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開會

開會,大家發表意見,有交流,工作做得更好。大家是開誠佈公也好,是打開心窗說亮話也好,總之暢所欲言,無高低之分。

但這只是開會的其中一種方式。這種開會方法,不是沒有,但很少在平日發生。

而另外還有一種更常見的是,你跑到老細房裡,然後幾位老細一同連珠炮發,坐而論道,談笑風生,一下子,已經把你的Idea通通都講了,還要是改良版2.0 Plus。很快的,大家已經得到想要的東西,話題已經變成退休年齡,法國餐,或者倫敦奧運這些毫不相干的事了!

這個時候,除了一同哈哈大笑以外,真的想不到有更好的應對方法。當然,你也可以突然力排眾議,轟然大叫一聲,說你想到一個絕世好橋,甚至可把之前老細的方案都比下去。

但問題是,你是不是真的想到?

而再來一個跟進問題是,你是不是真的肯定你的更好?

而再來再來一個終極問題是:

就算真的最好,你是不是要衝著多位老細的面前講出來?在心中想了那麼多問題,一下子要找出答案,並不是一時三刻的事。到你下定決心的時候,老細們已經拍下手說:好搞掂,就咁做,大家散會!然後眾人已鳥獸散。

你愣在一旁,默默看著手中剛抄的筆記,心想:果然,做細的還是不容易啊。沒你的價值,請你回來又幹甚麼呢?想到這裡,背脊已爬了一身冷汗。

Share

再談國民教育

最近大家都熱哄哄講國民教育。有人說,這類教育是必須的,因為雖然回歸多年,但人心仍然未回歸,所以才會出現七一遊行藍色獅子旗旗海的壯觀場面。

其實不然,他們過份憂慮了。

怎麼還未回歸?這是擾亂人心的言論,絕對是妖言惑眾,其心可誅!舉一例即可自明:君不見最近城市煙霞滿山,酷熱非常嗎?出外吃飯,深深呼吸一下,竟然感到空氣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鐵鏽味。一聞之下,感覺多麼熟悉──

每年夏天回廣州,一出和諧號,那種沉鬱而略帶焦土味的空氣,撲鼻而來。陽光是灰橙色的,樓宇是灰白色的,呼嘯而過的車輛,亦夾著灰黑色的霧。整個地方都灰濛濛的,但你千萬不要皺眉頭。因為,這正正就是我國繁榮的象徵,是經濟帶動了火車頭高速向前的最佳證明!

本來,香港是不會有這種氣味的,它不配。但現在不同了,整件事像CEPA的簽署一樣,連空氣溫度濕度都無縫交接,雖然汗流浹背,但你們應該高興。這種空氣,是阿爺的黃土大地所獨有,感動啊!可歌可泣啊!幾乎要即時面向紅方的太陽,唱首我和我的祖國了。

所以,只要多呼吸這種空氣,少點批評空氣的污染水平,多歌頌祖國美好的事情,我相信國民教育,經過一輪的口諸北伐後,仍有一番美好的將來的。大家說對不對?

Share

怪物

四年一度奧運,當然開幕式閉幕式都是眾人的焦點所在,但是始終戲玉還是世界級水平的比賽。

鬥快的跑步遊水競技自然刺激,而平時熟悉的計分球類活動亦一定會看得投入,不過平日絕對不會留意的運動,例如射擊、跳水、體操,既考技術,定力,又挑戰諸位選手的耐力及心理質素,亦相當好看,一向都是我的心頭好。尤其是看一些怪物級的演出,其精湛到極致的超人技藝,實在無法不令人歎為觀止。

例如看今晚的飛靶射擊,根本不明白那些奧運選手是怎麼做到的。那麼小的飛靶,這樣的速度飛出來,要在幾十米以外擎槍擊中,真是談何容易?不過看著他們若無其事的,舉槍,扳機,然後飛靶在上空爆破,噴出有色的煙霧,整個動作在兩三秒完成,就好像只是手到拿來的一樣容易。

當然偶有失準還是有的,亦也是因為這些失誤,才分出高下。不過世界第一,又豈非等閒之輩。剛奪金牌的美國選手,看來只是個其貌不揚的肥胖女人,但是她把槍一上膛,整個人就像變成一個會旋轉的炮台那樣,那精準度和反應,令人聯想到的,甚至不是人,只是機器。決賽要打一百個靶,資格賽七十五個,最後再打二十五個。結果,前者失一,後者全中,是新奧運紀錄,亦平世界紀錄──

即使不是百發百中,也百發九十九中!家中相顧駭然:

「千萬別得罪這類人。」

「一定會射中,無論怎樣跑。」

「當然啦,人怎樣跑,也不可能比那個飛靶更快吧!」

Share

Puny!

