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辣的燒雞

有天吃飯,有這樣的一個趣劇:

靚女G說:「我想吃西班牙燒雞。」

我:「那麼就吃西班牙燒雞。」叫來侍應落單,但他竟然這樣恐嚇我:

「這道菜好辣架喎,真係要食?」他樣子一臉認真,令我有點遲疑。雖然我和靚女G都是吃得辣之人,但他這樣緊急關頭要我懸崖勒馬的樣子,可能……大概……或者,這道菜,真的「唔係人咁品」?

於是,我問靚女G:「要不要改叫另一個,例如是墨西哥烤雞?」(侍應在一旁答:嗯,呢個唔辣架,仲平D添~)那有這麼倒米的侍應?換著老闆聽到,一定炒了他!

但是靚女G很堅決:「我還是要西班牙燒雞。」

我只好和她一樣從容就義,跟侍應說:「先要細份試試。」侍應木口表情,一臉「一陣你就知」的樣子,就答應一聲,走了出去。

後來,燒雞來了。我切下一小塊,放進口。

「……」

「怎麼樣,是不是好辣?」靚女G急問。

「唔係,係好好食!快吃!」

原來被侍應Fake了。這道菜,是比雲南米線的小辣更小辣的。於是我和靚女G不斷搶吃,燒雞肉五分鐘內瞬間消失。好彩無信侍應啫,美貌與智慧並重的靚女G心水之清,教人折服。XDDD

Share

食字與演講

工作太多麻煩事,又是修羅場,沒有甚麼值得講。反而最近去一個Workshop,講演講技巧,還挺有趣的。

當然,演講是要打動人心,表達個性那種廢話我就不提了。但是講師所提倡的演講技巧,我想真的不是很多人能夠做得到,不是瘋狂去練習也練不成。因為他的講話方法,和平時日常生活朋友對答完全截然不同。其中一個方法叫做BITE,大家可以試一試。

先求其拿起一份報紙的報導,再找一堆朋友做對象,好,演講開始,你每次只會低頭看到幾隻字,就把它們都記了,然後,抬起頭,望著你的聽眾,別立即把那幾隻字吐出來!要先等幾秒,最好是兩秒,然後才講:「今日下午四時…」

幾隻字講完了,不要又再低頭去「食字上腦」,反而要繼續自然望著觀眾,又再等兩三秒,然後才可以再看報導,重覆以上動作。你們即管試著去做吧,發覺會很難做得好,因為:你會覺得停頓時間好長,氣氛會變得好Odd!但講師說這樣人家才會期待你說甚麼,也讓人有足夠時間思考你說甚麼……

那時我還給捉出去對著鏡頭示範了,看回影片,覺得自己也像個傻瓜,不過講師說我做得好。真像我們老細:無論做了甚麼錯事,一樣直說做得好,絕不傷人家自尊心,良好的專業態度!

Share

寫作與食物

要追寫一個星期的欠稿,很痛苦,但這卻意外令我發現自己的寫作習慣:

不開Word,一字也寫不出來,不知何故。難道我對某公司的軟件情有獨鍾?似乎講不通,因為我就算開Wordpad 或者Notepad一樣書寫不流利。但總之進了微軟辦公室,看到上面幾道工具列,左右的尺規,以及那張有邊界的白紙,立即感到心身舒態,彷彿可以隨時開動,寫出萬言小說似的。

不單是寫作,生活習慣這回事,有時真的奇怪得很,通通解釋不了。例如我早餐已不吃熱的食物,你就算給我出前一丁,我分分鐘也吃不下去,因為我只會吃一塊白麵包!回到辦公室,不喝茶,不喝咖啡,你問我用甚麼提神,我會答你是白開水。如果午餐過早,也一樣吃不下去,但是一直推遲,到兩三點,卻沒有問題。

以前有宵夜的習慣,會喝熱牛奶,麵包塗果醬,但不知甚麼時候,竟又沒了。可能是上班工作量太多的關係,或者在外吃得太飽(XD),回家就乖乖去沖涼睡覺去了。但我還是覺得如果有空的話,夜晚臨睡前可以碌個杯麵(因為不用洗碗),應該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

(簡單的幸福,竟然還是如此的遙不可及嗎?XDD)

將寫作和吃的習慣相提並論,又由此可見兩者在我生活中都相當重要!LOL

Share

賽後講盛女

有人問,最近盛女一詞成為大熱,為甚麼不寫寫看?

要寫,當然有很多東西可以寫,但最根本是,我根本不想寫。第一,人家明明是一個精心佈局的廣告大宣傳,你何必還叉一腳進去湊熱鬧;第二,香港的標籤難道還不夠嗎?

