點的世界!

政府可以考慮加強宣傳禁毒的策略,就是要青少年以此為鑑。企硬,Take野衰硬?隨時Mud都無添呀,你諗清楚……

Share

所有人的煩惱

經濟學家P 在Facebook 寫了一句「我以為……,但其實……」,可謂道盡人事滄桑。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這句話,因為絕大多數時間用作安慰他人之用,明顯一早已經修飾再美化,實情應該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九十!

主觀願望和實際上的客觀現實完全相反,屢見不鮮,譬如--

在工作上

  • 我以為自己是個核數師,但其實我負責作數;
  • 我以為我是個經理,但其實我只是個跑數然後被捽數的推銷員;
  • 我以為我是老闆,但其實我仍然是個被下屬狂柄的無聊人;
  • 我以為自己很能幹,但其實上司覺得我很不濟;
  • 我以為自己完成了工作,但其實工作永遠不能被完成;

(下刪十萬條)

在家庭上

  • 我以為自己做好本份,但其實家中沒有人感到滿意;
  • 我以為賺的錢足夠養家,但其實仍不夠換新屋;
  • 我以為親情比甚麼更重要,但其實有人把金錢凌駕於一切;
  • 我以為早上起來至少有麵包做早餐,但其實只有蛋卷碎;
  • 我以為TXB應該會改革拍點有意思的劇集,但其實看來看去仍然是莫名其妙;

(下刪三百萬條)

在愛情上

  • 我以為他愛我,但其實不是;
  • 我以為奉子可以成婚,但其實他給我三百元去深圳;
  • 我以為給了他所有東西就可以一生一世,但其實他對我只是予取予攜;
  • 我以為他只是一腳踏兩船,但其實他是曹操,在搞連環船;
  • 我以為他會回心轉意,但其實他很快就決定一刀兩斷;

(下刪億條)

雖然如此,還是希望大家遇上不如意的種種,還可以:

我以為我會很沮喪,但其實自己的心情仍然不錯。

Share

經濟學家的煩惱

這是一個類似心靈雞湯的Post,所以會少於五百字。篇幅雖短,卻足以令人再三回味。

事緣,今晚看到同窗P 在自己的Facebook Wall上寫(為求原汁原味,取原文,並付上翻譯):

“I think i am an economist, but my work is decomposing matrices.”

(我以為我是個經濟學家,但我的工作只是在拆解矩陣。)

然後,他的朋友相繼回覆了,有些甚至是些志同道合之輩吧。其話語亦精境之極:

C君:”that sounds like fun” (聽下去很有趣!)

L君:”Some people say they are analysts. But their works are writing fictions.” (有些人說自己是分析師,但其實他們的工作在寫小說。)

N君:”matrices are awesome though..”(但矩陣還是令人驚嘆的……)

Y君:”Dear Economist, shall we decompose together?”(致經濟學家:一起拆開來吧,好嗎?)

"Matrices are awesome though!"

我的想法是:在這個Matrix世界內,你如能拆解Matrix,就是救世主,The One,是應該覺得幸福的。

Share

千王群英會

強國人民想出來的騙人手法,一向走在科技的尖端。譬如食物做假,用上了先進的化工原料之餘,又懂得就地取材,以車軚變佳餚,從坑渠取美食,教人驚歎。最近,生果報又踢爆,連自動麻雀檯也可以出術,只要適當使用,誰人都可以變千王之王!

簡單而言,麻雀檯懂得自動洗牌(疊),極之方便。據報導,麻雀檯和麻雀,骰子,一律都已經電子化,植入晶片,可以磁力驅動;只要在另外的電腦中開啟程式,輸入十六局的起手牌如何如何,然後以USB手指形式取出,再插入麻雀檯,大三元,大四喜,有求必應。即使你擔心,一連十六局鋪鋪奇牌太誇張,人人都知你有古怪,不用怕!檯下的背脊還有一個極其貼心的設計:熱能感應,只要用手、腳接觸枱角底部,左關右開,便可無聲無息下控制系統操作。

所以,就算不想大開殺戒,只要偶爾輸錢時才啟用外掛,整一兩鋪「金手指」,收復失地,亦完全神不知、鬼不覺!

據舊時長輩講打麻雀出千,需要極高的技巧。因為撲克牌只有五十二隻,莊家洗牌,要出蠱惑相對容易;但要在四方城上公然出手,人人有分洗牌疊牌,又要打骰,則十分困難,所以如果沒有Partner成Team,自己「一人作業」,更必須藝高人膽大。據說,高手行事,別說「矮仔上樓梯」、「過橋抽板」等技巧,有的甚至一邊摸牌,而且還會一邊打牌換牌;有的甚至一摸數隻,一打數隻,旁人都不能看出來。其手法之快,當然需要不斷刻苦鍛鍊--但是,現在用滑鼠click兩click,立即搞定。

科技果然日新月異,就連千術,在電腦面前,也落得在淘汰的邊緣了!

REF: 《蘋果》直擊 深圳湧入 呃盡港人 千王麻雀機包保 16連莊

Share

笑容

今早,忽然大雨傾盤。上班上學一族又再一次深受其害。沒有傘的,自然通體濕透;即使有傘的,在人多爭路,雨水橫飛的情況下,亦難逃落湯的命運。

我看到人人的面色都很陰沉。不是緊皺著眉,就是咬著下唇,一腔的怨聲載道,都寫在臉上,填滿了每個毛孔。這是可以理解的,試想想花多大的力氣才得以起床,然後很不願意的,花上時間梳洗,穿戴整齊,才可出門。女士們還要化妝,掃個均勻的粉底,一五一十的貼好眼睫毛,塗唇彩,整個儀式好不容易才告完成,卻被這場無情的大雨攔腰打斷。風雨交加,花容為之失色,悉心打扮亦徒勞無功,一切付諸流水。難怪人人此刻黑面如同包青天,和天色互相輝映。

不過,有一位水藍色穿校服的小女孩,穿梭在這堆鬱成紫薑臉的大人之中。撐著透明膠雨傘的她,望著地面叮叮通通不斷水珠四濺的水窪,竟然笑了。

這雖然不是甚麼咧開嘴巴的開懷大笑,但這淺淺的笑容,淡淡的笑容,像看到甚麼好事一般的笑容,在整個場景之中,實在太精彩,太動人了。甚至好像有一道光芒似的:在她身邊,有一團彩色的氛圍;在她以外的一切,包括那些冷冷的大人,都是灰色。明顯地,那麼多人,大概只有她,了解到此刻下大雨的樂趣,她看到了其他人都看不到的東西。

和她擦身而過,不過幾秒。我甚至沒空回望她輕快繼續向前的跳脫背影。但也真的想問:「下大雨,真的那麼值得高興嗎?」想必會得到一些有趣的答案。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