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伏餐廳

星期五,同事D和我打算找家好點的餐廳吃飯,說是慶祝一星期的辛勞──

是,本來是想去吉野家的(不要笑,吉野家在我們的心目中絕對稱得上米芝蓮一星),但是忽然同事D眼尾一睄,竟然看到前面有一家新開的泰國餐廳,於是他說:「喂,不如試下囉。」怎知一拉開門,踏進,發覺──

裡面只有小貓三四隻。原來是新開張的?在出於禮貌的情況下,又實在不好意思推出,於是只好坐下來了,反正座位多的是……我和同事D交換了一個眼色,都知道大事不妙,這裡中伏味極澴,後來店員遞來一張餐牌,更發現感覺無錯:

簡單的黃色小紙上,只有幾多餐。但所謂餐,其實只有一個飯,不配餐飲,沒湯也沒甜品。我只好小心地揀了個泰式海南雞飯,也要$69元。叫汽水,要再加$15?痴線的嗎?同事D就問:「Could we have two cups of water please?」不料店員耍手擰頭,說這裡沒水提供。

同事D冷笑聲:「水也沒有怎做生意?」

不過,店員講簡單英文,和其他同伴即轉回泰文,那食飯應該很正宗啦?先不要那麼擔心,或者不是那麼差呢……

飯端來,只有半碗左右;雞只有數塊,伴醬汁一碟。味道是不錯,但這份量,這價錢,侍應十問九唔應(因為言語不通的問題),實在令人很無奈。很快,我們吃完步出。我笑笑:「以後還來不來?」

同事D嘿嘿笑:「來!討厭哪個都邀請他來!」那,不就是我麼?LOL

Share

大話西遊

如果遲點要教育下一代的時候,一定很難告訴他們做人要誠實,有誠信,不說謊。

這其實不是甚麼新事。魯迅寫立論時,已經提及「說謊的得好報,說必然的遭打」。現在不也是這個情況嗎?結果魯迅以一連串的大笑聲就敷衍過去了。

的而且確,真心待人又有甚麼好處?我的子女會問。

「你說啊,這根本就不合乎邏輯,就算是特首講大話也沒有事。」他們會鼓起腮,口齒伶俐的駁斥我,「為甚麼我這等小小平民,還只是小孩子,偷吃了糖果不承認你就要打罵我?這不公平。」

「說謊是不對的,我們騙了人家,他們不高興,你就會失去別人的信任……」

我還想老三老四的說甚麼「民無信不立」、「特首犯法與庶民同罪」,但是……

「沒有問題的。只要大家都覺得沒有誠信不是問題,繼續開開心心的互相合作,不就行了嗎?你不是說大人的世界,根本就缺乏互信的嗎?人本來就會互相猜忌,互相妒忌,到最後互相傾軋自相殘殺的動物嗎?歷史上這樣的故事也太多了。所以我同情特首先生,他沒有錯。」

到時,我會很無言。總不能和他們說:是呀,你已經得到了世界的真理吧?這樣下去,人人以無誠信為榮!

Share

迎難而上

我中文水平不佳。很多人高叫迎難而上的時候,我感到大惑不解。

因為,我不知道甚麼叫迎難而上。不,準確點說,從字面解當然明白,那就是即使有困難,也要面對,也要努力去做的意思。但出處呢?況且我在過去十數年的教育,看過不少的書,都沒有聽聞過這個四字詞語。就好似另類潮語一樣,它突然冒出頭來,然後一傳十十傳百。是我太孤陋寡聞了嗎?

努力上網去找,也只找到類似的「知難而行」,出自《左傳。定公六年》:「陳寅曰,子立後而行,吾室亦不亡,唯君亦以我為知難而行也」。知難而行,正正和我們常說的「知難而退」相對。不到黃河心不死,求學應要有堅毅不屈的精神;終於,在一個簡體字的網站,詩人總理溫家寶的網頁,終於找到了答案──

原來是溫爺爺自己親自講的口諭,難怪金口一開,立即廣為傳頌,人人受之如甘霖,即時反覆引用也絲毫不覺得害臊。「我最覺得痛心的問題是在這三年的工作中,還沒能夠把人民最關心的醫療、上學、住房、安全等問題解決得更好。但是,中國的總理懂得一個道理,就是知難不難,迎難而上,知難而進,永不退縮,不言失敗。」

