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頭

特首大鬥法,唐梁互轟,臭彈橫飛;難得的清流可能是民主黨參選人……糟了,我竟忘了他叫甚麼。

但算了,忘了也不打緊,因為:一來他選出的機會接近零,二來他也算是三位候選人之中最面目模糊的一位。

首先我不明白,他一邊抨擊特首選舉是小圈子選舉,一邊又好像以勝利姿態拿下過百五名選委支持,成為特首候選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一邊恥笑唐唐民望低也可以成為候選人,正正突顯了選舉的種種荒誕和不公時,他卻沒有發現幾個民調的結果,其實他自己的位置比唐唐更後。這不是甚麼笑笑小電影的片段,但看著他一幕幕說出來的自殺式對白,實在無法不令人哈哈大笑。況且小圈子選舉這回事,全港七百萬市民還不夠清楚?需要你親自走出來為此現身說法閳選一番嗎?

事實上,最令人難堪的是香港的第一民主政黨竟然要玩口號式政治,聞說他的政綱的「核心」內容是要與地產霸權宣戰。我真想問究竟如何定義地產霸權,是不是所有地產商都是地產霸權?然後宣戰的意思是,把他們全部鬥倒,放進監獄去,沒收他們的財產,還是甚麼?如果要攻擊的是資本主義做成的不公,他們想走的是不是共產主義?還是有共產主義特色的資本主義?其實要拖低樓價,消滅地產霸權,真的好簡單,就看看他有沒有決心去做而已。只不過,做了的後果,是否會導致七一有過百人上街,這些事,他或許沒有考慮過吧。

民主派四分五裂,派出來選特首的,也只是這副德性。難怪小市民失望,寧願奸人上場,希望風氣能為之一變,在所不惜。不是說偏幫師兄,論氣度外型,梁家傑看起來正氣好多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