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事

一個人犯了事,要不給其他人所發現,非常困難。

不管他頭腦如何精明,手勢如何靈活,但就不是機器,便會出錯。就算有一個完美的殺人計劃,將它付諸實行,只要期間出了一個小問題,整件事情就或會因此以慘敗告終。

要逍遙法外,就必須毀滅所有和自己有關的證據。但是根本不可能,無論如何做,你還是確確實實的到過案發現場。這件事無法被推翻,是不論怎樣埋,怎樣燒,還是改變不了的結果。而在毀滅證據的期間,又很不幸會產生新的證據。

一個人根本不能做妥所有事。所以秘密進行時,還是要和其他人接觸。他們全部不再你的控制範圍以外,就算你有辦法較他們在你面前收聲,也難保他不會回家後對著狗說,跟老婆說,然後剛好又被做警察的阿華的四嬸聽見。

即使你把所有事情都完美的辦妥了,那麼你自己呢?你還是知道自己幹的好事,或者今後的日子,你會每天受良心責備,又或是給死者的家屬晚晚在夢中作無窮無盡的騷擾。你敵得過他們的心理壓力嗎?還有,不害怕自己百漏一疏,給調查部門查出甚麼來嗎?

畢竟,你所謂的完美,只是理論上的完美。而實際上,可能就是一個不停話的手下,一個未死的小女孩,就可以把整件事情都搞砸了。

除非你冷血無情,更沒有良心,這才真正有逃出天眼的機會。但少不免還是一日到晚活在陰影之下。難道還有人會對這種生活感到有無限的樂趣嗎?

所以,綜合起來,做人,還是不要犯錯事,更不要試圖掩飾!

Share

Pika-pika!

動車變動L,死傷枕藉。事件很快會變成一個謎。

有人說,出事的原因,是超人大戰怪獸;更有人說,這是國家地緣政治的陰謀,根本是某國終於培育出寵物小精靈,召出了比卡超,再用電光石火襲擊車廂。事件不排除和火箭兵團有關(果~然翁!)。

對於這些事,我只能說都有可能。而對於總理稱病不出,但同時又有人看見他身體健康的在其他地方亮相訪問,感到更有興趣。我堅信,總理沒有說謊,當中一定大有文章,而相信看過衛斯理小說的朋友,就一定知道真相。

早在廿多年前,衛斯理小說中就有講述瑞士的勒曼醫院,由驚世駭俗的醫療科學家團隊組成。他們的無性繁殖技術,可以為富豪和國家元首的身體各器官提供後備。後來,雖然被衛斯理大鬧一場所揭發,被迫放棄原址,銷聲匿跡,但在龐大的現金支持下,他們的技術仍然發展一日千里,甚至索性把總部搬到格陵蘭的冰原下。後來,醫院發展的複製人技術,已經相當完美──所以強國為領導購入複製人,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只要知道這點,就明白整件事情完全沒有錯誤,只有誤會。真.總理可能實在是病了,不能出席,但國事不可廢,其他較少的事件,就派出總理1號、2號……代辦。

真的假不了,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Share

【字由式之陸】一件今天的事

對於天天也在工作的我來說,寫一件今天的事,實在困難。

公事很多,但要值得提的,實在很少。或者我只得提提,今天我在樓下餐廳吃的干燒伊麵。

請先不要走,聽我說完。這碟麵,看似平凡,但其實內裡大有文章!!

這個干燒伊麵,只售$26元,但它很厲害的。首先,它名不虛傳。乾的,真的很乾,怕肥膩的大概會很愛這個麵,但也乾得幾乎吃不下。用筷子一箸夾起,碟面竟然連一丁點的油光也找不著,煮干燒伊麵煮得連碟面也那麼乾,實在很難得。同事D甚至說:「吃完,碟也很乾淨,更省掉了洗碗工清潔的功夫,實在為人類貢獻良多。」

除了麵夠乾夠強以外,它在餐牌上明明寫著是用燒的。但為甚麼我們吃的時候,是涼的?終於我們了解到,這就是傳說中的冰燒。只有這樣不用明火去燒,反而以乾冰烘焙之,才能做到這冰封十尺的口感。真想不到,小小一家餐廳,會有這樣的一個高廚。技藝如此出眾,何不參加「大廚出馬」,以驚世技巧現身?

