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D的小登科

(一)

今天,同學D拍拖8年零3個月,結婚了。他在台上對著眾賓客說,那是尤如做夢一般的感覺,因為他很少有機會就在鎂光燈下,眾人圍著他打轉,自己這天真正是主角。

我在台下,看著他講誓詞,簽名,給人在群眾壓力下和他的新娘子「錫錫」,然後又和兄弟一起唱陪著你走,一生一世也不分(那堆兄弟也是我的中同),我也覺得自己是個觀眾,正在欣賞一幕幕絕妙得即使是金像獎電影也無法比擬的場面。我舉起杯的那一刻,由衷的為同學D以及他的太太高興。

我和同學D在中學,整整六年都在同一班,試想想這個機會率有多低。上大學後,我和他已經接近完全沒有聯絡(除了n年才舉行一次的飯聚外,但我也不記得有幾多次曾見過他 XD),但有時世界上就總是很有些奇妙的事情發生。一晚,他聯絡我,不是沒有傳奇色彩的:

「你公司出Offer俾我。不如我地搵日食餐飯?」

正因為這樣,我們相約佐敦,基味有點濃郁的在一家富有懷舊情調的港式老餐廳裡,兩個人一起淋汁,鋸扒。他說考這份工,是他的理想,轉工的話,就可以圓了他的心願。但對於「未來前景的不確定性」,理所當然還是有點擔心的,所以特來問我意見。奸狡如我,當然不動聲色,只是一疊聲說好,叫他再仔細考慮清楚,即可下正確決定。果然,他就這樣跳下了火坑。

我當然今天不敢問他,後不後悔。但看他今天仍然一臉幸福的樣子,一定無問題,將來注定還有運行啦。恭喜,恭喜。

(二)

同學D結婚,長久沒見的老同窗,一下子全部湧現。多得他和親力強,結下深交不少,即使在外地工作的,亦一樣請假數日,專程趕回來觀禮。大家再度聚首,登上預先安排的旅遊巴,溝通依然毫無困難,竟熱鬧得像以前學校旅行一般(但其實,我們以前去旅行是不用坐校巴的)。

後來有同事A跟我說:「喂你班同學講D野咁鬼學術性既!」(多得同學C,在講細胞分析時那層Lipid究竟在搞甚麼東東;以及同學A,即大音樂家,在講他的甚麼音樂有方向性……)

其實,他對我們不夠了解,也很正常。我們屆內,光怪陸離的人本來就不少(你有見過一說要搞聚會就斷然拒絕的人嗎?老實講,我無,也幸好他今天沒出現),畢竟百貨應百客,十多年後大家就算說不上有甚麼豐功偉績,但總亦有一番作為。其實,還有更癲的皇牌,今日在座幾位,包括在下在內,不客氣講句,級別最多是「中忍至特別上忍」,至於影類物,甚至是「曉」,還未蒲頭。他們講一句話,根據非官方統計,大可隨時秒殺十幾二十人。

(其中,當然包括:「真係撈得好唔掂……有無好工介紹黎呀。」)

我們的那些年,欠缺沈佳宜。沒有女神(圖書館管理員或許那時已另立神祈膜拜,但容許我再在此多講),但有皺皮,是欠點幻想,但勝在重口味搭夠,喜感爆燈。為甚麼沒有隔膜,也許只能行少少都要講句,母校精神仍然長存。

(三)

除了中同,我們在會場還有久違了的S Sir!又係多得同學D……

話說爆內幕也要講句,那天和同學D吃飯,他說到有邀請S Sir的事情,還怪擔心的說,不知道他最後會不會來。這個想法很正常,畢竟我們這位毅然在n年前辭去教職,反往內地深山扶貧的英文/音樂老師,平時在港的機會極少,就算一但回港,可能也只會來去匆匆。但學生的人生大事,我不信他會貿然爽約;果然,他依舊是一貫的方臉,灰色西裝,笑容可掬地登場。

其實大家的樣貌幾乎毫無變化,我甚至懷疑,只要時空一下子換回Main Wing的班房,大家可以隨時上堂。然後在講Book report 時,他豎起手指要求:“someone chooses three and someone chooses five, so I choose four.”

