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你那呵欠絕得不能絕

沒有寫那麼多天。原來一下子補完,也不是太難,只需要幾小時的時間。

如果賺錢也那麼易,那就好了。寫到這裡我才想起,我擱筆期間,還是有引起一點點人的注意的。為此,我要逐一致謝:

首先是作家K。雖然我忽然把他稱呼為作家K,不知他會不會生氣,但在我眼中,他已經算是一個作家了,如果硬要降格,那麼就是文字工作者吧。但這個名稱不是更難聽麼?不理了,他是唯一一個在MSN問我為甚麼忽然不寫的人,於是我隨口答:很簡單,到時寫一篇小說就已經足夠把窿窿都填了。很對不起,沒有兌現承諾。

另外是讀者V。話說廷也有向我傳告,問我為甚麼忽然沒有寫這回事。不知她最終有沒有告訴你,其實除了太忙,沒心機,應該沒有其他的原因。所以現在重新寫起來,也沒有原因。當然你旨意廷寫,就稍微有點困難了,不過我歡迎你繼續為止進行遊說的工作。至於讀者I,一向是我舊日記的常客,但是自從我把舊日記通通都剷光,她看見我Facebook也不出文,以為我不寫了。其實那當然不是事實,但好笑的是,偏偏她在我不寫的時候才留言,好明顯是有意找渣的。所以,嘿嘿,我不會讓你這個新晉煮婿得逞的。

最後當然要多謝廷。完全不介意我躲懶,甚至很支持鼓勵,哈哈哈哈哈。對於之前記錯地方,走錯地方,真對不起。因為我真的忙瘋了,所以搞錯,真的不稀奇。以後這些事還會陸續有來,請有心理準備。

最後引用白老大的一句話:今天說到這裡,也差不多了,哈哈!

Share

任何地方也像開四面台

政府公布人口甚麼進度報告書,大家都批評,但我還是看出了林公的功力。

首先,政府根本在這件事上,甚麼都沒做,這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的。而搞這壇東西的人,正是競選特首落敗的唐唐。這無疑是爛攤子,要收拾極之困難,但在林公踏上神學之路前,竟然有能力把他Wrap-up,甚至高調出來為政府沒有人口政策的人口政策侃侃而談,那種勇氣和毅力,真的教人很吃驚。

同時,政府在CY出口術從上而下宣佈雙非嬰兒的配額應該是零之前,口徑只能繼續讓他們來香港,因為他們在基本法下的確享有居留權,所以亦只能說他們留港未必一定是壞事。但隨著新政府即將上場,林公雖然無得玩,但竟然可以極為迅速地改旗易幟,更字字鏗鏘地說實施零配額,對香港很有利。而三十年沒三十萬的人口,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影響不大。其飄移能力,即使是頭文字D的藤原拓海,也有所不及!

事實再次證明,林公不是浪得虛名。偏偏他每次都要攬炸彈上身,民望跟他完全沒有關係。職責等同洗馬桶的人,永遠一身臭味,不會受任何人的歡迎。政府沒了他,會是一個損失──到時爆屎渠,沒人清理,破壞力一定更令人蔚為奇觀。

Share

生活淡淡似是漣漪

最低工資在香港實施了一年多,通脹到現在終於稍微有點緩和,但是出外用餐,價錢還是一樣加得很兇。問其故,都說是因為政策引發了漣漪效應,即下面加薪,中高的一樣要薪,以維持薪酬架構之高低。

這裡不是討論學術的地方(從來都不是),所以不會講究通脹是不是因為漣漪效應,而所謂的效應,究竟有多強,程度有多深。我只想說現在午飯,無論是頹的,還是桌布稍為有點花紋的,價錢都好像變得差不多了。

試想想,我們公司樓下的垃圾Canteen也加價,現在套餐動輒貼近五十元。大家樂,美心快餐自然亦不在話下,按下不表。這樣的話,索性不吃快餐,去檔次較高的餐廳,吃好一點,價錢的差距竟由原來的二十至三十元,一下子縮至十至二十元而已!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為甚麼還要去幫襯快餐呢,強行吃垃圾食物,糟蹋自己的味蕾呢?看來再這樣下去,不止薪金,其他的餐飲價格一樣會所謂的漣漪效應呢。當然,我沒有經過仔細分析,可能整件事完全不合乎正規的經濟邏輯。只是順手拈來,忽發奇想而已。

Share

邊有XXYY咁理想

老細發火,非同小可。就算他們發火的原因是否與你有關,你當時身在其中,都應該立即擬定好策略,以確保能夠全身以退。

當然,最理想的方法,是巧妙地令老細收火,甚至笑逐顏開,但這樣需要很高的技巧,不熟悉其性格,自己不挑通眼眉,而且應變速度極快,能力極強,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而且危險性極高:天曉得會不會火上加油,到時由本來不關你事,也變成連你一起夾生燒死?再試想想,如果親如女朋友老婆,都不能夠妙手回春,你,憑甚麼?