而最後也不得不提,整個伊麵除了麵,以及幾塊寥寥無幾的菇類物外,再沒有其他東西。吃完這個,就同茹素一樣,肯定清心寡欲,進一度提升工作效率。我吃完,也只得歎息道:

「此食只應天上有。亦實在是凡人練仙的良品。」

說罷,我倆哈哈大笑。

Share

打字遊戲

「想當年」,在中學,多得人人愛戴的Miss Tai,在初中設Library課,她成功訓練了一堆Elite的打字機。

不理會我們厭煩,迫我們學正宗,考試測驗,默寫倉頡碼之餘,還有實戰,鬥快打字者則高分,其中的高高手,還會被派出去參加學界比賽。

在還沒有Angry Bird 的年代,可能你不會知道,為了打字,我們花很一部分時間沉醉在還是Dos畫面的「快快樂樂學倉頡」。不知道是甚麼,不打緊,那麼你至少知道Windows 95時在遊樂場有的一個叫「中文輸入法練習」。

那個遊戲好簡單,遊戲開始,中文字的磚塊丟下,只要你用輸入法把字打對,它就會止跌回升。隨著時間,磚塊的字會愈難,丟下的速度會愈快;一但像俄羅斯方塊那樣沒頂,就Game over了。

這應該是個現今沒有人會願意玩的遊戲。但我們那時,沒有甚麼娛樂,有時Computer Lab又沒裝其他遊戲,悶得發了瘋,就玩這個。

話說那時某位同學,打字速度每分鐘超過一百。有次他索性開啟了遊戲,便立即把速度和難度調至最高。然後等磚塊都疊至四五行高了,才一口氣把他們都打下來──

只聽見忽然來了一聲鍵盤的長響,連綿不絕,尤如響徹雲霄,竟令人想像到小龍女用左右互搏使出玉女劍那時劍氣轟然相交的聲音。然後在短短幾秒後,聲音戛然而止。急急定睛一望螢光幕:

一整堆字(已像個方陣一樣),完完整整,像一艘大飛船般,竟緩緩升空了!

【九華山上奇聞錄.一】

Share

見聞錄

除了正在連載的《OT劇場》,我想多寫一個有趣的系列,叫:

九華山奇事見聞錄

為甚麼有這個想法,是因為有天乘車出外,聽到兩位應該就讀中學的小女孩講電腦打字,即中文輸入。有個說在用速成,另一位則說用五碼,但兩人都不約而同慨嘆阿Sir打倉頡打到每分鐘六七十字,好勁。語帶仰慕:

「佢打仲快過我寫!」

但我暗暗的笑了。每分鐘六七十字?

打快過寫唔出奇,打快過講就真係癲。

以前在校,就很有些人物是這樣。

還有其他,發生令人O嘴的類似神奇事情真不少。理應略作紀錄,娛人娛己,引為紀念。

就此,先嘗試寫十八件看看。

Share

肥皂

最近Alpha 的英文台播Friends(老友記),雖然已經可以視之為「重播」(因為三色台老早就播完整個系列),不少人竟然在Facebook仍有提及,可見其受歡迎程度。而趁哈利波特大結局在影院上畫又再捲起熱潮,三色台亦再度重播HP3-5,一樣捧場者眾。為甚麼外國有那麼多受歡迎的故事系列,而香港在金庸、衛斯理收山後,卻後繼無人、乏善足陳的呢?

