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如果十年前那一天,你不是身在紐約的話,整件事說不定對你來說,只像看了套電影。

電視上的畫面有多震撼,相信你也不會有切膚之痛,更說不上感同身受。我們永遠不能知道涉事者在當時,究竟有多絕望和覺得有多恐怖。我們說穿了,不過是千里之外的局外人。

但很多人還是會在這一天後,一下子長大了。有人說過,沒有經歷過戰爭,就不算成為大人,因為你沒有親眼目擊到死亡。

只有知道死亡,才知道自己怎樣活下去。真理之門打開過,你就知道整個世界究竟怎樣運作。

說穿了,這就是絕命的二分法,只有生,和死。

反恐戰爭期後開打,來到今天,十年了,奧巴馬才努力地宣佈會按部就班地從阿富汗撤軍。

不過當中究竟又死了多少軍民,又是九一一死難者的多少倍,那又是一個令人覺得難過的數字。

如果你問我在中四的時候,從九一一學懂甚麼,那就是,和平得來不易。

一天睜眼起來可以吃早餐,其實不是甚麼必然的事。之前學的歷史,也在我的腦海有了新的定義。

中西的歷史莫不是用血寫成。直到現在,戰爭還是不斷。在時間軸上,就算不是饑荒,隨時每秒也有人因為搶攤而死,這些情況簡直是俯拾皆是。死的人之多,相信所有人都麻木了,每一天都過得感恩。就好像多活了一天那樣。

九一一死傷甚眾,但相比起其他所謂轟轟烈烈的歷史事件,死的人以倍數計,難道那些又不是人命嗎。

我們覺得嘩然,有可能只是覺悟太少。

說不定你找個八九十歲的長輩,他會說,後生仔,我們整條村給日軍燒掉時,也是這樣。

除了傷心,悼念,唉聲嘆氣以外,這也是自身修為的問題。以整個世界觀看回來,也許,不能太膚淺。

所以,有時在街上看到幾個小鬼頭,為了一部iPad而互相扭打的時候,我不敢問一句,究竟九一一對他們,又有甚麼意義。

或者,還是討論Angry bird 會比較現實點吧。就單是這樣,這樣的十年,再追悼多一兩個,對他們來說,其實作用不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