這樣的趕潮流,教人份外感歎。

Share

重回洪荒

在一個智力退化的新時代,不講理性,不講科學,只求大腦皮層一下子興奮而破口而出的那種快感。對與錯,無人敢講公道說話,大家索性也不去分清楚。所謂是非曲直?早忘了。這些東西太艱深,也不好理解,不如別提更好。

人類不分東西文化,都經過不少的時間,再加上數不盡的人命作為代價,再到達了新時代的所謂文明。哲學的形成,思想產生飛躍,加上以科學作為分析基礎,人類終於脫離野蠻,迷信,唾棄了鍊金術,也不再捕殺巫女,結束了黑暗時代,而傳統最高無上的教庭、以致典型的君權神授受到挑戰,於是歷史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流血的革命,換來民主政制的雛形。就算是中國、日本,一樣都要開海禁,接受西方思想的洗禮,不論醫卜星相,行軍打仗,講究的都是科學驗證真理的客觀精神。

雖然,後來獨裁者的出現,引爆了兩次大戰,一些國家仍然採取極權的殘酷統治手段,但普遍來說大家都意識到和平,理性時代的重要,並一定要繼續以此為基礎,發展社會,人類才有未來,才有出路。

但是二次大戰結束後接近七十年,社會是不是真的更理性呢?我現在真的說不出來。就以香港這個小城為例,就算通識教育、判斷思考已經講了很多年,由上至下都看不出有這樣的質素,反而言論卻更像六七十年代那種徹底顛倒黑白的血腥歲月了。這是很危險的一件事,也沒有任何人意識到,應該怎樣扭轉這個情況。難怪有人說社會已到臨界點。稍有差池,隨時一發不可收拾,重回黑暗時代。

Share

快快樂樂學僭建

最近的新聞真的很好笑。我真擔心2017年就算真的有特首的普選,門檻也不是人人能夠跨得過。

首先,一定要家中有豪宅。不是在九龍塘的約道,就是山頂,普通一介草民,除了甚麼女明星忽然富貴,又或者突然成為炒樓股神,怎麼去搞一間?

然後,家中還要有僭建。Oh my god,我家中其實要找個地方搞甚麼玻璃棚,花棚,真的好難,更不要說在地庫變成游泳池了。

唐唐因為這件事,狼狽地給民眾和傳媒轟下台,現在都不知潛到那裡去了。振英哥以為得登大寶,可以大展拳腳,強政厲治,不料原來自己家中也有問題。一開始抨擊別人的時候,還敢說自己的地方,一定不會有問題。現在呢:

只是無心之失,其餘是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他的幕僚更出來公然護航說:梁生的僭建規模,和唐唐的並不一樣。嘩,這都算開脫的理由?

人人擔心回歸十五年,法治會蕩然無存,本來我是不太擔心的。但是聽到這番話,如果居然有人還覺得有道理的話,別說立法會,香港也玩完了。

Share

見鬼勿O嘴

即將辭任,改投神學懷抱的政務司司長林D9,在最後一場硬仗,立法會「打尖」將政府改組放前先討論的決議,竟然以一票之差,未能通過。

鏡頭所示,林司長一剎那做出了經典的「O嘴」表情,立即在網上瘋傳,亦成為翌日各大報章的頭條。大家都認定林司長英明一世,竟然最後亦陰溝裡翻船,機會難得,所以急忙抽他最後一次水,務求抽乾為止。

但我對此有另外的見解。林公閱歷之深,在公務員隊伍中,已屬無人能及,既然有人肉錄音機的美譽,其面部表情的收放自如,亦肯定十分到家。怎麼會一時的驚慌,又或者因為結果始料未及,而在面上露出一點點的蛛絲馬跡?

再退一步看。林公即將辭官,改組是否成功,對他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況且他政務官出身,亦和根正苗紅的新班子亦顯得格格不入,現在功敗垂成,他真的會感到不高興嗎?還是這才是他想要的結果呢?

