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哀

三色台不斷拍極爛的劇集,背後的理由真的很爛解釋。唯一慶幸的是自己天天工作,早出晚歸,能夠看三線劇集的機會已經不多了。

最新一套(其實已經到完結篇,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叫萬凰之王,又是千篇一律的清朝王室胡鬧宮闈片,所謂禁宮,在三色台諸位編劇中,不過是人人都可自出自入的7-11便利店罷了。最慘的還是這樣的女主角配搭:胡杏兒的囧樣繼續悲情且異常過火;至於宣萱繼續她的一號表情和二號表情,沒有其他變化。男主角呢?對不起,這套戲應該沒有男主角。

飾演道光帝的陳錦鴻不算嗎?呵。其實我也挺可憐他,明明多年前創世紀天地豪情中角色極吃重,也有較大的發揮,觀眾也留意,但就是差那埋門一腳,於是那麼多年過去了,他的角色愈來愈爛,不是傻獃子就是忽然躁狂的痴線佬,人格分裂之餘,反智味極濃。這次也沒有例外,堂堂天子,竟然會吸食鴉片上癮,鴉片!道光皇帝!歷史學家看了,不咳出兩個肺葉也不可能吧。

聽高層說,星期一胡囧囧會登上視后寶座?為甚麼不,相對起林峰,她肯定更實至名歸了。屆時又看哪個人又會感動落淚吧,各人最好的演技,盡在那一晚。香港人真悲哀,還三十點收視呢,唉。

Share

又黎

今早,先和大家報告天氣,節錄香港天文台:

上 午 8 時 天 文 台 錄 得 氣 溫 22 度 , 相 對 濕 度 百 分 之 84 。
過 去 一 小 時 , 京 士 柏 錄 得 的 平 均 紫 外 線 指 數 是 0.1 , 強 度 屬 於 低 。東 北 季 候 風 正 影 響 華 南 。 同 時 , 華 南 北 部 的 氣 壓 正 在 上 升 , 預 料 一 股 強 烈 的 季 候 風 補 充 會 在 晚 間 抵 達 沿 岸 地 區 。

但我今天到達辦公室,空氣完全死寂。

看「溫度計」,室內氣溫竟高達28度,一度迫近30度。這已經不叫挑戰人類極限,而是乾脆想這裡的員工一口氣全部自殺。好啊,屆時,這會成為世界新聞,為來年特首的選戰錦上添花。

而更好笑的是,前幾天老細R才跟我說,老細房那邊也曾經一度完全無冷氣,熱到他們爆炸。但到他們那邊重新「搞」好了,我們這邊卻開始吹烈風,送風口還轟轟作響。我問:

「前一個星期不是已經挺好了的嗎?大家的溫度也適中……」

這時老細R才揭發事情的內幕:「之前你們那邊無事,因為有一處漏氣,冷氣和送風沒有全跑出來,所以才好。現在送風系統重新修好,惡劣環境又回來了!」

那麼事情到現在,簡單的邏輯推斷為:

(1) 冷氣系統運作正常 -> 惡劣工作環境
(2) 冷氣系統運作失效 -> 惡劣工作環境

學以前看小說的一句話:講粗話是一個極不禮貌的行為,所以最好還是不好講;但是到了忍無可忍的情況時,講一句半句粗話仍然很恰當,大家也不會怪你!

Share

太平山下的盛世

這樣的樓盤廣告真的是太強大了

反正在我這裡,賣廣告並不要錢。再貼一次又何妨?

相信諸位對這個廣告也不會陌生,它曾一度佔據各大報章的重要版面。

但我真的很想把圖貼出去Google+ / Facebook,然後傳播出去給老外,問:

你知道這個廣告賣的是甚麼東西嗎?公平起見(反正也一定猜不出來),我會給他們多項選擇題:

A. 樓盤廣告
B. 網上遊戲廣告
C. 洗髮水廣告
D. 音響組合廣告
E. 最新的智力扭計骰廣告

最後的結果,一定會很有趣。可能發展商覺得再用Photoshop 分飾地貌那麼假仁假義,索性給你一個符號還好。省力省時,想買的照樣去買吧!

