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U率

有人進去一家小學,問校長:「大學入學率如何呀」,身為一介草民,究竟應該有甚麼解讀,才算最恰當?

「這個人是個不折不扣,如假交換的白痴!」,相信是直接了當的想法。百分之九十九的普通人一定會這樣片面,但當然沒有那麼簡單--如果是白痴,怎可以當一市之首?況且這個城市,還是飲譽世界的國際大都會,選人始終還是有點質素的--於是你把這個猜想迅速打消:不,一定不是這樣。這個場合,這樣不經意故作戇居地問一條如此莫名其妙、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一定另有深意。

例如,他想一洗官潦的因循作風,於是故意一劈頭就搞爛Gag,看看對方有甚麼反應。如果對方一時呆若木雞,他才從容不迫,拍拍對方的肩頭說:「哈哈哈,我講笑渣,認真就輸了!」藉此散發政治風采,贏取民心,也不是沒有可能。但他千算萬算,怎麼料到校長竟然只是頹答:「我呢間係小學黎渣喎」,唏,真的是一點幽默感也沒有。結果,撞牆失敗了。

又或者,其實他想帶出了現時教育制度的失敗,曲線把矛頭,直指政府。要知道現在還沒有小學到大學的一條龍服務,單是中小學的連線成功,這些辦學團體就足夠家長爭崩頭。另外,小學殺校,大學卻增學額,但同時,在港出生的小童又愈來愈多,林林總總的死結,想不到原來就包含在這條似對非錯的問題之中。高,真正高。多得他的幕僚,才有如果精彩的台詞,可惜知道深意的人不多……

如果我是對手,我會很震驚,竟然遇到這樣的高手!只得抹抹手心的汗,笑一笑,心想,這樣較勁,才有意思。可能增建公屋單位的籌碼,下一次再推出去,恐怕要十多萬,才足與之抗衡。我們有生之年,見到這樣的選舉,真的不枉了。

Share

霸這個字,最近用得很濫。

中學教的,霸者,以力服人;王者,以德服人。所以,霸所衍生的詞語通通不好:例如霸道、惡霸,都有強搶的意味。而最近最興講的,自然是霸權。社會上很有些人認為,不公平的現象好像愈來愈多,所以所謂的霸權也一個一個的出現,再交給傳媒無限複製。先來的是地產霸權,因為大家都付不起錢買樓囉;然後是超市霸權,因為他們總是在加價,壓榨市民囉;最近一單新聞,甚至是可樂霸權。想不到連喝可樂買可樂,也可以變得那麼不堪。

不過可能是「係又霸,唔係又霸」,有些人似乎直覺得霸字是正野。剛剛無聊,電視正在播體育世界,講中學的學界游泳比賽,本來大家切磋泳術,貫徹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精神,是一件好事。不過某校贏出了總冠軍後,學生照例又要高叫口號一番,其中有幾句,正是:「十九年霸,唯我XX」我聽了,幾乎要把剛喝進口的茶盡數噴出,嘩,咁威,不如再加一句「千秋萬載,一統江湖」吧。歷史上有名的霸王,一時風光,最後卻要自刎於烏江,慘淡收場的。加上這一句,至少可以權當買個令人心安的保險。

其實改稱「XX稱王」,又或者變成「十九年冠」,不影響意思,又可以得體一些,為甚麼非要用「霸」字不可呢?不過,別說這些掃興的話了,誰還在乎呢。嘿嘿。

Share

戰場

都市人真正的戰場不在辦公室,而是中午時份,在橫街窄巷,車水馬龍之中,大喊:今日又食咩好!二三十蚊既飯呢!!

自從搬到綠州中的沙漠以後,工作時要受裝修噪音、失控冷氣等等的煉獄式折磨,是故午飯時間,大家爭相逃離現場。但好不容易脫出,又要為光顧甚麼食肆而煩惱。近的,全是快餐,當然無啖好食,甚至你想食都無得你食:

大家樂長期被一大堆上班一族簇擁著,單是買單,等常餐,等燒味組成的三條巨型人龍,已經令人望之而卻步。隔壁肯德基老麥,人數較少,但你受得住一星期五天都吃炸雞薯條的人類極限大挑戰嗎?