S Sir那時來九華不久,先教家兄(1997年5W英文),然後到我(1998年1…S英文兼班主任),所以,他當然明白我才能不及前者十分之一,所以對我從來沒有要求。今天再見,大家都高興,幾乎要舉杯痛飲。上他的英文課和Mr. K 的,氣氛截然不同(儘管到後來,我們在老K的課一樣很輕鬆),他也從不依課本教,反而搞了很多古靈精怪的東西,引發我們對英文的趣味。雖然對我這冥頑不靈來說,這招對我無甚幫助,但有Drama玩,有Roald Dahl睇,上幾堂睇足成套Notting Hill,怎會不呼過癮?旅行還大玩忘命登山……現在再在現時的學校行這一套,大概不行了。我們心知肚明,都嘿嘿的笑。

S Sir還提起張大人那時起勁地背字典。他下註腳:「真係癲,所以結果愈讀咪愈背D愈大本架囉!」

多得你,我們或許以後周身病痛亦有著落了。希望有Discount,拜託晒,唔該晒。

(四)

今天的組合令我無法不想起F.6 的Group Singing。

四聲部齊全,個人來說只差老Z一人。我甚至一開始時就半開玩笑般質問他們:「為甚麼不唱我在【船】上等你?」(連S Sir都話:「係呀,呢首正,夠抒情!」)。但要明白曲詞是國語,早在中學時代,就有不懷好意的人作出不懷好意的解讀和唱法,幾乎令它成為禁歌。所以,當我知道原來是同學D親自上陣主唱,其他只負責伴唱,我就知道,整個計劃不可能成功,因為新郎哥應該還未想在洞房花燭前就一命嗚呼……吧。

其實那年的Annual Concert,我們唱的是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和Stand by me,不過婚宴在中午,tonight或許應該改為today更適合。表演我結果沒有加入,怎想到他們的Dress code 竟然那麼formal,幾乎可以隨時去參加校際音樂節那樣?想不到校方政策的改變竟然連舊生也影響了,衣著打扮變得緊要。F哥在坐車時就一直狂笑:「我發覺我著得好頹。但係自從有次結婚我著頹衫然後所有人著suit,但到另一次我著suit所有人又頹著之後,我決定以後唔再理!!」

我和他一樣穿牛仔褲,只是他的恤衫的紋理比較花俏罷了。但他堅持我的才是Smart Casual,到最後,同學C說:「你不是Casual,也不是Smart Casual,只是Smart一個字,好不好?」成功在爛Gag的三分線外穿針。已經很久沒有見識同學C的神技了,只能說句好懷念(他以前經常在課室一本正經拋下一兩句話然後我們全部人dead air……)。

(五)

來到第五篇,這是最後一篇了。其實我旁邊還放著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文件,未曾看完。因為事忙我沒有在facebook寫note很久了,但覺得要寫,便寫,其他事晚點再算。忽然想寫,要給理由自己,也可以有很多,例如:

同事D結婚,怎樣也要祝賀一番(亦令班上Marital Rate 成功上升至3/40)。我的字雖然不值錢,但有心意。希望他會事事順遂,和太太有個愉快的假期。至於辦公室的事,則誰也說不準了(!?)。我也不是能撐多久的,清明將至,周詳起見,最好買定菊花回來隨時準備祭祀。

同窗們說就算我的Status一樣有觀眾。盛情難卻,怎也要整幾句多謝各位支持。還有,我相信還有很多同學仔今天也想來湊熱鬧,但種種原因未能成事,不要緊。看完他的照片,再看看我無聊的白描,最後,發揮多餘的想像力,應該有不錯的效果。

我個人的信念向來是,生活再迫人,但有些事情不可輕易荒廢,尤其是人生中重要的事情。喜歡音樂,就別放棄音樂;喜歡寫作,也就別放棄寫作。總之要珍惜你…視之為藝術的東西。

藝術是人在這世上的重要部份,同時把人和機器人分別開來。有師奶打麻雀打到曉飛,她在四方城上掌控的十四隻牌,都有血有肉,如同千軍萬馬;同樣,你打AOC,操啤,操到出神入化,如入無人之境,這也是一種藝術。我時常想,藝術不止琴棋書畫(我很懂得安慰自己)。

當然更重要的是人生路上的死黨好友。相識是緣分,以前古人相聚,麻煩很多,隨時一個唔該被強盜斬殺,又或者覆舟浸死。現在whatsapp, facebook,搭個飛機搞掂。點解都會見唔到?十年之約,真係衷心希望搞得成。我的話即此為止~

Share

仙人模式

個人來說,挺喜歡仙人掌這種植物。

雖然更多人嫌他樣衰。但沒有辦法,世俗的眼光就是會選出像狼一樣的特首。可見,別追隨世間的品味,一定有你著數。

Share

音樂清泉

雖然大家都公認香港是文化沙漠,音樂事業一蹶不振,流行樂界充斥的都是K歌,垃圾歌手,但事情總有些例外。

例如我們公司的同事A,原來最近遞了辭職信,三月尾Last day。我很驚訝,因為他在公司已經接近五年了,這次離開,可謂十分突然。在Farewell lunch中我好不容易抓著他,問:「做咩失驚無神走人?係唔係出面搵到好路數?」他立即笑著回答:

