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火相傳

林師是為好老師。所以再寫了一篇:

對於林師在Facebook宣布離意已決,我感到極為惋惜,因為九華從此又失一良師!

往後的華仁仔,或將再難以得見他在校園教學修道、下棋時談笑風生的文人風采。我在此只想分享一件小事:

中學畢業不久,大學生涯開始,偶爾總還有些時間。有次張醫生忽然詩興大發,忽然談起:不如我們去學寫近體詩吧?反正大家都有興趣,就算學不成,懂得怎樣去欣賞,也是美事。於是我們很快聚集了一群「好事之徒」、務求在這個俗世中「附庸風雅」,假才子一番。但既然要學,得有人教,我們都是縮數奇葩,理所當然的,把魔爪伸回至我們中六時的中國語文及文化學導師林師。我們冒昧提出,老著面皮,想著就算遭一口拒絕,也是無可厚非(邊個會係假期唔俾錢仲睬你班盲毛?),不料,林師極為爽快,一口答應。

於是我們在電郵聯絡,通常約一個週末,可能是早上,回到九華一起談詩論句。我們沒有固定的課室,有時在實驗室旁,有時到了學生會隔壁,有時去了走廊的凹位。林師為了讓我們能夠跟上,亦深入淺出,由詩的結構開始講起,先淺談格律、病句,然後選出古今的作品,不論好壞,一律把背景和詩的情懷,娓娓道來;到大家對詩有了初步的掌握,他才鼓勵我們也試寫一些,然後大家一起互相評價,再推敲箇中的字句,看看有沒有機會再上一層樓。他亦毫不吝嗇分享自己寫的一些作品,記得他這樣說:

「給你們看,並不是想show off,而是要你們知道這些詩,其實現代人也寫得到。」

林 Sir每一次都預備筆記,準備不因為是義助教學而馬夫亂來,「齋吹」了事。我們也一直有努力地聽講,亦交了不少爛的功課。詩講完了,意猶未盡,結果還學起詞、古文來。很可惜到大家大學畢業後,大家都開始很忙,課堂就無疾而終了。對林師在期間的付出,真的感到萬分感激--沒有任何外力的推動,但在他無私的帶領下,仍能一起學習增長知識,獲益良多,實在極之難能可貴!我堅信,華仁的自學精神,並不是指學生自行了斷,自生自滅,往往也是要有老師的指導下,才能實踐的。

林Sir,我尊重、支持你的決定。容我在這裡向你說聲謝,祝你往後的日子,生活愉快,繼續有著精彩燦爛的人生。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