我們開始不懂分好壞,其實更深層的講法是,我們已經不太懂得分析和思考。這樣才是最糟糕的一件事!我的生活態度如何,我自己選擇,這明明是現今世界應該最標榜的一件事情之一,就是自由。但是偏偏在這個七百萬人的地方,就總是要分那個是高登仔呀,那個是港女呀;誰誰誰是宅男,某某某又毒不可耐……這真令人厭倦。

盛女改得煞有介事,一片前途大好,光明正大那樣,掩蓋不過原來是剩女的出處。但真的剩嗎?怎樣個剩法?沒有人有驗證過,求其撿幾粒數出來,我們就需要相信嗎?然後就一傳十十傳百那樣傳播出去嗎?傳媒愚民的策略,其實很了不起,就是先要耳濡目染,然後方可以訛傳訛。

是不是為婚姻介紹所或者甚麼人生導師拉生意,我不管。但是想在人群中制造恐慌,到底是缺點職業道德。不過在這個禮崩樂壞,人比豬蠢的社會,一切看來都是如此的正常。其實只要有自信,活出自己的人生,即可打破所謂剩男剩女的魔障。只是要相信自己,有時又談何容易。

Share

分不清好壞

星期六晚,勁歌金曲又來污染觀眾的耳朵。不小心聽著這班所謂歌手鬼叫,的確就算有甚麼靈感也寫不出來。

不太清楚香港社會甚麼時候變成這樣,分不清好與壞。不知道是否因為好的太少,或者太難培養,不合乎經濟效益,所以索性壞的一樣照捧上天,反正大家也搞不清楚,一樣照聽可也,然後又有一大堆Fans出來高呼狂叫,有何不可?唱完,走音走得離奇,觀眾還一直鼓掌,痴線的嗎?

人腦可以有無限的潛能,但受環境所影響,又完全不去思考的話,一樣可以變垃圾。一但去到那個階段,他們還是由衷覺得自己無錯的,這樣才慘。捨難取易,結果標準一直那樣倒退下去,會進化的只有科技,只有iPhone --操作愈簡單,得到資訊愈容易,人到最後可能只會進化成一直低頭,只懂得動手指的動物。

忽然想起為甚麼在Wall-E電影中為甚麼人類都變成肥佬了。甚麼電腦都搞定了,我們只需要玩和吃就可以了吧?

Share

究竟想說那樣

提起大家樂,最近有單很好笑的新聞連載。

第一天,生果報報導大家樂的燒鵝飯貴得離譜,因為竟然比中環的鏞記還要貴,索價近五十元。這件事,無疑立即在中環職場區引起了轟動,連我的同學也一直不斷地傳閱及談論這單新聞。喂,鏞記喎,咁大個仔都未食過(雖然有人說如果不是熟客去幫趁,則立即只會吃到次貨,覺得名不符實),大家樂究竟憑甚麼開出天價?

但到第二天,同樣是A1頭條,生果報找出了米芝蓮的大廚,分別為大家樂、鏞記和某家已經忘記了名字的餐廳所出產的燒鵝飯試味。生果報聲言,大廚事先對飯所屬何處,全不知情;結果,大廚得出的結論,竟然是大家樂的最好吃,不但燒鵝味甘香,而且份量最重(換句話說,把它的飯捧上了天);相反,鏞記的肉硬,廚師說,並不是太好。言下之意,結果是大家樂這樣的大型連鎖完勝,老字號的招牌菜慘敗。

那麼,變成通識題,生果報究竟想講的是大家樂加幅太瘋狂,還是它物有所值呢?讀經濟,講價格,講供求,都有好一段日子了,但這樣的事,真的把我搞糊塗了!!只好想生果報應該是事後補鑊吧。XDD

Share

免費升級

有晚,OT,和同事D外出吃飯再搏殺。見大家樂加價猖獗,決定改去大快活。雖然講味道來說,前者好於後者。但仔細揀,可以節省上十元。

來到,林欣彤的大頭舉目皆是,看了已倒一半胃口,但不要緊,始終工作前還需吃飯。改去看餐牌,我很隨意的點了蝦仁炒蛋(原來也真的很難吃),同事D叫了個不知甚麼碗飯(看起來像太空食物 XDD),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它在餐牌上,大大隻字寫:

免費升級大檸樂。

同事D見了,立即狂笑:「好貼合依家個情境,真係岩晒,一於免費升級大檸樂啦!」

我歡呼:「正,呢鋪真係大檸樂!」亦一同大笑,數十秒不止。

原來,對於已經瘋癲的人來說,要尋開心,真的很簡單。

Share

怎麼反對簡體字

中港矛盾中,很多人把簡體字當作其中一條重要的戰線。

很多人都寫了很多東西,去解釋為甚麼簡體字不應該取代繁體字,而這件事亦絕對不應該在香港發生。

我是個很膚淺的人,問我為甚麼不用簡體字,道理很簡單:

它很醜!醜得教人七孔流血,醜得教人無地自容,醜得教人羞愧不已!