Share

紙上觀


這天,天氣大好。我和廷到新開的咖啡室湊熱鬧。偷得浮生,也算寫意,但令我這次有點震驚的是,廷甫坐下,便老實不客氣地,拿起一本韓寒的《三重門》,看將起來,看樣子好歹也可以消磨一整天。見她忽然如此散發文藝氣息,我怎能夠怠慢?於是也想拿起筆來,寫些甚麼。

不過武將最怕無槍;文人最忌無紙(或無錢),沒有書寫用的白紙,即使有筆也只得徒呼荷荷。幸好,靈機一動,伴咖啡免費奉送的面紙,不也就可以了嗎?不要看它薄薄的一張,其實韌性特強,寫大力點也不會撕裂,而且吸索能力極好,也應該差不了宣紙多少吧(這個講法,當然是誇張了)。在上面寫短篇小說,也應該不會有問題!

近年香港的咖啡室愈開愈多,彷如雨後春筍一樣。那麼受歡迎,大概也是因為它提供的那個比圖書館更開放自由的閱讀環境吧。舒適的沙發,香濃的咖啡,甜而不膩的各式糕點,都令人心神嚮往,精神為之一振。環顧四周,有人架起電腦繼續工作;也有三五青年聚首一同攤開補充練習試題一齊奮鬥;更多的人也許只是在外走得倦了,來這裡歇歇,談天說地……

偶爾四散的笑語聲,本身徐徐播放的老歌BGM,伴隨著窗外和煦可人的初冬陽光,靜中有道,不難從各人的表情就可知道,這天又是一個美妙而愉快的星期日。充電過後,明天回辦公室,又可繼續認真拚搏。

Share

【字由式之拾陸】每天吃過午飯後

每天吃過午飯後,多半要立即繼續工作。這亦是很多香港上班族的寫照。

有人喜歡吃完飯立即睡一下,我很佩服這些朋友,因為自己完全做不到:食物還在腸胃,怎麼會睡得著?以前有閒暇的話,我便會出去走走,就當散散步,做運動(這也算嗎?),可以幫助消化。在中環的時候,離香港公園很近,到那裡打個圈,看看池塘中的魚和龜,一動一靜,尚算心曠神怡;如果夏天嫌戶外暑熱,可以去置地廣場和國金中心涼冷氣。但現在來到金鐘,麻煩了。

金鐘廊,海富,統一中心,除了人多和各個大銀行的自動櫃員機以外,甚麼都沒有。更加談不上有個像樣的公園(除非你把那個勞什子添馬公園也敢計算在內吧),反而沙中線工程倒也帶給我們一個巨大無比的沙塵滾滾建築工地。換句話說,即使敢於出去,還得義無反顧的吸塵。慢著,不還有一個美侖美奐的太古廣場的嗎?的確如此,但那裡已經離我們公司太遠。如果山長水遠跑到那裡,再乘電梯多上一層,其實已經可以回到香港公園!

所以到現在,每天吃過午飯後,還是躲在辦公室看看網上報紙算了──反正找到地方吃得飯來,時間也已所剩無幾。雖然辦公室已經像個精神病院,吃完飯還待在那,人早晚會瘋掉的,但也不理了。

Share

愚公

不知為甚麼,忽然想起舊時讀愚公移山的故事。

就我來看,愚公移山值得玩味之處,不在於愚公鍥而不捨的精神(這個講法只適合回答考試問題),又或者是河曲智叟的冷漠心態,而是到故事最後的短短幾行字所發生的事:

神靈在上聽到愚公會動用百子千孫繼續移山,竟驚懼不已,立即啟奏玉帝。玉帝深受感動,就真的另請高明,把兩座高山移走了。

換句話說,愚公其實沒有真的把山移走,但人力不可為,神力卻可為,目標還是一樣的達到了。這樣的結局很科幻,可以用上變形金鋼的3D效果,但如果放在三色台,星期日作甚麼兩小時的大結局播放,一定會引來廣泛的抨擊,不耐煩的人甚至會寫信到廣管局投訴,認為「劇情荒誕,脫離現實,有教壞現今小朋友之嫌」。但這其實有甚麼不好呢?

我們現在對社會很多的不公平,都不予理會,逆來順受,因為都改變不了嘛。全都成為河曲智叟了,誰做愚公,一定會給拖出去痛打。即使做愚公又如何,也不會忽然真的有神明聽到,然後達成你那不可能的願望。

結果,愚公還是一樣的愚公,不會因此成為英雄。精衛填海,可歌可泣啊,但永遠不會成功。現代的愚公移山,到他嘆一聲以後,強行辯解幾句過後,「河曲智叟作威作福離去」,就已經完了。