「當然不是,覺得需要休息一下。人在不同時候也會希望可以間中休息一下,然後思考一下之後的路怎麼走!」到我們再三追問,他才透露,他會開新公司,自己做老闆,並全職投入他的音樂事業。其實同事A之前一直有兼職做音樂,替歌手作曲編曲錄音,有不少著名而且受歡迎的歌曲都出自他之手。前途可謂無可限量呢。的而且確,有理想的話,又何必繼續在此天天「揼石仔」呢。希望他很快會創作更多好歌,為這個已經腐爛不堪的樂壇一洗頹風吧。

提起音樂,當然不能不說同窗音樂家奧絲汀。單看Facebook就知道,他也正在為他的音樂事業忙個不可開交。最近他的作品《沒稜角的共震》(好神奇的名字!是不是從聽陳蕾士得出的靈感呢?)已經可以在公共圖書館找得到。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可以找出來聽一聽!音樂就是生活,生活再忙,希望這句話,大家也別忘記了。

Share

言論自由

選舉還未揭鐘,某時事評論員在報紙刊登的文章,竟然在未得同意下遭竄改。這種事,在較北的地方出現不奇怪,但在這裡出現,太神了。不得不承認這一趟,香港真的徹底變天。

編輯改的,絕不是的地得等等的潤飾,或者是幾個標點符號。本來文章的本意,是想表達個人意見說這次特首選舉,兩個都不選。但結果文章出來,改頭換面,竟然變成「寧可選XX」。這算是甚麼樣的文字整容技術?究竟有沒有尊重過作者的意願?如果想做喉舌,索性不用叫人寫稿了,自己閉門造車不就得了?嘩,第一次覺得事情搞成這樣子,真的有點恐怖。你發表的所有東西,隨時完全偏離你心中的所想。這樣,所謂的民意,所謂的民望,到頭來,還不只是名相問題,一切只是子虛烏有?

香港的高登討論區裡的高登仔向來能人所不能。當中不少人慘被統戰派利用,打沉了唐唐後,現在如夢初醒,感到悔不當初;尤其是當言論自由一個唔該被扼殺,屆時連一個可以肆意發聲抒解鬱悶的「平台」也沒有的時候,他們才開始紛紛倒戈,叫人清醒一點,要看清某某候選人的真面目--我真的很想哈哈大笑。他們一向神通廣大,走路快過火箭,一拳打死超人蜘蛛俠,說不定也能逃過大厄,在2012年世界末日後繼續開創新世紀呢。

再過一點時間,這裡也不知還能不能寫了。又或者,寫完一按發表,出來的完全是另一回事,那怎麼辦?

Share

局中局

觀看這次的特首選戰,可以學懂很多。其中一種,莫過於:利用民眾,即可成為載舟覆舟的利劍。

一位本來早就認為是內的會勝出的,結果竟然變成了在最後出局的一個;而另外一個反而脅著高民望當選,置諸死地而後生。如果問為甚麼會有這樣的結果,民眾、傳媒實在應記一功。畢竟在僭建一役,大家那時都有份把唐唐推進深淵。所以星期日數起五年如何,大家都死而無怨。不是沒有給你選擇,只是你們都喜歡這個嘛,現在就有了民意基礎,大家求仁得仁了,對不對?

辦公室政治中,有時也時而出現這樣的情況:誰誰誰升職呼聲最高,結果卻大熱倒灶,反而另外一個毫不起眼的人爆冷勝出;那個人被認為一定會被老闆辭退的,卻因為他有討人歡心的絕活,屢次爆大鑊也不死。現在只是佈局更高明,人性嘴臉變化更精彩,更豐富罷了。不要說自己被騙了。怎麼回事,這其實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太遲了,要怪自己道行太低。做人,還是應該帶著眼睛的;不然就從明天開始,學習那盲公竹走路吧。

Share

中毒已深

這篇登了在Facebook,別浪費了。

或者臨睡前,很簡單講幾句。就借李純恩的專欄題材再發揮一下。

他說現在傳媒帶頭把中文都用錯了,還舉了一堆例子,老氣橫秋地。

但,這不是甚麼新事。誰叫現在大家都喜歡寫核突中文,人喜歡墮落,是萬馬千軍也阻不了的。況且,這東西像僭建,要逐個逐個字檢起來一一糾正,太難了。真的以為找陳雲買本書解毒,就會有用?你以為像武俠小說中暗器,吃粒如麥提莎一般的靈丹,或者找個武功高手一起平行打坐然後用雙掌再你背後用力一推,你喉頭一甜,嘴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黑血,就會無事,自此能寫出流暢的中文?

