噴泉

商場裡有個噴泉,是不錯的。

雖然這可能不合乎甚麼成本。地方霸佔了,不能放租賺錢,只用來莫名其妙的噴點水,也要高壓水泵,換句話說也得花不少電。但我時常相信整個商場的氣氛,或者說這個商場會否成功,多人去逛,有時就會因這樣的一個噴水池而成為關鍵。

有流水的地方,象徵著有生命,它就這樣放在一處,自然而然會活化旁邊冷冰冰的雲石磁磚,沖淡了現買現賣商場的那種俗不可耐的名店銅臭味。不單如此,小朋友愛看流水淙淙,喜愛圍著它奔跑歡呼;大人也貪它一個圓圈,總有些地方可以坐坐,稍事休息。在商場中,提供休息的地方很重要,不然的話,有多少好看的東西也沒用,走著走著,累也累死了,不如回家算數。

於是人群圍著噴水池,漸漸形成一個群體,彷彿就像一個部落似的,就好像新市鎮剛剛萌芽的階段,其他人看到又會慢慢的被吸引進來一樣。噴水池給人一種很舒服和階的感覺,有人拿著薯條,有人喝喝咖啡,有人看看剛從書店買來的新書;更多在沉思、閒聊,又或者情人互相依偎。總之,大家坐在下面,如同在郊外的大樹下乘涼一樣,有異曲同工之妙。這是噴水池的魔力,原因,說不出來。

最近天氣更熱了,吃飯時間,大家都不願出外。走過置地的水池,甚至通通坐滿一圈,插針不入。好像候鳥似的,吱吱喳喳,真有趣。

Share

機密

秘密不同於機密。

秘密雖然只應在自己心底裡知道,但到最後通常都落得在親友之間互相分享的下場。這是本著道義去遵守的君子協定,所以沒有任何約束力。

至於機密,通常只用於公事方面,絕大多數和個人私事沒有關係。總之那些東西你知道,就不能對外公開,損害公司的利益,不然便會受到處分。通常文件都會分成不同的類別:例如關於人事的,是限制級(Restricted);再上一層,就是一般所說的機密(Confidential);至於沒有多少人能夠知道的,就是高度機密(Top Secret)。

不過因為和自己切身沒有關係,所以信守機密,是不是真的會比信守秘密來得嚴密,真的無人知曉。尤其是當你手上通通都是機密文件的時候,根本不能每一樣都作甚麼加密處理,於是只好照樣散落在檯上,然後通通鎖在辦公室內就算。總之,別把它們帶出街外,就行了。看醫管局甚麼的,常常把東西放進USB手指,然後就出事;由此可見,不把東西帶出來,其實還是十分安全的。

畢竟洩密是大罪,所以當放在首要的時候,甚麼東西都要讓路。所以,現在機密這個詞亦十分普及:總之不想交代的東西,通通就列作機密,那就可以很方便的迴避所有問題。相當這個做法會深受各公司的管理層所喜愛。

Share

記憶

最近有點冒失,做事經常不記得。明顯,這又是少年腦退化症的明顯病癥。

例如上星期四的文章,本來都寫好了,但是在Word打好,貼上這裡,卻竟然忘了按「呈交」的按鈕。還要一直也沒有發現,以為已經搞定,但過了一會,回到主頁才發現:咦,文呢?

本來Copy and paste的話,再貼一次就好了吧?但是原來已經給其他片言隻字覆寫了,不能再照版煮碗。而自己最愛一揮而就,連儲存也嫌失事,索性寫完直接就把Word關了。於是五百字就此石沉大海,音訊全無。

抵死,我也得承認。但我又不喜歡把想到的題目再寫一次。一來好麻煩,二來一想到就寫出來,感情才真,再寫一次已經覺得沉悶,怎麼都不滿意。所以索性現在,開天窗算了。算了,本來寫完效果就覺得不怎麼樣,這大概是天意吧(有甚麼事就賴到那裡去就行了)。

「最近記憶力愈來愈差了。」我抱怨。

「誰人不是?到這個年紀,記憶就開始急速消退了!」朋友說。

「為甚麼你那麼興奮?」我驚訝。

「腦裡面裝少一點,人輕鬆一點,頸痛也大概沒有這麼明顯了,是好事!」他一臉認真。

Share

【字由式之拾】我的口袋裡

我的口袋裡,經常沒有錢。

但人家總不相信,我口袋真的沒有錢。

甚麼口袋?包括衫袋、褲袋、背囊袋、環保購物袋呢?