據聞不少議員亦提出,「政府根本沒有出力箍票」,令整件事變得更為撲朔迷離。這下O嘴,究竟是真相,還是演技。大概只有他才真正知道了。

Share

不吐不快

以前的夏天,太熱了,會下一陣大雨。雨下完,天氣瞬間涼快,舒服得很,晚上隨時冷氣也不用開。所以以前天氣一直太熱了,一但下大雨的時候,大家都會欣喜若狂,甚至歡喜得跑出街。

現在的夏天,更熱了,然後忽然下雨,毫不痛快的,就像個演技失敗的藝員,強行擠出幾滴淚,然後就「無貨」了。驟雨蒸成熱霧,向上升,四周又沒有風,結果非但沒有為暑熱降溫,反而更令人汗流浹背,心煩意亂了。

望向天空,永遠都是灰白色的。雨會來嗎?晦暗不定的,像人的臉容,根本看不出來。就算跑去天文台的網頁,看雷達圖,一樣不得要領。拿傘出去,結果天像嘲笑你的,毫不施捨你;到想著賭一把,大模大樣兩手空空的走出街,突然的暴雨又把你淋成落湯雞。非把你搞得灰頭灰臉為止。

我真的很討厭這種天氣。下一個星期的大雷雨,遠比幾十分鐘又幾十分鐘的微雨好。反正也是不能進行甚麼戶外活動的了,又何必要這樣遮遮掩掩,不吐不快呢?

Share

各取所需的堅尼系數

堅尼系數出街,人人群起攻之。做報紙的,偏要寫香港是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地方,要顛倒事實的,我對此沒有甚麼意見(雖然看見方向、生果這樣做習之為常;但連自稱專業的人言、同科日報,竟然也胡亂解數,無法不令人哈哈大笑)。但連學者都插科打諢一番,則無法不教人扼腕:他們還好意思自稱教授?這樣怎麼去教學生獨立思考?

或者,做社工系甚麼的,的確會對統計或者經濟學了解不太深,也不應該怪責他們太多。但怎麼不去先翻翻Literature,看看究竟堅尼系數是怎麼算的?這真教人火大。幾日來,只看到Francis Lui在晴報的文章,以及左丁山的分析,合符客觀邏輯事實根據。是不是真的要讀經濟的,方知道究竟甚麼才是堅尼系數?其他的人,永遠只停留於「堅尼系數界乎0與1,愈大則貧富懸殊」的娛樂版式分析?

有時只是要求做一點點資料搜集,把事實看清楚點,這麼簡單都做不到。為甚麼不去看看OECD Countries的Gini?為甚麼不去看看新加坡Gini的Press release?香港還說搞通識教育,還不怕笑死人?一粒數字,想不到看不透就真的是看不透,神奇之極。這樣下去,數字是甚麼也不重要,大家都閉上眼睛,自說自話。香港真的玩完了!

Share

起跑線

和新來的文員談起,她已婚,有兩個女兒。問她和她的丈夫怎替兩千金的成長張羅,她立即如見夢魘似的,急急搖手,說痛苦得不得了,因為現在的制度完全畸形。這個人講得多聽得多,但真找個母親來現身說法,又如何?

她說她的女兒已經算學得少,也有三樣,鋼琴,畫畫,游泳。但其他的更不忍卒睹,有一天星期上七天補習,天天不同語言的;有一年到晚都在參加各種大大小小比賽的;有一歲未半已經要開始興趣班的。她還說,總之要知道最後的終點在哪裡,就一直往前倒數回去,於是萬大事就由嬰兒未出世,就已經開始安排。總之要快,要趕上,不能有半點的疏忽。你不想跟這個洪流?沒有用。因為人人在開外掛,玩超頻,你的子女甚麼都不做,變相「離群」、「追不上進度」,學校會天天埋怨你,管教不好兒子。

聽這位算是年輕的媽媽一五一十的講,愈聽愈心寒。原來現在幼稚園已經要做Project的啦。譬如說做動物,做長頸鹿,媽媽說,畫了畫,寫上長頸鹿的中英文,然後再加上一句半句十多字的叙述,她就提議女兒說:就寫長頸鹿有長長的頸,不行嘛?女兒於是搖頭說,不行,因為現在這個程度不夠了,應該要把頸的長度也找出來,再寫上去才行。瘋狂的世界。

好呀,大家都喜歡贏在起跑線嘛。但偷步到最後也不見得真的會勝出。讓BB在母親的肚裡,最好還先知道一個成語,叫揠苗助長吧。我不知道真正安排教育工作的是搞甚麼,但把幼兒的童年及身心健康都一拼糟蹋的人,還是應該打下十八層地獄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