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十二月快到。換句話說,又到一年的盡頭。

所有事情都大致塵埃落定,就像跑者辛辛苦苦,歷盡千辛,終於來到賽道上的最後一條直路,其餘的事情只要按部就班去做,就可以到達終點了。公司的年終大Project勉強蒙混過關,HR開始為聖誕派對張羅,找諸位夾錢揼心口;君不見三色台的萬千星輝賀台慶又告舉行、尖東沿岸的聖誕燈飾又已匆匆亮起了麼?所有事情都例牌進行,則奉旨順利絕無甩漏,安然渡過最後三十天。大家等睇新聞部製作的各項大事回顧,然後衝出時代廣場三二一倒數。一年十二個月,就數這個月最不花神。

樣樣都似乎循規蹈矩,但天氣卻是其中的例外。天文台說今年冬天會很長,不過這些日子,氣溫還是徘徊在二十度左右,令整件事欠缺一點點說服力。上星期我去同事的婚禮,露天的會所,還忽然曬得要死!冬天沒有來的同時,秋天更像從來沒有現身過。十一二月像患上了另類的非典型感冒,而且是治不好的那一種。人人現在聚焦歐債危機,但其實氣候的變化一樣可怕,不過人已經沒多餘時間理會無聊的問題了。

現在還講二零一二年是世界末日?淡然一笑,翻開書櫃重看衛斯理好過。至少久未再看,新鮮感還會多一些。再Revised 過forecast,明年繼續努力研讀瑪雅石刻吧。

Share

十二月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