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邪

(含蝙蝠俠-黑夜之神內容)

幾十年前的舊歌,《難為正邪定分界》,由凡人與魔鬼合唱,歌詞裏,凡人說要「努力興建」,魔鬼謂要「盡情破壞」,所以「彼此也在捱」。凡人與魔鬼營營役役,都在盡力做他們認為自己應做的事,難怪曲終的結論就是難為正邪定分界。現實裏即使沒有魔鬼和凡人之分,好壞正邪依然理不清。

以往的許多英雄電影,都嘗試透過英雄主角的內心掙扎,拍出這種矛盾,惟大多擺脫不了平白說教的味道,不是英雄主角在危急關頭頓悟,便是一位智者出現,道破紅塵,英雄依舊頂著完美光環,壞蛋最終不得好死。很高興Christopher Nolan在Batman Begins及Batman the Dark Knight中讓蝙蝠俠從英雄的軀殼裏,以人性的面目重生。

自小便喜歡蝙蝠俠電影,不但是出於小孩對英雄、正義和特技的迷戀,還因為蝙蝠俠只是一個凡人。他不像超人,蜘蛛俠和X-men般有超人的能力,(縱使他的財富使他擁有超人般的能力)他依仗的只是高科技的設備和那些看起來笨絀的盔甲。小時候看,新奇無比,幻想如有一套刀槍不入的盔甲的話,這世界可真的會出現一個蝙蝠俠。

按舊版第一集的說法,蝙蝠俠之所以除奸懲惡,某程度上仍是出於要為父母報仇的心理,英雄甫出場,展現的是性格陰暗的一面。可是往後的幾集,放棄了對蝙蝠性格的描寫,照搬荷里活英雄片的公式,一味講求正邪對決、大卡士、大陣仗,讓蝙蝠俠當了那些奇技淫巧─特技、化妝、稀奇古怪的裝備─後面的紙版佈景。像由佐治古尼擔剛的一套,便差點把蝙蝠俠送進荷里活的英雄塚。

劇中蝙蝠俠的真身是富霸一方的商人,幾乎所有蝙蝠俠所用的道具,均是自己投資研製。以家財去換取社會公義,讓我聯想起《舒特拉的名單》裏的舒持拉。當然兩者不論在道德層次抑或是時空上都不能相提並論,但至少Batman Begins和Batman the Dark Knight,已把Batman從只一味講求官能刺激的英雄片,提升為「有得諗吓」的製作。

所「諗」的,正是對正義的探討。《舒特拉的名單》中,有一情節很是深刻,主角說,真正有權力的人,不在於以暴力遏制他人,而在於有寬恕的能力,我以為這是對權力最好的描述。而在Batman the Dark Knight中,雖然沒有對社會公義作出這種深刻的探討,卻仍說出了一點現實。劇裏沒有完美的英雄,警察貪污;與蝙蝠俠苷肩作戰的沙展管不好下屬,對不起家人;前途光明的檢察官,在制度面臨磞潰之際不惜使用武力;蝙蝠俠在危急關頭,毫不猶疑地選擇去救自己心愛的人,而非那個或許能消滅罪惡的情敵檢察官。近片末一幕,有兩艘分別滿載平民及囚犯的船均被裝上炸藥,而兩船的人各有對方的引爆裝置,小丑預言限期前若沒有任何一艘爆炸,那兩船的人便要同歸於盡。限期前,囚犯走到守衞跟前,隨手把炸彈引爆器拋出船外,說這是他十分鐘前該做的事。相比起那邊廂猶豫不決,佯作民主投票決定炸船的人,和那些「唔關我事,但最好有人過來拉手掣」的警衞,囚犯的灑脫磊落,直是摑了這些堂皇小人一記耳光。

難為正邪定分界,難得在英雄片炫目耀眼的煙火過後,還有輕煙袅袅。

後記:客觀而言,戲中小丑的近乎全知全能、警察的近乎無能和雙面人的即時煉成,可說是美中不足之處。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