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路

現在經常在街上,聽到人家開口埋口都叫人家上路。但問題是,那些人只是一邊走著談笑,並不是夜裡對著燈柱一邊哭泣,一邊燒紙錢超渡亡魂。

上路,當初明明是個很普通的詞,意思是出發,繼續旅程,但不知何時開始,卻變成「完成人生最後一個階段」的專門動詞,充滿了陣陣的絕望和沮喪。

不論是「安心上路」、還是「食飽上路」,都散發著異乎尋常的不祥,如果語有其意,詞有其色,那一定是一種莫可名狀的灰黑色。舊時在長輩面前說出這句話,準會倒大霉沒錯,但是現在我輩年青人,大多不納任何忌諱,甚至愈是犯禁的,才愈要講出來,方顯得自己那份豪氣干雲,不畏鬼神,睥睨世俗的狂態。於是漸漸的,用法轉換成「明知大禍臨頭將至前」的自嘲、或是對其他人的挖苦。例如:

意識到問題:「呢壇野咁樣搞錯左,我估我地都好快可以一齊上路。」
開會前自白:「好快就要上路喇。」
落井而下石:「你上路啦,唔駛掛住我地啦。」

但其實簡而言之,它仍然脫不了和「死亡」的關係。只不過這些用法,都不指於靈魂從肉體上離開的那種死,而是靈魂和肉體還要在世間互相糾結痛苦莫名的那種死,並不一樣。當然你問我那樣會比較好一些,說實在,我也答不上來。但個人不太喜歡這兩字,好好的還是別輕易就叫人家上路吧,風蕭蕭兮易水寒,太沉重了,那又何必呢?

Share

上路 有 “ 3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