都沒有。但我問朋友借,他們總是不相信,只是訕訕的笑;後來,更漸漸的疏遠我。

銀行說我沒有人工,戶口又沒有多少錢,信用卡也申請不了,借甚麼錢?

他們說這裡不是善堂,真的有需要的話,去找社會福利署!

終於我走到了社會福利署。但他們說我不合乎資格。然後還笑:

想不用資產審查,等到七十歲好了!時間好快過!

於是我口袋裡,還是甚麼錢也沒有。

但我口袋裡,有一把瑞士軍刀。

但是回到銀行那一刻,我沒有舉起它的勇氣。

於是,我只是高叫了一聲打劫,希望他們給點錢我,放在口袋裡。

但,甚麼都完了。

我口袋裡,結果,到頭來,還是甚麼都沒有呢。我倒下時,最後只得這樣想……

翌日報紙小版標題:失業漢到銀行企圖行劫 被守衛開五槍轟斃。

Share

用語

其實從日常的辦公室會話中,不難看出大家所受壓力都極大。不然,怎麼除了講粗口以外,其他常用語亦一樣充滿了語言暴力?

【掟】
正體廣東話字不明,總之,意思是投擲,例如「掟出去」指把某東西丟到外面。但不知由何時開始,同事間一切的工作,都不用一個普通的「俾」字,偏偏要用「掟」,很有高空擲物的危險意味。「你將壇野掟左俾阿邊個未?」如果此句由老細說出,更有一種難以言傳、大石壓死蟹的霸氣。

【Chur】
這個字早有介紹,詳細情況見另文。「Chur 黎Chur去」,簡直聽起來像被掉進了攪拌機一樣,死去活來。在公司,不單可以Chur人,甚至連打印機也可以Chur。

【捽】
這個字和「Chur」十分接近,在公司用語裡都有被迫害的意思。如果Chur代表全方位,捽應該更加顯示出那種「由上而下」的味道。明句「一隻手指已經捽死你」,彷彿生命只是螻蟻,即使在一隻手指下,也難逃一死。再加一個補充附注:Chur我們會用Chur爆;但捽,是叫捽死。哪一種下場好過些?任君選擇。

【死】
這字經常掛在口邊,長輩會覺得很不吉利。以前,在喜慶節日,一時說漏了是要掌嘴的。不過好了,現在時代到底不同了,大家都暢所欲言,某某做事偷懶不認真,固然死;誰誰給公司辭退,又是死;沒有懂得人情世故揶揄老細,亦是死。總而言之,一天到晚都聽到其他人在說死死死。我睬!

如此辦公室環境!

Share

擴散

我不談政治,是因為不懂。但是關於港大的事情,可以講個故事:

一處地方之所以獨特,是因為它有獨特之處。這當然是廢話了;但是要知道一處地方,或者一個人,要有他們獨特的地方,然後鶴立雞群,這不容易。即使本來有,只要不好好保存,這獨特之處,就很快被洗擦淨盡。就好像一盤墨汁,加一滴清水,那滴清水也很快也會變成墨汁。只是,你不會說這叫同流合污,沆瀣一氣,因為中小學生都知道,高濃度的東西,就會向低濃度那邊擴散。液體如是,氣體如是,就像風,也是由高氣壓,吹到低氣壓一樣。這是常理,是科學,是定律。

那麼,如何保存那滴清水呢?很簡單,把那滴水,放進同樣大小的玻璃球,然後再掉進墨池。這就會成為那滴水的獨特之處。客觀地說,那顆水,在墨池中,如有光線照射,會閃閃發亮;主觀地說,你可以說它很漂亮,但同時,也可以說很礙眼。所以嘛,喜歡的人在時,看見這個情景,當然開心得緊;但到不喜歡的人來了,便會覺得有礙觀瞻。於是他到最後,就會忍不住,把那玻璃球一下子敲碎,然後叫道: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正所謂佛祖也說過:如何令一滴水不蒸發,把它放到海上,現在水回到墨池,才算真正的回歸,天下才真正一統。甚麼獨特之處,好與不好,主觀願望罷了,和客觀現實不符!

