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

正當傳媒鋪天蓋地,把焦點全放進去北京奧運那裡的時候,今天在旺角,發生了五級火警。

結果,應該是緊急的突發新聞,也得靠邊站,變成只是螢光幕左邊或下面一條簡短的陳述。

應該全民盡慶的時刻,卻又發生了悲劇。那種強烈的反差,格外令人難過。就好像小說裡面的公式情節,主角開始的時候愈風光,我們讀者愈心知不妙,因為總會在最高峰的時刻作者給他來一場最痛的煎熬。例如,結婚那一天,才發現妻子私奔,公司破產,父親心臟病發。本應無比燦爛的一天,忽然傳為漆黑,而領上的襟花,還未曾凋謝。故事在這時在正式開始。

兩名消防殉職。其中一人新入職,只工作一年。

有一陣子電視電影都很流行拍消防片,甚麼《十萬火急》、《烈火雄心》,在大結局也總有超級大火的撲救情節,當中也總有人會喪生。他們經過努力,奮力地掙扎,最後卻因為救出傷者或同袍,捨身就義,場面總拍得異常悲壯感人。現在這兩人呢?我們甚至不知道,他們因為甚麼原因而死去,只是好像忽然之間,他們倆昏迷了,然後就此告別人間。

在真實的世界,沒有英雄式的描寫,但是工作多危險,還得有人去做。有人在看澳洲和美國的游泳選手在水立方誰勝誰負之際,有人默默無言,昂然步進了鬼門關。他們知道,或許從此不能再向兒女一起看四年一度的奧運,或者跟妻子燭光晚餐,和父母喝早茶。但是,火既然正在燃燒,如同運動員奪標一樣,救火救人就是他們的最終目的,開始了,就不後悔,我相信沒有人會臨陣退縮的。跑手只會看著終點那一點,消防員,心裡也只有火場。

難得傍晚在電視的晚間新聞,看到較詳細的報導。事發現場裡,殉職人員家屬已經來到,進行路祭,其他消防員,默然肅立致敬。原來這裡也有另一面的奧運精神,因為這一幕教我想起金牌頒獎升旗儀式時的那種莊嚴。雖然,沒有歡樂,只有哀悼,感覺好像大相逕庭;但是,那種崇高的理想,都是一樣的:都在發揮人的精神。

離開了工作,他們只是普通人,但在市民心目中,他們都拿到了至高無上的金牌。

Share

「無名」有一則迴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