超級三文治,五六十元吃個包,當然不能接受,意粉屋價錢更貴,也不會吃得飽。那怎麼辦?對不起,你已沒有其他價廉物美的選擇。上茶樓吃點心,動輒一二百元,雖說投資失利,俱俱一點錢算得上甚麼呢?但明明以前那一點點的餐飲開支,現在激增四五倍,怎說得過去?於是死命的,每一天,由金鐘慢慢的龜爬到灣仔去……

為的只可能是吃個吉野家。

有次下班,在地鐵聽到其他部門的同事對話:

A:「你最近去邊度食飯。」

B:「無呀,都無野好食架啦附近,索性咪搭一個站返尖沙咀食囉……」

我抱頭,過去一程要$9,來回都要$18啦!咩世界,係咪要趕絕我地呀!

Share

那些年…

以前在大學,我對甚麼通識課程所不斷提倡的獨立思考、反思很不以為然,甚至嗤之以鼻。因為整件事情好像很戇居:像吃飯上廁所睡覺這些事,不需要經常提在口邊。所以我有時看到一些甚麼研究社會課題,Present 了一大輪,幾百張Slides,然後結論就是我們要在這件事裡多作反思,要有獨立思考,我便會在心裡大笑:

「記住喇,吃飯是重要的;每天要吃飯,然後上廁所……」

獨立思考是很簡單的一回事,我以為。這並不代表永遠都要憤世嫉俗,力排眾議,做質疑大師,而是凡事最起碼也要自己看過接觸過,有個感覺也總好過一念虛空就全盤接受。名言說,沒有夢想和鹹魚沒有分別,但是甚麼都想就跟著做跟著說,甚至不是鹹魚,只是個應聲蟲,或者一臉惘然,要死命跟著大群眾也有安全感的羊群。這樣的話,鹹魚看起來始終是梅香,是馬友,可能還要價值和矜貴一些。

但是我看最近社會潮流的走向,才恍然了解到,原來不斷大聲疾呼叫人獨立思考,是需要的!例如,人家說安Line,便安Line,這本來沒所謂,試一試又何妨;但你知道究竟裝的是些甚麼嗎?然後人家說安Line 有問題,便立即驚控地把它剷走。你使用任何東西前,難道沒有看清楚說明書?看到安裝合約條款,便click agree,和簽重要合同看也不看就簽名有甚麼分別?

然後最近一套戲忽然間竄紅,在香港,人人都奔走相告,甚至個個都樂意幫它免費宣傳。大家不論寫甚麼,作甚麼Slogan,想甚麼Heading,都不用想了,就用「那些年」開頭,一切便會好。那些年,我們一起開的Cafe;那些年,我們一起輸的股票;那些年,我們吃的公仔麵……就好像無間道年代打後,甚麼人都要上天台講數一樣,這種像惡性腫瘤般莫名散播然後又驟然告終的熱潮,令人很厭倦。

想回來,那些年,算不算大學通識教育的失敗?大學通識都失敗,中學會不會一樣失敗?

Share

【字由式之拾伍】十五十六

中文有時很奇妙,而且不可解釋。十五是數字,十六也是數字,兩者都沒有甚麼特別意思,但一加起來,卻代表內心忐忑猶豫,夾在兩個選項之中難以抉擇,進退失據。

人一生十五十六的時間實在太多了。例如考試時,最討厭遇上這情況:多項選擇題裡五個答案,用Method of elimination 去掉了三個,偏偏剩下其餘兩個答案,看起來都正確。填了A,再看看B,又覺得B是正確答案的機會更大;於是擦掉A,重新填上B,但再想想看,愈看愈似,好像A才是終極正確答案……於是正邪交戰,弄個七竅生煙,一直到老師宣布考試時間結束,才得以解脫。