所以水滴也變成了黑色,理所當然。覺得悲哀嗎?也許會,尤其是身在其中,大家指指罵罵,也實在是太像悲劇中的人物了。

Share

離婚

拖拖拉拉,搞了那麼多日子,那兩小口子的離婚聲明終於出來了。

大家也已經看這場鬧劇看得太累。一開始劇情如此鋒迴路轉,主角固然一向演技都獲得肯定,配角閒角又如走馬燈般各自登場,一時又說情已逝,一時又說有復合機會,大家都精神抖擻,每天自當揭娛樂版「追故」,看個津津有味──

想當年,長壽劇真情一開始也有很高收視的。當鄭子誠壞事做盡,最後被亂槍掃射時,好像還有四十點收視呢。但去到一千集,真情成為「看電視真慘情」的縮寫。嘩天天看善姨叉燒炳食飯,畫面幾乎集集一樣,不嫌煩的人,精神大概很有問題吧。

現在這單新聞也一樣。當連環圖也幾乎畫出來做出了全版的Summary已後,整件事正式無以為繼,大家受到連日的疲勞轟炸,亦一早疲掉油掉,所以現在宣佈一出,上Facebook status 找個msg 提提這件事的也沒有。想必除了娛樂版的記者以外,繼續如同看伯南克講話般斷句去咬文嚼字,看看還有甚麼可以穿鑿附會外,其他人相信都不會感到興趣之餘,甚至只會大大打一個呵欠:

哦,終於完了!然後逕向其他「認為不會離婚」的同事收取打賭的彩金。最慘的是他們的下一代,不過也沒有辦法。或者,他們一樣會過得很開心,不過那已經是另一個故事了。

Share

可取之處

生果日報近期刻意走偏鋒中的偏鋒。人家怎也不會考慮放上頭版的,偏偏它就要大造文章。不過,若然你能夠徹底了解現在看報紙也要像瀏覽某些網上討論區一樣,「認真你就輸了」的話,這其實也沒有甚麼不好。畢竟娛樂性豐富嘛,大家都在賣假新聞的了,賣得比較好笑也較荒謬絕倫的,當然仍然佔優,讀者也會追捧。一個扭曲的社會,就會出現扭曲的受歡迎方式。

譬如說有媽媽強迫令女兒學英文,背生字,說簡單會話,標題「虎媽特訓,兩歲半女曉千個英文字」,我那時第一個反應,除了是「關我Car車」以外,大概只能在心裡哈哈大笑(因為那時在公司,忽然瘋笑起來,未免嚇人)。難道今時今日,這些事情,還值得表揚嗎?強迫一位幼童甚麼都不做,學曉千個英文字,有甚麼了不起?真不知道她除了「英文了得」外,是否也曉唐詩宋詞,而且已經寫得一手好書法呢?

兩歲半,不是玩玩擦子膠,看看電視,傻笑幾下,反而那麼快就要投入思想教育。真是鐵石心腸,嚴母典範。不知呀虎媽,將來想女兒幹出些豐功偉績呢?背生字,我看見那時家兄考美國大學讀SAT,一張張flashcard般記入腦,想也覺得變態兼心裡發毛,但小女孩現在就搞人體鍊成般的禁斷練習,甚至比我哥早十四五年。這樣下去,不如三歲背康熙字典,五歲背Wikipedia囉。這樣做,真的會成為偉人麼?