我和朋友X談起這個話題。他回答說:「那還不容易理解麼?」他說,即使哈利波特是在香港寫的,也不會風靡全球,因為,整個故事大概會變成這個樣子:

張哈利自幼是孤兒,殺父仇人是湯佛地,長大時便立志要為父報仇,就讀霍爵士魔法紀念中學,並和同窗衛榮恩成為好友。但不料兩人竟同時愛上班中的高材生高妙麗,哈利欲讓愛,卻被榮恩視作施捨,兩人反目。同時妙麗真正喜歡的其實是隔壁的馬份,馬份知道哈利天資異乎常人,又和自己爭奪妙麗,竟起殺機……其後哈利無意間發現當年父親被殺的真相,震驚不已,決定轉投湯佛地的陣營,和榮恩及其一家一同爭奪學校的股份和經營權,哈利利慾熏心,不能自已,不惜以身試法,不單對昔日的恩師同學痛下殺手,甚至竄改校長鄧不利波的遺囑……

而就在這時,妙麗被證實有孕,晴天霹靂,亦同時發現當時佛地魔、哈利的父母親占士和莉莉原來當年有一段不可告人的關係……

朋友X望了望書展開鑼的新聞,還更絕的補充一句:

「飾演妙麗的Emma Watson,現在是高材生,名牌代言人,名演員,年輕的潮流模範。但如果她生在香港,要出位,大概也得和這些女孩一樣,做o靚模,又食這樣舔那樣吧。」

高,真高。三言兩語就把香港的文化表露無遺。

Share

【字由式之伍】學校(下)

必經之路

我們經過教堂邊的小徑,來到教堂門前[5],是一小段往下到學校大門的樓梯。這時應該已經有不少學生在此沿著大斜路回到主翼上學去,我們跟著他們一起,便會經過籃球場,一個如正規大小的草地足球場[6]。時間關係,回到主教學樓的另一邊,我們就不花勁再走另一條路到新教學樓了。一來,那邊我並不熟悉;二來,那裡還有游泳池、石地足球場、網球場、多媒體室、音樂室等等等等。一一介紹,得很花力氣呢。

回到起點,最愛還是那可通往禮堂的露天停車場,雖說是停車場,但不是週日的彌撒,使用率極低。不去非州的大草原,你也可以在這裡高舉雙臂,感受只有天與地的感覺。黃昏時,萬籟沉寂,飛鳥歸巢,四下無人,天色燒黑了半處,浮雲一片橘紅,微風吹拂,其感受妙不可言。以往只顧在Speech Day禮成後和其他人一起瞎喊[7]?不要緊,找天回去試試吧──

對華仁仔來說,這裡應當永是我們的家。

[5] 教堂前的耶穌像,以及Fr. Naylor 經常掛在口邊的對聯,一同面向大門外的火車路,很有點救世主的氣派,相信是在校的師生,一定印象極深。

[6] 以普通中學的範圍來說,單是這處就已經大得教人目瞪口呆了。

[7] 畢業典禮後,一起聚集在禮堂外唱校歌和叫口號,也許也算是學校其中一個「傳統」?不過口號式的東西,其實也不是太過癮就是。

上回

Share

【字由式之伍】學校(上)

中學校舍倚山而建,以京士柏山為鄰,四處草木茂盛,略遠市區煩囂,是好地方。

早上沿窩打老道,橫過真義里後,便可走小路拾級而上[1],直到西閘門前。甫進入校舍,眼前是略帶田園色彩的石路[2],以及一大塊綠油油的田圃。正中,一株大樹拔地而起[3],如車蓋般伸展向七時多的晨光。順著枝葉遠望,亦是一處又一處的樹木群,濃淡疏密,四處錯落之餘,卻與建築物融洽並存,彷彿一切都無心插柳,卻又渾然天成。

面前的教學樓,地下無門,紅磚地,兩邊完全打通,可看成一個小小的有蓋廣場,如果時間還早,你或可看到晨運客在這兒耍太極,練長劍。在此穿過向左,便到主翼和偌大的露天停車場。除了通往樓上的課室以外,其餘地方一律無遮無擋,四通發達。我們繼續向前走,越過主翼,經過另一處草坪,便來到大教堂聖依納爵堂的背後[4]。

美好的校園時光

你會發現,這家學校,除了在完全密封的室內,你在外面都可以欣賞到令人真正心曠神怡的景色(不是將軍澳那種)。周邊是連綿不斷、縈繞著校園的翠綠,教堂和建築物不高;頭頂之上,又得以欣賞一片如水般清麗的蔚藍。難怪很多學生都以此為家,常常放學後,課外活動完了,也不願意走。因為大家久而久之,對此都孕育了種難以忘懷的歸屬感。

[1] 這七十二級樓梯(可能記錯數目),讓我們在上課前先熱熱身,鍛鍊腳骨力。想來多年歲月,每天上落數次,對身體健康有所裨益吧。

[2] 這是條古路,凹凸不平,有時濕氣較重,加上早上露水沾溼,行走時還得小心翼翼。不知現在終於修好了沒有?

