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Diablo,可以拉布

其實我不知這幾個星期是怎麼過的。總覺得日子很苦,但這樣說又避免福薄,始終還有冷氣,有清水,有食物,怎苦也給不上山區的兒童。

看立法會議員這幾個星期,亦一直過得極苦。拉布的議員,把聲帶貢獻了出去做政治的祭品。至於建制派議員,都已不顧儀態了,在保皇的大前提下,醜態畢露,就算是死,也不要流會;死,也要把想要通過的法例通過。

後世是會將正邪定分界的。這裡根本不用多作評論,人要知道自己是甚麼模樣的話,可以拿鏡子照照;如果沒有鏡子的話,打一盤水給自己。當然更高境界是,以心作為寶鑑,根本不用照,自己已經清楚了。

最後主席煞有介事地「郁」,結果把布剪掉了。事後有記者問,他推說沒有印象。

嗄,現在患上腦退化症的人,真的愈來愈多了。難怪我也不記得,為甚麼我忽然不想寫文啦!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