當然不可能。

本來寫得不好,講能表達清楚也算了,偏偏現在連正統廣州話也漸漸失守,由簡單易明意到,變成累贅生硬模稜兩可的不知所謂堆砌話。傳媒有責任,政治公眾人物一樣有責任。就繼續抓呢樣抓果樣,建立平台,一步到位囉。繼續積極參與討論,凝聚你我都同意既共識並繼續發展出一套完善既語言體系囉。

所以粗口雖然俗,但絕不可廢。不論字數,言簡意賅,了不起。四個字一轟出來,像骨牌的一對至尊一樣,誰都明白,無須再多解釋。試想想如果把這四字寫成千字鴻文,並在地盤工人交流時祭出來,多煞風景。不如關心他們的就業情況更好吧。

Share

哲學問題

星期六,我睡了十多個小時,終於從鬼門關中逃出了生天。

但我起來以後,立即遭遇了哲學的問題:

如果只有兩個選擇,你會看千篇一律的韓劇,還是香港的三色台劇?

三色台劇有多少缺點,相信大家都已經一清二楚。但是韓劇糟糕起來,也一樣不遑多讓。譬如最近在這個時段,有套劇叫《請給我摘星星》。你聽到題目,已經知道會中伏啦!每次星期六我返工前,也看到電視在播著這套劇,那麼多個星期都過了,也不知道多久了,但直到了今天,還在播著呢!!究竟還有多少集,才大結局?

但是劇情根本沒有任何的進展!每次也只看到女主角在哭,哭的樣子極難看。哭個屁?然後男主角又是一臉全世界的不幸都集中在他身上的樣子。為甚麼?有誰愛看這樣的劇?現在回想起來,你就知道為甚麼香港某些觀眾看TXB的劇還看得津津有味,這根本就是世界各地都有的獨有文化:一邊罵,一邊看。說不定在韓國,這種劇的收視還是很高的……

最好有第三個選擇,但是當第三個選擇,竟然是何俊仁的時候,你無法不痛恨這個世界。放過我了吧!

Share

大辯論

星期五回到家太累了,只有精神看電視,結果就是特首選舉辯論。

沒有太多驚喜:梁本身口才便給,對他來說沒有難度,行內人一定看得清楚,他根本就是個LTT人(即line-to-take,回應口徑),永遠不會直接回答問題,但大方得體得無懈可擊;何因為根本已經個閒角,沒有包袱,所以可以暢所欲言,沒有任何禁忌,甚至在電視上高叫平凡六四,令另外兩位候選人窘態百出。

雖然好廢,像在看大姐明和盧海鵬的趣劇,但我個人認為唐的表現最出乎我意料之外,因為他表現尚可,而不是我意料中的一直處於捱打;到後段還忽然反攻梁,拳拳到肉,爆出七一和商台兩單大炸彈後,不給梁回應的機會,辯論就結束了,時間可謂配合得近乎完美。真的處於下風,所以絕地反擊?

有人說他違反了保密協議,十分不君子。Come on,現在還說這套?大家都已經把他所有的黑材料翻出來了,政治就是如此髒亂,你以為可以獨善其身?倒不如來個玉石俱焚。正,唐唐,拿出你的勇氣,做個真男人!!Go go go!!!

Share

民望喎

特首選舉已經來到最後階段。有人說梁即將登上大寶,因為他民望高。

我愈來愈不明白甚麼是民望。他為甚麼民望能夠哪麼高?是因為市民夠善忘,還是大家真的相信他能夠為市民服務?還是因為另外兩位的表現太不堪入目?

想起來,董伯伯一上場的時候,民望也很高,還說是「強勢政府」,結果頭髮愈做愈白,然後腳一痛起來,就鞠躬下台了;下一任煲呔,一開始也有他的蜜月期,還興奮得一邊餵錦鯉一邊吹口哨;但現在呢?失驚無神爆出貪污醜聞,要到立法會聲音哽咽,自責一番,能夠全身以退,已是萬幸。

換句話說,每一個人雖然是小圈子選出來,但背後都有所謂的民意基礎,但到最後,市民滿意他們的管治嗎?還不是又要高呼XXX下台!

最好的了,民望低的千萬不要選,唐唐還是不要垂死掙扎了,就讓梁上場呀,到時大家死而無怨。你們是支持他的呀!就應該支持到底。

明明是三剎位,也那麼多人搶著做,真令人不解。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