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風骨

我的朋友中,很有些帶有強烈的藝術色彩。雖然他們未至於不吃人間煙火(很抱歉我認識的人沒有誰可以富有到這個地步),有絕大部分亦一樣要每天為口奔馳,披星戴月披掛上陣披荊斬棘……但是始終對藝術,還是有一份執著。

譬如說記者C,她置身於某大英文報紙集團,做的是金融新聞,對環球各類資產市場的風吹草動,都瞭如指掌,同行如敵國,往往要比的,不單是新聞的準確度,還有最重要的,是速度。「如果你出單新聞,快過彭博0.02秒,也就是勝利。記得有次因為這樣,CEO親自發電郵來祝賀──但雖然,其實我不覺得這是甚麼偉大的功德。」

這樣的工作,應該很緊張刺激,令日常的每一天生活也過得很充實才是呀?但是她慨嘆:「有時我真不敢肯定,這是不是自己所追求的,而這一份究竟是不是一份理想的工作!」於是我問,那你的理想是甚麼?她眼發青光,就會滔滔不絕的講你聽,其實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畫油畫。

「有時工作給我的感覺,真的很厭惡性,但是畫畫不同了。去一個莫名其妙的島,也不必遠離煩囂,只是長州好了,就對著茫茫大海,跟著師傅畫波濤,畫日落,畫奇山,畫怪石。那才是真正活著應該做的事情!就算過程很痛苦,我還是一樣要完成,而且有很大的滿足感。這才是真正的Perfect!」

「但是畫畫維生,在香港不可能的啊。」我呷口茶,輕鬆把她的幻想粉碎。不過心底還是由衷佩服的:你識幾多個人識畫油畫先?

Share

藝術風骨 有 “ 3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