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併

因為明早要趕赴刑場,生死關頭,揮筆亦難書。

是生是死,還需向大家交代。待明早行刑過後,再紓後感。

有人問我是不是因為會考,所以才作出一番如遺言一般的留字。熟悉我的朋友當然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我其已經離會考這件事情太遠了, 雖然有人以為我還年輕,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我也不能因此故意欺瞞大家,現在得失公眾的罪名,實在不輕,甚麼高官也因為這樣而烏紗不保,抱頭鼠竄,所以,這一點必須先行澄清。

但是這個估計,雖不中,其實亦不遠矣。今天是我為自己的碩士畢業論文作口頭報告的日子,三位評審教授會坐在一塊,一邊聽我的陳述,一邊看我的論文,有疑問便會立即指出。聽來十分簡單,但是稍有不慎,很容易會給群起而攻之,亂箭射死,感覺比會考更為恐怖。再加上兩位評審,一位向來積極,要求多多;另一位輩分甚高,之前又因事曾得失這位老前輩,對我印象不太好。所以臨行前,實有必死之決心,想著今天戰況,必定會十分慘烈。

但不知是否自己小病未愈,在簡報會中咳嗽連連,獲得教授們的同情,以致今天的第一次口頭報告,竟能夠順利完成,並無大風大浪,算是撿回一條小命。不得不感謝上蒼,竟然一份如此無聊的論文,也能成功僥倖先過一關;不過驚喜未完,又要繼續投入剩餘的研究部分。生活就是有太多關,會考是一關,現在又是另一關,一關比一關難過,可以是苦,也可以當成樂,視乎你怎看。無論怎樣,也只得硬著頭皮向前闖。

Share

火併 有 “ 6 則迴響 ”

  1. 才不會發飆,讀者P 十分可敬。他的說話正確與否,有智慧的人自有判斷。
    奧汀所說的公正持平。我真的不算甚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