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子

為著面子,而不去糾正錯誤,是不理性的決定。為著面子,明知有錯,依然要文過飾非,更是要不得。

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主席田北辰最近發表新論,指取消母語教學,由學校自決教學言言,會令更多中學自稱英中,而本來屬英中的學生,英文水平勢必被拉低,校內英語溝通的語文環境亦會減少,目前一百一十四間英中之中,可能只有四、五十間學校可做到現時英中的水平。

母語教學政策,在實施初期,已為人垢病,指它製造分化和階級,推行上亦遇到不少問題。然而,計劃檢討的日期,一拖再拖,我看除了是因為未有明顯證據證明政策失敗外,還是因為倡議的人還在其位,人未亡,政不息。直至母語教學的首批試驗品,在這一兩年相繼在會考錄行倒退的成績,而昔日的推行政策的高官又已離任,弊政才得以廢棄。

在現在說它是弊政,我相信也不算武斷。我同意部分老師沒有足夠英語水平,用英語表達抽象的概念;我也同意部分學生未有足夠水平在英語環境中吸收知識。可是,因材施教,向來是最理想的教學模式。而衡量學生是怎樣的材料,決定用怎樣的方法去教導,前線的學校和教師,定必最富經驗而且專業。若非政府要硬性規定英文中學,必須以全英語授課,我相信不少英中教師,仍是會以中文輔助去解釋一些難以用英語表達的抽象理論。

教學是知識的傳授,不應拘泥於表達方式。難道你會嫌學生演說起來圖文夾雜,而限制教科書只准以純文字印制?學生語文能力倒退,在世界各地均有類似現象,主因相信是各種資訊媒介越趨普及,人類對文字的依賴日減所致。而大學畢業生說起話來中英夾雜,也不能說全然受語文教育環境所影響。香港學生平均三歲便接受英語教育,一直都是並行施教,而社會上英語應用廣泛,即使能說得一口流利英語的人有限,但日常不少字彙,大眾都慣以英語單字表達,更何況英語長久以來,在香港這個前英國殖民地,都享有較高地位。說話習慣中英夾雜,也可說是一種社會風氣(雖然這不代表筆者對此贊同)。

母語教學政策,對教育方法進行了硬性規定,自然令有能力的學生,得不到最好的教學,而力有不逮的學生,卻又可能得不到最好的照顧。這樣的管制,好比規定擁有八達通的人,只能乘港鐵,而沒有的,一律只能坐巴士。人們依然能往返香港大部分地區,可是卻失去了相互接駁,互補不足的彈性。同樣地,教學語言,不過是穿梭茫茫知識宇宙的工具,要提昇語文水平,應從中文及英文課程著手。

幸好,弊政已消。可是田北辰到今天,還欲為當年他有份參與制定的母語教學政策,抓回一把泥,是他真的單純得以為學生只有適合以英語教學和不適合以英語教學兩種,還是只是為了自己的面子?

Share

面子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