舊時,即使秘書學速記,也會把字詞通通變成莫名其妙的符號。但他們只是為了自己的一時工作需要,到寫信給同事時,絕不會用這種東西,因為這樣做,即屬違反人性:簡筆不是為了傳播信息,只是Drafting 時有用!

如果只是為求書寫方便,就用簡筆字,放棄字本身的完整、原意於不顧,為甚麼不索性再簡化下去,只用點線去取代整套中國字型系統?如果懶惰竟然使用簡體字的唯一理由,亦覺得這論點竟然站得住腳的話,這是整個民族的悲哀。

Share

一拍兩散模式

強國現在真的強大了,錢多起來,根本不知花在哪,才勉為其難,買買名牌,救濟一下歐債國家。這是俠義心腸,當然不是為了貪慕虛榮──能夠把甚麼LV表包,GUCCI皮帶,穿得那麼務實那麼農工兵仍然溢著一陣陣革命的氣味的,就知道他們一疊疊鈔票灑出來,雖然表而看起來很銅臭,但其實,不是那麼膚淺。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反文化侵略,這是對清朝百多年來簽下種種的喪權辱國不平等條約後所吐出的一口烏氣。你們香港人,幹啥不高興?同事D最近還分享一個很牛的故事:

在某名店,兩個女人,操普通話,就是要爭奪一件名牌限量衫。兩個都各不相讓,就是吵鬧過不停,論言語之惡毒,數祖宗之詳細,還是不分上下。結果,不知誰,竟忽然拿出一把刀!

眾人大驚,不知會不會因爭衫釀成血案,幾乎都要走出去制止的了,但又不知道怎樣阻擋。不過事情又有更戲劇性的發展:那個誰,先狠狠掟下一堆錢,接著,精光一閃,立即用刀把衣服一刀兩斷!

另一個誰,一點都不驚訝,只是瞪眼,大聲拋下一句:「蒜你有種!」也不留戀,頭也不回走了。我不知道觀眾有沒有掌聲雷動,但這樣的場面,去戲院買票也未必看得到吧?

所以我時常說強國人最了不起。這樣的情操,那種灑脫,那種一拍兩散也不便宜對方的狠勁,不是常人能做辦到的!

Share

【無責任轉載】招租

言雨的最新文。

樓下開了廿年的士多早幾天結業,商場管理處貼出了招租啟事。士多結業前幾個星期,每天途經,只覺內裏的三角鐵架漸漸被淘空,冰櫃也被拔掉電源。到前幾天,冰櫃不見了,士多裏,只餘櫃枱旁那個木架上的幾包「最後的香煙」。可是,滿頭銀絲的古希老掌櫃和他穿背心汗衣在乘涼的兒子,依舊是一副古肅的面容,坐在同樣的位置,廿年不變。這是廿年不變的味道。

領匯要尋的,是這種味道嗎?

領匯尋味,人人喊打。但仔細想想,這廿年來,幫襯過這家士多幾多?上回是買了一包甘大枝給當時才四歲的堂弟-可是他今年已十六歲。當然,個人的消費習慣不能以偏概全,但客觀事實說明,這士多的經營模式,每天賣煙賣酒賣零食給懶得多走幾步路的街坊學生,無法使它經營下去。若同樣的地方,開7-11,使用率會否高一點?屆時一眾街坊的「得益」會否隨著「得物有所用」而提昇?

「味道」這回事的確不是連鎖店所能取代,但不少味道本身是有代價的。保育從來就不是免費午餐,問題是,社會須要有共識去決定什麼的「味道」值得去保留,以什麼的方法去保留,以及願意分擔的代價。實際代價以外,社區發展,有效地再分配資源,都是保育的機會成本。一個社區要發展,推陳出新是必經的道路。若說要保留士多,它便要把原來賣2元一條的冰條,個半一串的燒魚片,加價一倍到4元和3元,而且其所賣的貨品種類十年如一日,家坊會繼續年復年地以真金白銀去支持「原汁原味」嗎?是故即使領匯不加租,士多的經營能力仍是會受到考驗,而大家也平白失去了接觸新服務新產品的機會,那是個雙輸的局面。只站在保育和發展的二元對立面上咆哮,背後理據薄弱且不切實際,值得再思考。

但我可不是要為領匯平反,功利主義,賺盡每一分錢而忽略社區利益,亦顯然不是人心所向,使那假惺惺的「尋味之旅」的公關技倆更見噁心。可是,要怪也只能怪房委會與政府早年把這個近乎完美的monopoly business完全地拱手送了給一眾投資者,卻沒有想想要為一眾持份者-家坊或業主-保留一點控制權。試想想,即使是私人屋苑,業主立案法團,在篩選會所餐廳營運者時,也通常有一定發言權吧。可是當年政府一心要甩身,賣個好價,哪有想這些?事到如今,我們或許只能繼續咆哮,以拆穿其醜陋的公關化妝,讓大家在心裏好過一點。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