好久以前,我們中學德高望重的已故英文老師K,在學校禮堂做Talk Show。雖然只講中英文學以及翻譯,以及唱唱歌,唸唸詩,是很認真甚至帶點學術性的節目,但不知為甚麼,台下一眾學生舊生還是好像看黃子華般,笑得很高興。記得有一次,他開場白就講一個英文單字:Puny。意思是自己很渺少的意思,為甚麼他這樣講呢?

因為眼看當年所教的學生(即七八十年代那一堆),現在已經全部變成社會上的棟樑,名士,不少還赫赫有名的,所以不其然覺得自己「渺小」了。當然,我覺得老師K只是口中說說而已,他心裡不會這樣想的,始終他的英文水平太高了,高到一個程度,根本是後人無法超越的。所以,一時的謙卑之言,其實也算不上甚麼,甚至可能是反話──難怪大家聽出弦外之音,都哈哈大笑了!

至於為甚麼忽然想起這件事,正正就是那天赴中同聚餐時的感覺:因為當天我們除了上文提及,銀行界的朋友言雨,張神醫外,另外還有大律師C、電腦達人D、會計R、顧問E……連缺席的是搞精算的,難怪同學D也跟我講:你們華山論劍的話,我們這些嘍囉,先撇了吧!那又不必,反正聚聚會,聯絡一下感情也很應該,但我這些既無專業資格,又無高薪厚職的,真的要在心底講一句:

Puny!

Share

呵!

好不容易約到為數十人的中同飯聚,單是推敲對上一次見面是甚麼時候也幾乎講足半天。因為很有一些朋友們,自從我辦公室搬離中環以後,已經很久很久沒見。

久違的言雨亦是座上客,總是在問我:「有沒有好路數?有沒有好路數?」然後就大呼小叫:「我公司最近好唔掂……」他的獅子銀行,雖然最近涉嫌洗黑錢,但我心想,怕甚麼。獅子銀行始終還是財雄勢大的,就算是俱俱幾十億的罰款,也絕對應付有餘。更何況今天報紙已經又報道,據聞銀行能交出比預期亮麗的成績表,股價在今日亦告急升。所以,言雨,千萬不用擔心,希望在明天。

另一方面,我已經完全沒有問:「究竟你甚麼時候才回來寫文?」人長大了,做人要識趣!嘻嘻嘻,所以我索性絕口不提,只顧和他爭菜吃。不過講搞笑,可能真的比不上張神醫。黃金蝦球端出來時,他就以自己的專業身份字正詞嚴講:

「這個真的很不健康,很高膽固醇!」但吃了幾口,又說:

「但真的很好吃!」於是,左右問:「有沒有降膽固醇藥?」他又答:

「當然有。」其他人聽了都很放心,於是繼續發狂的吃了。事實上,那天是上海菜,大多醬濃味重,怎會有不高膽固醇之理!高鹽高油,甚麼都爆錶了!

Share

噢!

十三年後,再次十號風球。

我還記得當時,珍而重之收起那時的頭條(雖然現在已經不知放哪了。XD)。1999年接近入秋時份,只是熱帶風暴的約克,同樣不被人看好,同樣到南中國海後幾乎停止移動,然後忽然爆發成為颱風,更直趨香港。那時的十號風球,掛上接近十一小時,是有史以來最長的紀錄。雖然比不上溫黛愛倫露比,但破壞力仍然驚人,新聞當時拍攝到近灣仔岸邊幾座大樓極多玻璃窗爆裂,印象至今仍然極為深刻。上學途中,到處也看到連根拔起的大樹……

小時常渴望十號風球,因為未曾得見,但對於六七十年代的上一代人來說,打風活脫脫是場災難,在十號波下,不單真的會把人吹飛,而且風暴潮降臨,曾經淹沉整片新界土地,其間翻船溺死的不計其數。明白這道理後,覺得這態度實在要戒,所以轉為以「客觀科學的態度去探討天文現象」(LOL)。今次掛十號,心情也很平常,只是對於光陰荏苒,有些微的感慨──終有天,一生中幾個十號,也會變成同輩間的集體回憶。

話說回來,現今科技進步了,預警和警告都有系統,加上互聯網資訊發達,大家容易掌握風暴的第一手資料,有助減低傷亡。但這同時亦令人不夠警覺,以為不用做足準備。始終發十號仍是大事,不明白還是有人當Party,甚至還去岸邊觀潮睇浪,出了事還得連累家人、救援隊伍,真的是完全痴線。

Share

嘖!

