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神

天文台事先張揚在晚上十一時前改掛八號風球,實在少有。

現在打風,缺少了些氣氛,一點也不緊張刺激。以前中小學時代,等了又等,匍匐在收音機前,甚麼高級科學主任還是很口硬的宣佈「改掛更高風球機會不大」,聽來聽去,不得要領,氣得我們這些一天到晚,想停課想得快瘋的不良學生牙癢癢。後來才漸明白,原來天文台的口徑,比風更難測。所以,每次好不容易等到了,心情如同中頭彩般,立即開電視,一邊看風暴消息,取笑在維港兩岸拚死報導的記者同時,一邊還要致電志同道合的同學。除了發出陣陣怪異的歡呼聲以外,其實沒有甚麼值得講,但八號風球那時是大事,大家既有程度不一的過度活躍,不趁機胡鬧,奔走相告,總會覺得不身在其位。現在卻連提起的意欲也幾乎沒有。

打風等同吃開年飯。一家團聚,還要在辦公時間,很難得,也份外矜費。當外面狂風怒號,亮著全屋的燈,都抵不住那種昏暗的時候,我們開罐頭,吃午餐肉、豆豉鯪魚,依然不亦樂乎。草草填飽了肚,便嘩啦嘩啦地搓起麻將,風吹到了那裡,時速幾多公里,不再關心。管它呢,反而另一種風,清一色、對對糊,東南西北轉幾圈,我們更著緊,嘻嘻哈哈,時間便過得快。現在可不同了,甚麼風也好,還得在辦公室苦苦的寫論文。

甚麼都變,但有類事情,仍很常見。那是市民去岸邊看浪然後給沖走的新聞,每次都矚目。今年不知道又會不會有?在大自然的波譎雲詭下,人的想法也變得很古怪。由小到大都不明白,究竟浪有甚麼好看呢。

Share

「風神」有一則迴響

  1.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大浪時看海,可發做千古風流的白日夢。看呆了,身體就隨心神給奔流翻滾的大浪捲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