愚公繼續望著兩座大山,夕陽西下,看出來的,只是陣陣的無奈。

Share

但是

日常生活的對話中,我們除了意識到粗口是直接了當的冒犯外,有些詞語,也得格外留神,例如:「但是」。

「但是」小學就學會,是很普通的連接詞,人一生中不知要講上多少遍,應該也不會有甚麼正式的統計(例如,上統計處就不會找到有關數據 XD)。不過,「但是」所表現的那種戲劇化,出人意表,曲折離奇,高潮迭起,不是其他的詞語就可以輕易取替的。它簡直就是人生的代名詞,如果世界上忽然沒有了「但是」,人活著也只會索然無味,不論莎士比亞還是曹雪芹,通通也得死開。

如果包拗頸,或者深諳文法的朋友,總會這樣講:怎會不可以取替呢?我不用「但是」,也可以用「儘管」吧。不同,後者多數一開始就要拋出來,變相提早表露真正原意,大家就沒有驚喜了。「但是」一定要放在中間,沒有人一開始就「但是」的,因為那不是一句完整的句子。它的作用,就是要將之前的文句,無論說得如何天花亂墜也好,都能一下子通通推翻。

舉個簡單例子,人人都明白。成績表發下來,現今父母說教,就算再不滿意,可能也會例行稱讚兒女一番,以免傷其自尊心。於是兜兜轉轉,說足十幾分鐘,講小提琴的學習如何地艱苦呀,老師是怎樣的偏幫班長呀,平時的操練已經很努力呀等等,直到日落西山,見時機也差不多了,父母才敢戰戰兢兢,望著子女的面容細微反應說:

但係……可以的話,下次不如再考好D啦。

所以,提防所有但是。它一出現,所有細胞都要豎起來。歌功頌德後,下一句,幾個字,就夠判你死刑。

Share

十二月

十二月快到。換句話說,又到一年的盡頭。

所有事情都大致塵埃落定,就像跑者辛辛苦苦,歷盡千辛,終於來到賽道上的最後一條直路,其餘的事情只要按部就班去做,就可以到達終點了。公司的年終大Project勉強蒙混過關,HR開始為聖誕派對張羅,找諸位夾錢揼心口;君不見三色台的萬千星輝賀台慶又告舉行、尖東沿岸的聖誕燈飾又已匆匆亮起了麼?所有事情都例牌進行,則奉旨順利絕無甩漏,安然渡過最後三十天。大家等睇新聞部製作的各項大事回顧,然後衝出時代廣場三二一倒數。一年十二個月,就數這個月最不花神。

樣樣都似乎循規蹈矩,但天氣卻是其中的例外。天文台說今年冬天會很長,不過這些日子,氣溫還是徘徊在二十度左右,令整件事欠缺一點點說服力。上星期我去同事的婚禮,露天的會所,還忽然曬得要死!冬天沒有來的同時,秋天更像從來沒有現身過。十一二月像患上了另類的非典型感冒,而且是治不好的那一種。人人現在聚焦歐債危機,但其實氣候的變化一樣可怕,不過人已經沒多餘時間理會無聊的問題了。

現在還講二零一二年是世界末日?淡然一笑,翻開書櫃重看衛斯理好過。至少久未再看,新鮮感還會多一些。再Revised 過forecast,明年繼續努力研讀瑪雅石刻吧。

Share

種植

之前說買了幾株小植物,放在辦公室對抗裝修毒氣。雖然聽聞它們極易打理,但不知是風水差還是人的問題,還不夠一個月,葉子竟然從末端開始,慢慢的枯黃了。看著葉子愈掉愈多,心裡實在犯愁:明明有勤於澆水,也有給它們定期曬太陽的呀,為甚麼情形還會每下愈況的呢?

心裡實在不甘心,沒理由種一棵那麼簡單的植物,又沒有花,也不會結果,也搞不定。幸好這個世界有Google,立即上網搜尋植物的照顧辦法,一看之下,才恍然大悟,知道過往自己捉錯用神。原來吊蘭這種植物,雖然可以吸取甲醛,但只喜愛潮濕溫暖的環境,不能用陽光直接照射,不能灌太多水入泥土,否則莖根會浸壞。但另一方面,平時的環境又不能太過乾燥,否則葉子一樣枯萎。

網上教學還說,踏入秋冬時份,更應該用噴水壺勤加噴水,保持葉面濕潤,這樣吊蘭才會健康的成長(想不到小小的植物也有那麼多學問,對於我來說,已經不算易打理,當初被同事S騙了……XD)所以呢,我們說一樣米養百樣人;原來一瓢水也可養千種植物,種種不同,搞錯辦法,隨時「愛佢變成害佢」。就像香港的怪獸家長,也應該作如是觀--

真的給他們最好的東西,一次過,密質質,就代表準會長大成才?揠苗助長這成語,恐怕也不是太多人記得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