本來一大清早,精神是不錯的。不過在吃麵包的時候,高層F忽然跟我講:

「昨晚去廁所,看見蟑螂。」

其實看到蟑螂,對於高層來講,真的沒有甚麼大不了,為甚麼還要宣告?

於是我語氣也很平淡:「哦。那你把牠打死了嗎?」

「沒有。」

「嗄?」我驚異,論理高層F沒有留活口的理由。

他解釋:「漆黑之中,找不到報紙,又不好用拖鞋。於是我把牠活活捏死了。」

我O嘴:「OoO!!!」

而更驚嚇的還在後頭:「牠的內臟在我手上擠出來。真的很臭,洗了很久才乾淨。」

真令人作嘔。就是這樣,一個星期的開始,本來應該是用來賣麥記開心樂園餐的廣告的,現在甚麼都沒有了,只想到那可怖的場景。我幾乎連麵包也吃不下嚥了。

Share

噫!

書展幾年以來的發展,一直不愁缺乏話題。由o靚模平賣「健康性感」寫真集,又嘔牙膏又流口水,到藝人充當才女出書字體已經接近24,以雙行排版再加一頁一版圖片,但結果仍遺憾地充滿白字,以致高登友寫有味小說亦告成功上位,都令人不得不深思,書是甚麼,閱讀是甚麼,而舉辦書展去鼓吹的所謂閱讀文化,究竟又是些甚麼。

我們且不去再談「當代教育」佈置得尤如成人影碟鋪的事了(反正相片也看過了,一幅圖勝過千言萬語不是嗎?)今年書展會場內,明顯更為「多元化」──這亦是貿發局一直大力推動的事──不單食物攤位更多,而且更有不少攤位不是賣書,反而是賣化妝品、首飾,甚至是衣服。無疑,這個聲稱是書展的東東,已經成功演化成一個貨物集散嘉年華。畢竟也是要做生意,檔口也要用價Bid回來,不賺錢的話,怎麼說得過去?你養我們嗎?他們會這樣反問。

一件事如果有商業的性質,就難以自鳴清高嘛。書展說到最後,也只是英雄塚,亂葬崗。試想想,一年有幾多作者出書,有自資的,有被人發掘的,有已經是名家的。大家都想在名利場上,分一杯羹,賺錢,添人氣,所以在書堆的鋪售榜上,一樣要努力向上爬。賣不好的,作家生涯便完結,書會賤價促銷,即使不需一綑一綑的送到堆填區,也許也會在下年書展的10元區中出現。所以去到最後,少不免還是要各出奇謀,鑽空子,搞噱頭。

書展人愈多,聲譽卻愈差,真的可惜。還是懷念以前進場根本沒甚麼人,可舒舒服服看中國文化典籍看半天的日子。這不僅是禮崩樂壞,而是名乎其實的「風流絕」。

Share

表現給誰看

我不知道投資銀行家Y是怎樣去管理他的下屬的,但是今時今日,他們失驚無神暴走,不論大小公司,都不是甚麼奇聞,甚至可以說已經會司空見慣。例如以下再轉載朋友E在Facebook的數例:

而家啲90後嘅辦公室表現真係好得人驚:

  1. 同Senior食完飯之後話:丫返嚟涼一涼冷氣,陣間再落去飲杯野,哩啲生活你冇咖喇;
  2. 三個鐘Super long lunch之後,返嚟話:肚痛(痛咁耐,不如去醫院Check下好冇?);
  3. 交野俾佢做,同佢話啲Data仲Gen(ereate)緊,佢答:唔好急,我唔想做住。

看完以上的例子,我覺得那些遲到、或者開會不見人,已經算是小兒科。其實怪不了他們的,他們也不認為自己有甚麼問題。道理簡單,他們就是欠缺Incentive;通常出現這樣的情況,不外乎幾個原因:

  • 家中有米之餘,而且極多,是否工作,並不重要,不過為消磨一點時間,費事給人當異類看待;
  • 自己雖然沒錢,但可能是極有勢力的後代,隨時和你老細,甚至你老細個老細Friend底。就算甚麼也不做,一樣到時有功課交,然後升職比你快;
  • 性格問題。這份被炒,又找下一份,純粹為找樂子。老細是人,不是神明,唔高興一樣照樣開拖,是破辦公室封建的孫中山,同樣偉大。

我相信投資銀行家Y最後只是想講一點:這世界是不公平的,So what。你看不過眼,是你太Out,進化亦不夠。說罷,照例乾笑幾聲。

所以我常說:投資銀行家Y眼光的闊度,不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可以比較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