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師

【以下部分內容可能會令人情緒不安,敬請家長留意。】

有天高層告訴我,舊時在鄉下,沒有電視電話電腦的年代,怎樣消磨時間。

他說,可以玩蟲。

玩蟲?有甚麼好玩,我問。

他說了幾樣,也好像真的好有趣的樣子。

譬如問,為甚麼他現在看到樣衰之極的蟑螂也毫不懼色呢?因為以前他在廚房看到的,比現在一隻半隻多出很多倍,只要翻開灶底,就有一百幾十隻,萬頭瓚動,有的黑有的啡有的灰,通通都是蟑螂。聽下去也教人毛骨悚然吧,但接下來的事情更恐怖,抓了一把(不是說捉幾隻螞蟻呢,講得真輕鬆),困在一起,他們就可能會拉破牠的翅,或者扭開牠的頭,等等(這做法真的既痛快又殘忍)。

而為甚麼他現在即使看見蒼蠅,飛得那麼快,又那麼敏感,都照樣可以用彈指神通把牠們打死呢?原來他說,以前的地方,蒼蠅很多,多到一個怎麼樣的地步呢?他說幾乎看不到太陽,黑密密的盡是一團,沒了天際;隨手一抓就已經幾十隻,甚至如果打開嘴巴,就可能會有蒼蠅飛進去。真誇張。於是他們就學習慢慢的去打蒼蠅,終於練成現在這樣的功夫。

高層甚至把這些蟲抓厭了,便和其他細路一起到坑渠去抓老鼠。他說得很眉飛色舞呢,又說已經真的不知死,完全不怕甚麼鼠疫那些,大家就徒手抓,抓完了又困在玻璃瓶內,看牠們亂叫亂抓亂跑。好變態。人類真可怕,幸好,現在已經是天下太平的世代了。

聽完高層講解完畢,我用駭然的眼神望著他:

「現在你可以玩股票,真好呢。」「對,真好。」

Share

蟲師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