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由式之叁】夏想(下篇)

聽得出聲音,是位少女。

「……」我想用最髒的粗話罵她,叫她滾開。但父母教的,脾氣再壞,不能禍及不相關的人。於是,我忍住了,但也沒有別過身去看她,就繼續不出聲,伏在桌上。

「請我喝一杯,好嗎?」她繼續說。

我沒好氣,拿出銀包,拋出一張鈔票。

她答謝,逕自叫酒保來,給她同樣大小的高杯啤酒。

「有甚麼不高興嗎?」她的聲音像社工,一樣友善,也一樣的麻煩。

既然如此,我索性坦白。「我被甩了。」

「哦,那麼慘。」她幸災樂禍的笑了。「但,那不是很好嗎?」

「怎麼會好。」我把酒一飲而盡。

「給本市美麗的女士們一個機會,可以認識這樣高質的一位男生。」她的高帽戰術忽然發動,殺我一個措手不及。「有樣,有身段,也有教養,看你也應該有一份不錯的工作,不是嗎。」我相信如果我一開始就惡言相向,她就不會有這樣的結論吧。我低嘆了一聲。

「即使這樣,她不愛我了。」我怔怔地,望著空的酒杯。只餘一點的泡沫,以及折射了的光和影。

「那又有甚麼要緊。」她輕柔地。

「如果我說,五分鐘前,在街角中,我第一眼看到店外的你,已經愛上了你,那又怎麼說好呢。」她挨近我身邊,我的後頸,甚至感到她那如蘭般的呼吸。

「來啊,提起精神。」她抱著我了?

一剎那間,我驚醒,趕忙轉過身,站起。

但是,沒有人了。

我跑出去。夏日長,夜幕仍未低垂。人漸漸的多了,身形高大的外籍男女一叢叢的經過,四顧張望,就是沒有一個少女。

餐廳的酒保,一臉鬍鬚,用奇異的眼神望著我。門外的高桌,仍有兩隻高杯。一隻空,一隻仍裝著半滿的酒,白色的泡沫洋逸。火紅色的陽光,照射在杯上,正折射出眩目的光。

我剛才,醉了嗎?

呯。

「喂,幹麼了?嚇死人。」「聽日考試,還不讀書?」「哦。」

我茫然,望著鴻運扇和桌上的算術課本。全身繼續爬滿那黏搭搭的汗。

真討厭呢,夏天。

Share

【字由式之叁】夏想(下篇) 有 “ 3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