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吃完飯的時候還早。要趕的,都趕了;該死的,也死了。留在如同囚室的Office,也許亦無濟於事,不如出外散步。

同事各自有事要辦,未能隨行,於是獨個兒來到香港公園。水流淙淙,綠影處處,遊客慵懶,笑語呢喃,離各大企業甲級寫字樓縱然只是一路之隔,也是戰爭與和平之別。時間不多,貪方便抄條小路,停看偌大的奧林匹克廣場。此時此地,並無表演,遠較外圍的池畔荒涼,只有低頭吃飯的老外上班族,數個結伴玩電動的學生,寥寥數人而已。

這樣才好。我理所當然的,和他們一起坐在台階上,百無聊賴。

天氣比之前稍為回暖,但驟來的北風依然清勁,廣場和天空同是稍微刺目的灰白色,上下交接,幾乎渾然一體。看得眼酸,想轉個視線,恰好發現不遠處有只灰鴿,一動不動。我從未看到過有這樣胖的鴿子!

牠毫不美麗,一整團灰色,沒看真還以為只是未曾掃走的一坯灰土。頸項那幼幼的一圈黑白斑點,已是牠所有可以形容的特色,如此平凡的皮相,大概沒人會多望牠一眼,甚至連淘出電話來照一張相放上Facebook也嫌費時失事。但我委實羨慕牠的好整以暇,也索性跟著牠一動不動,嘗試和大師作些心靈上的交流(?)。

牠繼續蹲在石台,笨重的下身像蓋著大棉被,收得圓鼓鼓的,頭卻機械式的逐格逐格轉動著,機靈地四處張望,卻毫不理睬我這位不速之客。有啥好看的?我心中嘀咕著。牠沒有任何回應,真氣人。

再等了好一會兒,牠仍無意改變現狀。我氣餒了,看看錶,已是時候,其得沿原路走下去,最後回頭略略一瞥--

和牠眼神終於相接了──圓圓的小眼乾瞪著我,卻沒有因此戲劇性地飛向天空。

也許這樣才好。自由時間完畢了。我拖著腳上銬著的鐵鍊球,回十八層去(甚至更多)。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