不夠藝高人膽大,只想明哲保身,那應該怎麼辦?繼續面帶微笑,又或者神情維持應有的肅穆,學CY話齋,保持謙卑的心,偶爾點頭,進入Yes man模式,然後如果知道老細有責怪之意,又無化解之空間,當然要即時道歉為萬全之策──而即使事情與你無關,你也應該道歉,自行揩野上身,負荊請罪,以表忠心。

你話吓?唔係呀嘛,打份工啫。咁最後一條,就是扮死狗,不作聲,直至老細的怒火燒光燒淨為止。不過也不一定行得通,你甚麼也不做,可能隨時會推你出去直接問斬。說到最尾,都是那句:並無定法,世界難撈!句號。

Share

感覺差過聽尹光唱雪姑七友…

以下含劇透。

當然首先故事是勁廢,勁垃圾,勁無稽,也勁Gag,基本上毫不緊張,也毫無因為爛而產生的一點點喜劇感,連這樣也做不到,大家可以想像它的爛,是多麼的深層次兼不可救藥。這從未去到中段已經有大量人去洗手間,看得出來。我以為會有多麼的天馬行空啦,超,還不是白雪公主,巫婆,蘋果,小矮人,然後是起死回生的Kiss?如果是那樣的話,我為甚麼不回家看心戰?甚至是看互動新聞台也好呀。

當然,那些粗糙的特技也令人看得很「心曠神怡」,將軍澳那一種。可能,編劇對於在王子以外再加一個粗獷的獵戶,是一條好橋吧,組成一個莫名其妙的三角關係,大概會沾沾自喜吧。可惜他們不知道,其實TXB的編劇,早就已經知道這一招,甚至玩得更荒誕離奇。這是白雪公主通通都做不到呢。兩邊不沾岸,死得很慘。

而最後,收筆之前,當然要一讚白雪公主阿Bella的演技啦。真的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的演技竟然毫無絲毫的進步,是連那一點點也看不出來,真教人憤怒。仍然是那個五官不知何處擺,但又死要Chok出一個憂鬱的樣子,教人扼腕。這令我甚至懷疑其實掛羊頭是白雪公主,實質狗肉仍然是吸血新世紀。阿羅拔仔忽然全身閃粉般出來,把王后做掉,也一點不覺得奇怪。

總而言之,有時看部電影想輕鬆一下,但結果想令人很惱火!Life is so full of surprise as always.

Share

白雪公主永遠都係呃人既

話說我告訴同事D,我想去看快上畫的「白雪公主」。同事D知道這向來不是我的口味(那時吸血新世紀已經被我們批至一文不值),但是我解釋道,沒有辦法,因為弄來了Groupon,一定要月底前用完,但是想看的戲的時間又不對,所以只好冒險一試。

同事D於是笑了一下:「哦,你看看O唔OK囉,然後告訴我和Candy(即他內子)吧。」他然後加了一個很精境的補充:

「始終看過Twilight 後,對Bella還是很有戒心。」

他說的,自然是女主角Kristen Stewart。無錯,即管再試一次,可能經過幾套戲的磨練,她的演技應該會有所改進……而且,照說白雪公主已經拍到無可再拍,也許再新包裝下,故事也會有改進,譬如說迪士尼的Enchanted,就改得很好,教人看得好開心,或者這套戲雖然走的是另一個黑暗路線,但也許亦拍得劇力萬鈞,氣勢如虹呢……

結果,我完全錯了!!Totally wrong!

Share

遲兩秒搭上地下鐵能如你碰上麼

較早前,天文台說香港可以觀察到難得一見的日環蝕,令不少天文發燒友極之期待,但結果,因為厚雲密布,到頭來甚麼都看不到,不少人表示,大感失望。

這種魯迅式短篇的結局,我不感到特別驚奇,而天文台說下一次要過幾百年後才可以再看到這個天文現象,換句話說,這是有生之年的唯一一次,所以大家應該珍惜這次機會,云云。

對於這個講法,我並不反對,但如我不止一次所講,人生在世,機會只止一次的東西何其多呢?家庭、朋友、愛情,比比皆是,而且重要性肯定比日環蝕更重要。

如果大家真的有那麼多閒情逸致去介意能否看到日環蝕,是否也應該用同樣的心情,去珍惜和親人相處的機會,珍惜他們呢?

