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早上班,大霧,微雨,令人厭憎的初春天氣。

從地鐵出來,看到國金二期也各自矮了一截。在辦公室,別說尖沙咀對岸的文化中心,連灣仔會展也看不到。如果這時候跑上山頂,肯定伸手不見五指。

在各種各樣的天文現象中,可能霧是其中一個我最沒好感的傢伙。風颯爽而有性格;雨清脆亦不含糊;雷驚人但夠強悍;雪清冷迷人更不在話下。但霧,Well……有人覺得好漂亮,但恕我不懂得欣賞:甚麼都看不見,怎麼欣賞?

有人說,不是這樣的,霧有濃淡厚薄之分,如輕紗,如浮雲,疑幻疑真,山霞氤氳,如臨人間仙境,美不勝收,變化萬千,目不暇給……但站在一會兒已經渾身不舒服,衣服皮膚糾纏在一起,如一個破了的暖水袋放在身上,怎麼還會有閒情逸致?為甚麼回家再碌杯麵,然後看英超?

如墮五里霧,多指人在思考上迷失方向;博大霧,在教人迷惘的亂局中佔便宜討著數。這兩個詞在看現在香港的局勢時,卻都能派上用場。

這或許就是霧的唯一用處吧。今時今日,能夠眼觀鼻,鼻觀心的人,真的不多了!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