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

正常情況下,人是有選擇權的。別說人,就算只是野獸,也可以有選擇權。

譬如說在草原,一隻野豹要獵食,看到一隻麋鹿,牠就可以選擇:到底吃,還是不吃?

如果要吃,就要衝上去把鹿獵殺。一口把牠的頸咬斷,然後喝牠的鮮血。但即使如此,吃還是可以有很多其他選擇的:例如說,把鹿一次過全吃了!還是一點一點,分幾日吃;甚至是把屍體拖回家,分給其他的家庭成員吃。

另一方面,甚麼也不做,就看著鹿施施然離開,也是一個選擇。可能豹今天心情不好,所以不開殺生;又或者是牠有點懶,不想幹活;甚至是牠不肚餓,或者是看到鹿覺得牠的肉可能很厚,不夠嫩口好味,所以決定等下一隻才作決定。

一般情況下,都是這樣的。但是現在七百萬人,面對一個沒有能力改變結果的選舉,瞠目結舌,看著兩位鬥法,愈鬥愈髒,教人嘔血。像在街市挑水果,一個爛在外面,一個爛在裡面,說穿了,一樣是爛橙。但最終還要付費買其中一個。揀唔落手?但買橙的咧齒笑了:

揀好未,兩個都正,包甜!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