不能理解這件事的話,看甚麼金星凌日也是沒有用的。將彼此錯過,以後,一切都不能折返。但人類就是奇怪的事物,他們總愛管些沒有用以及不切實際的東西,這不知算是甚麼心態。

Share

咖啡演技

陳豪在心戰演變態殺手,還說有多重人格。看了幾集,覺得在秋官這些老戲骨面前,演得還相當不錯,另戲更有看頭──

不過我想寫的已經不只是心戰了,而是他和咖啡。自從品味咖啡這個節目出街後,不知甚麼時候,他已經和咖啡的關係密不可分,甚至可以畫上一個等號。現在逢星期日晚上,繼續有他的咖啡節目,不斷周遊列國飲咖啡;另外,他又有替xx咖啡公司賣廣告,又是一貫溫文的Chok樣,一杯在手;甚至在心戰的劇集中,他剛殺完人,把屍體都火化了,若無其事出來,碰到朋友,朋友不知情,照樣問他:

「我剛沖好了咖啡,你要不要試一試我的手勢?」「好呀,那我也不客氣了。」編劇分明玩野,幽他一默。

其實他飲那麼多咖啡,為甚麼夜晚還睡得著覺?是不是已經對咖啡因免疫?幸好他不是一個不喜歡喝咖啡的人(或者他真的是,只是我們不知道),否則一定比死更難受。說不定,看品味咖啡的時候,已經可以看到他比心戰更加出色的演技。

Share

心戰 VS 師奶戰

提起秋官,現在的心戰是一套好戲。我也不是永遠在批評三色台的,是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也不是因為它是戚其義監製,走天與地的路線,而是它有新意。

這種新意,其實在外國,也沒有甚麼特別,甚至不算破格。講血腥獵奇,懸疑瘋狂,心理描寫歇斯底里,多重敍述角度,西方一早已經玩得出神入化,而文學作品更加是已經「白相得不能再白相了」(上海話,即已經玩得發悶了)。現在香港才來這一套,觀眾還一副如獲甘霖的樣子,可想而知是多麼的落後。

沒有辦法,TXB的成功之處就是她有典型公式的師奶劇。其實不是壞事,因為電視觀眾主要是師奶,而針對師奶的看點去迎合,其實沒有甚麼問題。不搞複雜的故事,但求簡單,做點三角四角戀情,然後到十六七集開始,來個人性大顛倒,最後要麼苦情結束,要麼開心來個五年後上天台BBQ,你不受落,但師奶讚好。收視有了保證,廣告客戶也滿意,多來點便便奶粉廣告,財源自然滾滾來。

現在一開波就殺人,肢解,結尾玩沙畫?好不好睇?我高層M向來聲稱失眠症嚴重,現在九點半開始已經呼呼大睡。

寫到這裡,我應該寫信感激戚其義。

Share

嘩真係好想知下一個係邊個大肚

除了股價樓價令大家如痴如醉,娛樂版經常會寫誰誰誰大肚,誰誰誰孕味濃,懷疑有喜,等等。彷彿這件事情,香港市民大眾都十分關心,很有新聞價值。

例如某天,我看到頭條是「xx又有咗!」OK fine,但其實我根本不知道那個人是誰。而既然說又,即是不是第一胎。But so what?她是第二胎,第三胎,甚至是第N胎,和我有甚麼關係?難道她會生出異形,為人類帶來威脅?

我不是讀新聞學的人(言雨是,但好明顯他不會有時間給我解畫),所以不知道究竟一個名人大肚,除了她本人以及她老公一家人以外,旁人究竟還有甚麼值得興奮,所以要大書特書,甚至開一條狗仔隊,日夜追蹤她們的主診婦科醫生以及護士,看看能否搜刮出甚麼超聲波圖片,以饗大眾……

我深覺這是一種不正常的現象。但因為從來沒有人指出,我還是擔心錯的反而是我。可能,其他人真的很喜歡看這種新聞,而且很替她們高興。又或者,當在智能手機,可以隨時隨地看到她們大著肚子,還穿高跟鞋出席活動也一樣安然無恙時,終於發現到,這原來是一種特技,於是,都感動得淚如雨下,然後覺得人生在世,真的很有意義,full of miracles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