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花

幾天前,又是新年煙花匯演,照例沒有出外觀賞,只是留在家中看電視。

家兄因事,很久沒有在香港過農曆新年,如果要數數日子,大概已經有十年多了。但是那一晚他望望螢光幕,看著爆發的光團,還是皺著眉頭說:「雖然很久沒看,但和以前的好像沒有甚麼分別嘛,始終還不是一道道光射上去,然後一個圈又一個圈的炸開來這樣子,沒有甚麼新意。」

我其實心裡很同意,但沒有即時附和:「不是啦,最近幾年多了些砌字形式的煙花,今年好像也有和零八年奧運有關的字樣發放出來。」

再看了一會,家兄攤攤手:「根本看不確切。」忽然,他又笑了起來,「但是我在美國的時候,參加公司的一些聯誼活動,有些憑線索解謎題的遊戲,便是要看著發放出來的煙花,看看有甚麼含意,那些都不是球狀,而是很多其他有趣的東西。」

「例如呢?」

「有蝴蝶,有飛機,之餘此類。」

我聽得心神俱嚮往之:「香港也應該效法一下,不要年年也是一樣,很沉悶的啊。」這時煙花已經到了最後一幕,我便乘機再借題發揮:「而往往到最後,也是在極短時間內,一下子發放最多最大的煙花,營造出震撼的高潮,但事實上這已經流於公式化了……」

「那應該怎辦?」

我手舞足蹈:「應該改一改,例如在最後當很多煙花都頻繁地綻放了,夜空歸於沉寂,所有人一心都以為表演已經完畢而離去的時候,才放最後一個煙花上天,製造驚喜的效果。」

家兄像是完全沒想過這樣怪誕的一個意念:「呵,你說得對。」說罷,兩人笑作一團。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