但通常最後改掉的,都不是正確答案。「怎會是B呢,那個答案明明就是A囉,很簡單。」通常高手同學這樣告訴你以後,你便會很想找個結結實實的石屎牆,然後低頭猛衝一撞,了此殘生算了。其他十五十六的情況如下:

  • 我很喜歡那位女同學,但和她瀕臨分手的男朋友,卻是我的死黨。十五十六,我應該趁機橫刀奪愛,還是繼續玩默默守護懶偉大?
  • 我明明在賭檯上,底牌是吸手A,外面還有一隻,已是三條;對方竟然花面,他大我一千萬。十五十六,去,還是不去?
  • 恆指衝上一萬九千點,我的熊證已經蝕了一半,但是人人都說股市快將再度回頭探底。十五十六,這樣的投資,放,還是不放?

一條路自然直接了當。兩條分岔路再煩人,但也許亦因是這樣,生活才多姿多采,正如:iPhone 還是Android?XD

Share

【字由式之拾肆】最近買的一樣東西

辦公室毒氣充斥,大家為此絞盡腦汁。

之前買了一包竹炭,有用,但還是覺得不夠;終於,我們公司仝人,組成了一團,由同事E做代表,索性一口氣向旺角花墟買入十幾二十株盆栽,作綠化及消毒之用。

我買了三株吊蘭,兩小一大。這種看起來毫不起眼的無花植物,葉子細長,末端呈針形,中線偏白色,一株好多塊葉子從中間長出,看起來像一球球噴水的噴泉一樣。普通得來,又帶一點爽直的可愛。

同事E說,這東西不但極粗生,無需太多時間打理,而且聽聞他們,可以吸收裝修氣味,甚至甲醛!這很合乎我們的終極目標,不過實際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但是相信,心理作用是一定是有的──因為買了不夠兩三星期,大家都一口咬定說,空氣真的清新了不少(雖然沒有人可以為此提供實質的數據證明。)!

關於這個最近買的東西,還有兩件瑣事值得談:第一,經過格價,灣仔的花檔價錢是68元,在旺角,竟然只賣十多塊。食水之深,令人震驚,租貴也不見得差那麼遠吧!第二,我和同事H談起打理盆栽的問題。他臉如死灰:

「間中淋水,都好麻煩……」

我:「下,一星期兩次渣喎……」

同事H:「都好煩……不如快整死佢地算。」

我:「O_O…」

P.S:圖片遲點再補上吧。

Share

選戰

特首選戰,相信是全世界上最吊詭的一個選戰。

沒有人肯宣佈參選,亦沒有所謂的內閣,班底,基本上其實甚麼都在黑箱中,但卻有所謂的疑似候選人;而根本大部分的市民都無法參與投票,只能仰望上面像天神一樣的戰爭,但是新聞謠言卻滿天亂舞,天天有新野爆,像足娛樂圈C1的八卦頭條。不知局勢者,還以為不在選一市之首,而是選港姐。

雖然,大家看來都很老實回答,那個候選人適合,到最後當然要看政綱。但是緋聞事件接二連三爆出後,即刻又有人說要他老實澄清,向公眾交代(有用嗎?),又有親中陣營收到可靠消息道,阿爺知道有這樣的一回事後,據聞怒極拍檯,幾乎連酸枝桌上那杯極品龍井也打翻了,可見唐唐現在其實處於劣勢,咁話。政綱甚麼的,先拋諸腦後吧!