[3] 是師生在多年前一同栽培。有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之意。

[4] 以前這裡還有兩棵高聳的杉樹,幾乎是我們學校的其中一處「地標」,可惜其中一棵之前卻因打風關係倒下了,令不少師兄弟惋惜不已。學生會,其他活動室也在於此。

待續

Share

面譜大戰孤高

Google+ 硬撼 Facebook,這場社交網絡的霸主之爭,有世界大戰Feel。

因為自己身邊用的人還不多,所以Google+感覺上實在還是有點「孤高」。它勝在版面簡單清新,圈子的概念也能進一步把相識分門別類。加上勞什子東西極少,沒有煩人的廣告或者遊戲彈出的各項邀請和Newsfeed,也屬吸引人之處。Facebook一向給人的印象是極多元化,尤如另一個世界,應有盡有,可惜改版極頻密,加上Bug極多,出現錯誤的機率極大,網上安全又備受質疑,Google+現在以改良革新兼而有之的救世主姿態出現,不是沒有吸引力的。

不過,Facebook羽翼已豐,整個世界都鋪滿了它的蜘蛛網,要擊倒它恐怕不太容易。況且一山不能藏二虎,有兩個Account,得跑來跑去,Login兩次,重覆做類似的事看相同的東西,也實在不太方便。我認為Google+應該盡快推出絕招搶客,例如:

  • Invitation++:根據現時的Facebook網絡,自動發送Google+ Invitation,如果成功,自動放置到新Circles,保留原來Facebook的Friends list;
  • Circles++:現在Circle沒有大小優劣之分。雖然一個人可以放進多於一個圈子,即重疊,但不斷Click也好麻煩。能不能有Sub-circle(即大圈包細圈)?在管理很多人的時候,也許會方便些。
  • Privacy++:最好更改權限全部有紀錄,並以一頁放置,要再改變時也可以一次過做完。Facebook現在那樣要東改西改,完全沒有系統,很令人頭痛,索性不做算了。
  • Profile++:忽發奇想,可不可以不同人出不同的Profile?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這很符合現實世界的要求呢。

希望Google+多d人用啦。說實在,我玩厭Facebook很久了。XDDD

(BTW 如果有興趣用的話,又沒有,可以留言 / 電郵給我,我會發Invitation給大家)

Share

人一生中,究竟花多少時間等待?

譬如,偶爾到商場裡走一圈,就知道,很多人雖然都像在處理不同的事情,但其實都一樣,說穿了,都在莫名其妙的,等。

有些剛是看他們的動作,就明白了。買東西的,聚集在櫃位前,正在等付錢;有的還未拿定主意,但卻要試衫,又甘願在長長的人龍中等;有的在餐廳外等候入座,有些在戲院外拿著戲飛等候開場,有些更無聊但卻每天都做的,在等升降機來。超級市場的售貨員一臉心不在焉,手指在打圈,明顯在等放工;少女穿戴誇張,花枝招展地左顧右盼,明顯在等她的淘伴。

就算其他的人只是閒閒的走過,沒有明顯在做些甚麼,但只要夠開了天眼,你也一樣清楚可以感應到,他們亦是同道中人。剛失戀的她,正等待第二春,遲來的告白和長吻;剛失業的他,卻在等新公司招攬自己的消息,期望事業重新起飛,再創高峰。至於絕望的人,大想頭點,就等世界末日,飛碟來迎接他。

有人在等機會;
有人卻只在等運到;
某某在等辭官歸故里;
誰人又等著大展拳腳。

一切都是等等等,等了個時光飛逝,等了個沒完沒了。有時候,我真想問:你還在等甚麼?那些東西,究竟是不是有衡量過,真的那麼值得你去等?還是只是人家等,你就等?

想清楚,你的一生難道就只有等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