生果日報還引所謂專家說,這樣的教學方式,有「可取之處」。真是廢話。甚麼東西沒有可取之處?可能他的潛台詞也是說「……但亦有不可取之處」吧。這些訪問,真的有可取之處。

Share

中文課

會考既然已經沒了,說說我們以前準備這個考試的中四中五中文課,應該頗有趣。我們有幸得到B老師執教兩年,簡直只可以用樂也融融來形容當中的情況。

B老師教法極之針對性,理論實戰並重。中文,他一樣照解,但是在會考要怎樣答題,亦花時間大幅講述,甚至以他自己的私伙測驗補充題作強大後盾。我當時已經堅信,有B老師的講義,甚麼天書,補習,都是多餘的。而如果天下之間都有這麼多我們的教師在其他學校存在,相信現代教育也不能在現在上市,只能懷古惜今,嘆一句:悲呼!

記得當時,接近學期尾的模擬考試,我們還剩下西西的《店鋪》和莊子的《庖丁解牛》。時間不夠了,但是B老師給是一直成竹在胸,終於到開新課的時候,他只在黑板寫上店鋪兩個字,然後講了句:「大家都知道,上年呢一課書其實係出左一條全題17分既讀本問答,所以根據往績,考試局再出多次既機會係接近零,所以我建議飛左呢課,直接教庖丁。同學如果反對,我對都可以睇下教完下課之後剩番時間點再決定。」

全場歡呼。當然,結果當年會考完全看不到店鋪的蹤影啦,找家士多也沒有。

B老師因為教學效率太高,所以更多時間其實只和我們分享他的生活趣聞。他稱這個改不了的習慣為「放紙鳶」。他經常強調,如果有時話題真的扯得太遠了,我們便應該幫他把玻璃線拉回來,但也當然,我們從來不會這樣做。況且,B老師常教的做人處事內功心法,例如,「恆真句的使用」,「迫埋牆角」,「包埋大家係同一個圓入面」,到現在仍然極之有用!

這不是中文課,簡直大中華文化的現代教程!

【九華山上奇聞錄.三】

Share

【字由式之玖】是日晚餐

是日晚餐,我們吃叉燒。

香港很有些家庭,在家吃飯,會「斬料」。這是一個有濃厚本地色彩的口語,所指的幾乎肯定是到燒臘店光顧,叫一些肉類的外賣。我們不會將到超級市場買金妹牌香腸說成「斬料」,儘管那同樣屬於加工食品;至於到燒臘店外賣一盒芥蘭,也同樣不能這樣說。這個「料」,無疑為加送而設,一定要夠分量。

「斬料」,一定要地點人物,同時配合。在那家小而狹隘又勉強堆滿了堂食廿蚊飯桌子的地方,燈光黃黃,空氣泛著各類肉味,一個披著一身油污圍裙的中年佬,他滿面油光,一邊聽馬,一邊手起刀落,劈開叉燒油雞叉燒紅腸,順手用中國古式的秤錘草草一秤,然後快速掟到一張薄紙上,放進發泡膠盒中,唯恐你知道他呃秤那樣,收錢,再找給你髒兮兮的廿元零錢,這樣,才算勉強合乎規格。最好,鋪邊極近馬路,不斷有巴士貨車呼嘯而過,排出一堆廢氣,路上還有幾個正吸煙的阿叔行過,整件事情才算真正完美。

不過話說回來,我其實不太愛吃叉燒,因為它真正好吃的時間太短了。大概只有剛從明爐燒出來的十數分鐘,肉汁仍豐,質地嬌嫩,味道甘香而濃郁。但一冷下來以後,如果本身肉就不怎麼樣,便會變得堅硬如柴。試想想,叉燒是那麼厚的一塊肉,硬起來真的嚼也嚼不動,慘過趙香口膠。壞的叉燒最容易看,不論肥瘦,紋理極粗糙,如同沙紙,筷子夾下去,毫無彈性,死氣沉沉,一如香港人。至於原本晶瑩的暗紅色圍邊,更會變成了腐屍一般的紫黑色,彷彿那是中炭殂死的。吃叉燒,實在得冒很大的風險。

那麼,究竟我是日晚餐的叉燒,怎麼樣呢?哦……不記得了。XDD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