磅豬

這間餐廳餅店的廣告裏說,要給顧客法式體驗。我走進這間餅店,服務員果然對我說:「磅豬先生,歡迎光臨,有乜幫到你?」那是一種很有節奏感,兼且純熟流暢的問候。

我微笑,除了想早餐要什麼,還在思考為什麼要「磅豬」。我當然知道那是服務員對「bonjour」的地道理解,但我仍要問,這便是法式體驗?難道聽一句本地化了的法文,便會有置身花都的感覺?對不起,我聽到了,只有屠房的聯想。

不對,我應該加點想像力,嘗試浪漫一點去思考。

那是一間在歐洲街角,三層高的樓房下的一間老士多。窗框都是木造的,玻璃上還殘留著一點點啡黃痕跡。手塗的招牌有點陳舊,那個“S”字上的油漆脫落了一邊,而且木紋深淺,透出了年月的味道。那小店的窗前掛著風腸、火腿,門內小櫃都放滿黃黃白白,方圓不一的芝士,全都脂澤芳郁,很誘人。走進去,那短小精幹的老闆,左手摸著他光禿的腦袋,笑著對你說著幾句法語,說罷便提起一把肉刀,往面前的一條風腿上削出了一片半透明的肉,用他黑黝粗糙的手送給你試。那是法國中部還是南部的風味?我說不出,但我最後也「磅了豬」--二百克的風腿,夠我一星期夾三文治作早餐。離開時,我向老闆說了句「merci」。

那可是我回憶裏的法式體驗。我想著想著,付過錢後,又有一位磅豬小姐走進了店子。

說起這些機械式的問候,還有日本餐廳裏的「一西一些」。與稍懂一點日語的朋友到這類餐廳,我都少不免要收到忠告,說這類發音錯極了,學不得。亦因為如此,我決定不學,免得貽笑大方,所以到今天也讀不出那個正音。

Share

「磅豬」有一則迴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