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IV)

(上接寫作的難忘事件……)

第二,在中文大學修讀中文,亦見迿到另一個世界(文學院?)的讀書模式。可能這就是文人雅士的氣派吧,大家都似乎很不拘小節,上課用心聽講,導修又熱烈討論。而且補充資料真的一大疊又一大疊,看來看去也看不完。主修的同學還不斷借出參考書籍,整件事只能用強來形容。也令我覺得自己(不論在主修還是副修方面)都很頹廢。

參加公開的比賽也有很多奇怪的經歷。譬如有一次去香港作家聯會交稿,那裡竟然只是某商業大廈的一個小單位,按鈴後,門打開,出現的一位老婦,裡面的擺設亦極其簡陋,彷彿那裡只是某殘破小學內地庫的校務處。那時我就意識道:做作家,是絕不能發達的。XDD

Q14: 既然寫稿可以賺錢,為甚麼不索性全職寫作為生?
A14: 這真的不可能。有時候也會有人告訴我:喂你寫了那麼多,不是可以出書了嗎?說不定還會大賣呢。這的確是個很好的夢想,但機會應該比中六合彩還微。而且道行不足,憑甚麼呢。況且本身公務繁忙,也實在力不從心。現在寫的很多都馬馬夫夫了事。能夠單憑用筆養家的,世上真的沒有幾個,自問不是異能人,理應亦安份守己。

Q15: 有人說,寫作如同孤身上路,十分寂寞。這不是很悲慘嗎?
A15: 才不是,很熱鬧呢。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遨明月,對影便成三人。要不孤獨很容易!

(完)

Share

作文 (IV) 有 “ 6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