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晚幾句(下)

繼續:

(五)

昨天茶茗,和幾位同事交流「心得」,大家都認為有需要間歇性患上另類色盲,把月曆上本來是鮮紅色的字體,通通看成黑色。

這無疑比指鹿為馬,更加高出一個境界。

(六)

在此又不得不提舊時中學的聯歡會,例必在農曆新年放長假前的一日,這樣做,成功把賀年氣氛推高(至少我這樣認為)。那天不教書,大家就只是專心一志的去玩。有攤位,揮春,燈謎,表演,甚至有師生攜手做飯。

當然未到中午時份,是有人會偷偷閃走。但我從沒選擇這樣做。現在更覺得這種輕鬆愉快的場面買少見少,更覺難能可貴。

(七)

2011是辛卯兔年。對於有兔仔渾號的人來說,算不算犯太歲?現在去黃大仙攝太歲,費用可高昂哩。還是當無事發生好了。

(八)

最後,祝大家動若脫兔,萬事如意,身體健康,步步高陞。

至於是否需要狡兔三窟,則留待諸君慢慢細緻考慮。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