多年前名驅金沙寶大熱,獨贏賠率低至一點幾,但最後竟然ball-out斷腳還遭人道毀滅,令不少馬迷一日間傾家蕩產,前車不可不鑑;相反,振英哥民調上竟然一鼓作氣,轟上第一位(為甚麼?這是不是叫水兵鬥水蟹effect?),又好像打通了南北天地線,已經無人防礙到他入閘出跑,自然意氣風發之至。甚麼八萬五,最低工資,當初被人唾棄的政策,今日通通成為他頭上增添聲威的光環。

下年三月選舉,現在已好戲連場。相信即使遲點有人上七星壇上揮舞北斗劍,披頭散髮為香港祈福,然後天建甘霖,黎民感激流涕也好;又或者地盤上忽然掘出一個古物,竟乃盛唐時產的五色彩陶,有紫荊花式樣,甚至有詩云:一代盛世,皆至唐起,然後士人大呼天命所歸也罷;屆時我拿著AM730,喝著熱奶茶,夜晚開著OT看這些新聞,都只會一笑置之,不覺得有怪異之處。就讓大家繼續鑽研紅酒姊妹花的身世吧。

Share

文明進步的意外

為了顯示科技的成就,人們花了天文數字的錢,把衛星發射上太空。但是一輪掌聲過後,原來一但要回收卻沒有太多辦法,最後只得任由它墮落,回到地球。

先是美國,然後是德國,但大家似乎對這種新聞,都視作理所當然,若無其事。事情發生後,總有甚麼天文學家出來宣告說,預料碎片擊中人類的機會是幾千幾萬分一,所以群眾無須恐慌。聽下去機會的確很微,但若相比起六合彩中頭獎的機會,其實掛彩的機會,並不是完全沒有,而且還大很多。說不定你沒有發一筆橫財的好運,但有被無妄之災親臨頭上的霉運呢。這件事,誰說得準?

真不負責任。東西既然丟進了另一個國家,我就管不了,這是隨機的嘛,如果真的打中了人,也只是純熟意外──喂,亂拋垃圾,在香港,也要定額罰款1,500元港幣啦,為甚麼你就可以一副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模樣,計出一個數字來之後,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難道高科技的碎片從天空上掉下來,就不算是垃圾?要不要還需要專人把它們檢起來,用水晶玻璃箱裝好,然後堂而皇之的護送回到貴國的太空科技博物館,供人進行「具教育意義的」參觀?

核電廠開了關不了;債務借出去還不了……人類所謂的科技發展,出現類似的意外,比比皆是。如果沒有補鑊裝置,也實在談不上甚麼文明進步。

Share

扶人有獎

在這個國家,見死不救這回事,從來不是甚麼新聞。

不過奇就奇在,當中有些人民還敢對事情作出各種各樣的詮釋,其荒謬無稽,普通人聽了看了,大概都會為之瘋狂。

且不要說司機還振振有詞說「她走好一點不就成了」的話了。他既是兇手,被捕了自然想為自己開脫,說些毫無說服力的廢話,自娛一番,這很合理。我們再為他花時間下點評註也很多餘。我只有興趣知道,他會不會被判死刑。

但其他不關事的人,依然議論紛紛,一臉熱衷要理性討論救國家,救道德,但論點卻恐怖若斯,例如:

不救人,絕對錯不了。

為甚麼?你會大聲質問。

因為之前發生過類似事件嘛。好心像雷劈,助人者最終或會墮入了圈套,反而被誣陷入罪。於是結論明朗痛快,一針見血,「遇上這種事,別怪我心狠,我也會默默走過,這是法律讓我不敢救,救了被搞不好得不到認同,還得賠錢坐監。」

說得真妙,一來我想不到,原來法制竟然還那麼健全,救人竟然會判罪;二來,這種邏輯下,就算眼前那傷者爆血了,肝腦都塗地了,大家還覺得因為可能是坑人的天仙局,所以即使悠然跨過一道血河,繼續趕他的公車,也很心安理得吧。

那麼解決辦法是甚麼?有人說,要加設扶人獎。

扶人那麼簡單,竟然要現金獎勵,才有勇夫!現在不是叫人去送死,去北伐喎?

有這種想法,這種做法,這種所謂解決辦法,你就知道魯迅寫了那麼多文章,都是枉然。即使翻生,看了報紙,鮮血又噴滿一束厚厚的鬍子,很快又再昏死過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