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港男

一年容易又選鴨。沒有甚麼好說的,天氣又熱,沒有甚麼Idea。不如貼一篇舊文算數。

家兄問了一個有趣的問題:「為甚麼港姐要說美貌與智慧並重,要有內在美;港男卻反其道而行,只是著重一身的肌肉?為甚麼不只是說健美先生選舉?或者是男模選舉?他們空有線條,卻沒有神經線,如何代表香港?港姐要有親善的職責,港男呢,在三線劇集做些二流角色?」

我答曰:「因為現在潮流興速食文化。管他呢,無論是男是女,最緊要心口有肉。」

假設今晚播出的是香港小姐2007重選。電視一開始看見的竟然全部是男士,都盛裝出席,在紙版上簽名。然後,曾志偉以大會司儀身份出現,說明今天的選舉,是見證創見香港新女士主義,為了破舊立新,所有在場六百位觀眾,包括評判,皆是男士,甚至連外國男士也有。曾志偉最後振臂一呼,大叫一聲:「Gentlemen are you ready?」全場高叫歡呼。參選人出場了,一開始已經衣著性感,在場男士毫不避忌,狂吹口哨,並發出各種起哄的怪叫聲。參選人拉票的時候,甚至可說:我的身材是36-24-36,希望大家會喜歡了~全場叫好。

假設先來到這裡,其後的種種大家不難想像。如果香港小姐竟然以這樣的方式進行的話,我相信,大名鼎鼎的影視處已忙於接聽各投訴電話,形容節目極度低俗,標榜身材,含性意識,不適合兒童觀看。婦女團體或會公開譴責TVB 有貶低女士之嫌,全場男士皆色迷迷的望著人數稀少的女參選者,像是手中的玩物,充份顯示的男女不平等的社會現象,等等。

那為什麼香港男士選舉,以這樣的令人髮指的方式進行,卻好像大條道理?重新審視男女性的地位,便可窺一二。我知識淺薄,那時修讀文學讀到女性主義(Feminism),認知亦不算深。女性主義要批判的是父權社會中,女性只是被塑造出來的形象,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的女性主義經典《第二性》(Le Deuxième Sexe / Trans. The Second Sex)便提及女性不是Born,而是Becomes。女性主義希望的是女性從男性中解放,簡單而言就是要把女性為中心重新為自己作一個定位,追求的是平等,這是權力分配的問題。所以女性主義又叫女權主義。

女性主義在西方十九世紀興起,為女性增取了平等,不但在語言、宗教方面扭轉了男性的主導地位,甚至在政治、教育上影響深遠。公民權、投票權的獲得,被認為是女性主義者的一大關鍵勝利。The first wave、The second wave 過後,女性主義可謂之一浪接一浪不會止竭。現在女性的地位若何?

從最近港男港女的激辯,以至最近的劇集,包括女人唔易做、男人之苦,和幾年前誕生香港男士選舉,都顯出男女性的角力與重新定位。這些 TVB 引起話題的製作,充滿顯示出這後現代女性主義,那一種過於激烈,甚至是激進女性主義份子的理想國度。香港先生選舉,所謂打造男士新主義,便是女性眼中的男士,應該怎樣做,才可獲女性的歡心。這解釋為什麼全場只有女性,因為男士在這打造男士過程,沒有發言權。

這和幕後班底,包括高層都是女性,是不可分割的。女性主義的膨脹,便是以女性為弱者的前設出發,衍生的是女性應獲分配更多的權力,換來的不是男女平等,而是歷史的逆局:男性的權力將被剝奪。香港男士選舉,可說是「歧視」男性的一大明證。不然,沒有必要將節目包裝成這樣另類,最有趣的是,男士不獲進場的設定,充分顯示出其私人性(Privacy)、分離性(Separatist Feminism)。鄭裕玲開頭的一句Are you ready,更是曖昧得難以置信。但是,即使這樣下去,男性主義是不會重新抬頭的,亦不會再在這樣的機會,因為女性主義已經在歷史的洪流中搶佔了先機,男士在歷史的包袱和新思想的衝擊下,腹背受敵,有心無力,死路一條。

在房內,聽著傳來的陣陣意味不明的尖叫聲,我決定去洗澡。一切不可挽回的,只需要樂天知命即可。不是自己是男性便幫男性,我只知道這世界沒有所謂平等,不是男吃女便是女吃男,明白情況以後,沒有什麼好奇怪。所以看到聲討港女新聞的時候,我只是冷笑一聲,知道這便是愚昧的男性地位低落的主要原因。

Share

又見港男 有 “ 5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