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 (III)

「可以嗎。」友宜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伯母緩緩地走了過去:「你是展圖的好朋友。也不要緊吧,我把東西都保存得好好的。甚至沒有怎樣動過,就一直這樣好了。」

友宜答應了一聲,緊跟著,經過走廊,來到偏廳的另一角。那道房門沒有關上,放眼在裡面一望,甚麼都看得一清二楚。

以一個成年男生來說,房間已經不算凌亂,至少床舖仍然疊好,衣服也沒有周圍亂丟,也沒有看到一件多餘的垃圾,例如杯麵的餘羹,維他奶盒,或者四處香煙灰等。家具簡單得可以,只有書桌,衣櫃,床,像煞大學宿舍。

友宜點點頭,回望伯母:「記得展圖自小就愛乾淨。」

伯母合上眼,眼皮微微的跳動:「是的。他大學畢業後,努力找工作,長時間在這房間裡。我沒有理會過,他說一切要得自己來辦。」

來到電腦桌前,放著的,是一疊二疊的求職報紙,雜誌,Job-seekers,Classified Post,招職,應有盡有。回想起報紙對展圖的有關報導,友宜更沉默了。喉頭裡像生了繭,想拿也拿不出來。

「他還在找工作,一直在找。」伯母輕輕地說。

「他還說,拿了第一份人工後,要請我吃茶的。」最後幾隻字,幾乎已經細不可聞了。友宜甚至懷疑,這句話不是伯母自己講的,只是她腦裡的自行補完。

「我也相信是這樣。」但她這時,很快的回應道。

就在這時,外面一陣怪風,把窗都全打開了。

伯母又靜靜的,把窗戶都重新旋緊。「友宜,到底來了,別那麼快就走。我去街市買點菜,今晚留下吃飯吧。」

友宜連聲說好。

直至聽到大門關上的聲音,她一直站在那兒,一動也沒有動,像在憑弔甚麼。天好黑好黑,像天上有一隻大烏鴉,又或者好多好多隻烏鴉,遮蔽了一切。甚麼東西,都好像蒙上了陰影。

再隔了不知多久。還是沒有聲響了,友宜才懂得在周圍,再仔細的察看。她小心翼翼的,沒敢亂動其他東西,像是置身於兇案現場一般,稍有不慎,就會留下犯人的指模。

但是甚麼都沒有發現。電腦開啟了,也大概沒有用,根本沒有密碼。

一個想更了解他一步的機會也沒有。即使有,也太晚了。就在這時,友宜忽然好像難以自已般的,在房間的周圍,用手提電話的照相功能,拍了幾張照片。

再摸索了一下,還是沒有甚麼特別。即使找出了手跡,也沒有字,沒有畫,只有那些招聘廣告上,一個又一個打著標記的粗色圓圈。有大的,小的。有的完好,有的崩缺。有的是個齊的正圓,也有不少時東歪西倒的橢圓。還有紅色的,藍色的,綠色的。

不會曉得不同的顏色會代表了些甚麼。稍有想像力的話,它們像救生圈的水泡。

「怎麼了,有沒有看見展圖?」

友宜猛然一回頭,發現伯母已經一袋二袋,正在玄關,直視著她。

友宜一驚,一時說不出話來。伯母卻笑了,面容十分溫柔:「不好意思,嚇著你了。」

「哦……不。」友宜定個神來。再看看手表,原來竟已六時多了。

「有時我看到黑影,就在電腦前。便以為道他還在那裡,繼續努力的找工作。甚至,聽到他偶爾在打噴嚏的聲音。」從伯母的眼神來看,知道她是極其認真的。

友宜有點不忍。「伯母,我們去做菜吧。」

(待續)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