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

母校自從新校長換掉以後,新聞不絕,常常見報。最近又出現「欠交教練費遭扣證不准出賽」事件。而在星期五的生果日報某章某專欄,竟然還有留意這單新聞之餘,甚至借題發揮。奇文完整抄錄如下:

有九龍華仁書院前田徑隊員在 facebook「爆料」,有學生因未繳交教練費 480元,比賽前一日被校方禁止出賽,所以深感心碎,「原來運動員為母校所付出的血汗就連數百元都不值……現實的華仁可能已和心中的理念背道而馳」。不少學生和校友留言回應,「冇畀錢就冇得出賽好有問題」、「實在有點無恥」。

我這局外人非常不明白,既然招募田徑隊成員之前,講明要交教練費,最後繳款限期是去年 10月 21日,拖到今年 3月要比賽還未解決的原因究竟何在?是學生付不起,還是故意不交,必須先交代清楚。家中確有困難的話,學校有資助基制為甚麼不一早申請?學生難道完全不需負責任?又原來那教練費,只要學生出席練習次數達八成,即可全數退回。

要收教練費,無非是個「手段」,藉此「鼓勵」學生勤力出席訓練。還有就是杜絕那些玩玩吓的無謂人。要出動到禁止出賽這一招,是校方迫於無奈的下策。學生要是緊張比賽,自會認真操練,怎會連八成練習出席率亦達不到?罵人需有理,是非黑白要分得清,要是學校故意欺壓刁難家貧學生,不管新生舊生應該齊起為那些學生出頭,不可輕易算數。但要是學生故意不交,又該當如何?

口口聲聲血汗,你們究竟曾經為學校付出這多少血汗?全校上下老師們為學生所付出的一切及心血,有沒有珍惜感恩?講來講去,所謂付出的血汗,只不過是「掹車邊」驚險護級,講起不是應該面紅才對的嗎?身為運動員,堂堂九華仔,不是連鬥心上進心,自省的能力都沒有吧!

在未搞清楚整件事,究竟是醜事還是不平事之前,就上綱上線公諸於世,我只能肯定說,是件蠢事。

是不是校友也好,也可以輕易看到,這篇文的邏輯,教人拍案叫絕:

  • 她說明了自己是局外人,也知道自己所得資料有限,卻竟無限猜想,自行腦補。一絕其一;
  • 學生難道不用完全負責任,這完全當然是關鍵;那學校難道不用完全負責任?這可以繼續問下去,直至:那地球人難道不用完全負責任?火星人難道不用完全負責任?如此反問,荒謬之至,一絕其二;
  • 她替校方開脫的藉口無懈可擊。迫於無奈的下策也可以寫得出,勁之力。我反過來說也可以指學生在Facebook數校方的不是,也是迫於無奈的下策哩;當年出動軍隊鎮壓學生,一樣也是迫於無奈的下策囉。一絕其三;
  • 罵人需有理,她自己知道才好。她不知道,就在這裡無的放矢,不是自打嘴巴嗎?一絕其四;
  • 老師出的是血汗;學生出的就不能是血汗?是垃圾?你的詰問是想否定學生的血汗,還是想好像某總統所指的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但學生為的,不就是學校的名譽而戰?一絕其五。
  • 一個人考第尾,他努力地令自己變成考尾二尾三,這不叫努力發奮。掹車邊不代表僥倖,打護級不代表無用功。Come on,你這樣鄙視弱者的努力向上,不是更應該面紅嗎?一絕其六。

最後,原銀奉還一句:

在未搞清楚整件事,一位局外人在唔知頭唔知路的情況下,胡亂質疑學生,甚至把不知所謂的文章公諸於世,我只能肯定地說,是件超級大蠢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