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遺

以上的多篇,都是我在布市住時零零碎碎的憶記,拼拼湊湊,總算也各自成篇。當中我也盡量讓各文連貫一點,好讓各位看倌不致看得茫無頭緒,也使文章更有系列的味道。而本篇寫的則一如標題,是記一些更為瑣碎,卻又不忍棄之的片斷,似乎都跟飲食有關。
belgium_20.jpgbelgium_23.jpgbelgium_21.jpgbelgium_22.jpg

在布市吃過最美味的街頭小食,非在一間鮮魚吧嚐到的沙甸魚多士莫屬。這間鮮魚吧位於街角,鄰近海洋市場,魚鮮味美。廚師即席在鐵板上炮製不同食材,香聞千里,看著他一把胡椒,一把蒜鹽,將鮮魚煮得油香撲鼻,魔術師一般的手法,又怎能不食指大動?廚師還會為客人配上一杯白酒佐魚,而且價格相宜,難怪在下午的「歡樂時段」,引來了大批白領食客,站在吧外,執著酒杯的獨腳,談天說地。也許這裏的吸引之處,還在於廚師跟客人的交流,廚師像個主人家一般招待來客,談笑風生,令整個氣氛更添輕鬆歡樂。最後,不能不說,那客沙甸魚多士,不但香酥可口,微酸的醬汁過後,更是魚鮮四溢,加上置身異邦的種種氛圍,是說不出的美味。

belgium_32.jpg

比利時的啤酒名聞如世,據說單是比國出產的啤酒便多達三百種。我不好啤酒,也對其認識不深,但在布時住時,也經常會到超市搜羅一些特別的味道來嚐嚐。其中個人偏好車厘子味的一種,入口清甜,彷彿是果味氣酒。另外還有一種以香檳樽裝,開瓶時「卜」一聲,酒未入口,聞聲先喜,同樣也是清甜一類。我顧不上那些什麼男人大丈夫,不喝嗆喉的啤酒不像樣的道理,反正我就是喜歡一陣果香,一些氣泡和少許酒氣混和一起的清新感覺。(別以為那只是Jolly Sandy,比利時啤酒的金漆招牌不是浪得虛名的。)

belgium_24.jpg belgium_25.jpgbelgium_26.jpgbelgium_27.jpg

龍應台說過了咖啡館在文化上的位置,說它們為人們創造了一個可逗留的空間,間接滋養了人文生活。歐洲的咖啡館自然也不比台灣的遜色,在住宅區中街頭巷尾,總會有一兩間小本經營的咖啡館,提供咖啡、啤酒和小食等。咖啡的質素都很高,通常還會附上一小塊甜餅。讓舌尖交替在甜與甘之間,是一天工作過後最美妙的獎勵。布市的咖啡館我到過好幾間,都沒有令我失望,其中一家古色古香,有著悠久歷史,收銀枱上還放著一部古董收銀機。幾個中年男士在一邊下棋,旁邊的茶几上放著甜餅咖啡,一派貴族氣,不知他們會否亦會因為旁觀者說三道四而間中大打出手。

順道一提,歐洲不少咖啡店都由Illy供應咖啡,而Illy去年也與大家樂簽了合作協議,可是即使咖啡的味道跟世界接了軌,氣氛和環境還是模彷不了吧。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