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天使

劉翔因傷退出奧運這件事,對於所有中國人來說,精神無疑受了一記九一一襲擊。

你說我太誇張?不。回想一下,事情不止誇張,而是一早達到瘋狂的地步了。

因為四年前有他,才打破了這田徑項目裡一向沒亞州選手得金的壟斷局面。他很快被封為中國新黃金時代的象徵。他的勝利,代表了全中國,向全世界宣佈,中國再一次在列強之中,跨了出來,還一下子,跳得很遠很遠,其他人目瞪口呆之際,他已經躍上了前所未有的新頂點。

於是,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把剛出世的兒子定名為劉翔,就算自己本身不姓劉,也要有一個翔字。劉翔的豐功偉績,寫入了教科書,是所有同志應該學習的楷模;訪問鄉村的孩童,十個有九個都回答記者,長大要學劉翔,做跑手,拿世界冠軍,不再給外國人看扁。同一時間,劉翔成為運動用品的新寵兒,廣告一個又一個,甚至連香港寬頻這些風馬牛不相及的電腦周邊服務,也不甘後人,硬把欄王拉進去,為它的傳輸速度作一個肉麻的比對。

北京奧運在倒數時,大家已經同時為劉翔再次奪金而倒數。有些傳媒的焦點,甚至已經轉換成劉是不是再次可破世界紀錄,戰勝自己而大做的文章,彷彿,他一早已經勝出了。其他人可以準備的,必定只是震耳欲聾的歡呼,以及成千上萬的祝賀詞句。這種感覺,令我想起中史大躍進裡面的「蘿蔔足有千斤重,四隻驢兒拖不動」的歌功頌德。

你可以恥笑我馬後炮。但是我一早已經知道,劉翔這次是不行的了。雖然這個結局,是我所意想不到的。試想想,他跨欄再了得,大腿肌肉再發達,他只是血肉之軀。但是中國從來都對紅色敏感,再因遺傳基因作祟,對偶像崇拜念念不忘,於是大家把劉翔當成了神,幾乎以為他可以在零八年比賽上雙手伸展,騰空飛起,再創神話。十幾億人的期望,可以凝聚成多高的柏拉斯卡?試想想我們面對群眾壓力的時候,一兩個人已經足夠,他們幾雙灼然的眼睛,已令我們完全失去集中力,進而歇斯底里。

何況是十數億人。那種感覺,必定極之可怕。

還佈置了甚麼翔之隊,十幾個醫療專家、心理學家一天到晚跟著。還得進食甚麼補品、海蓼。我不覺得會為他帶來甚麼好效果。愈多搞作,愈混亂,愈多手尾。即使沒有古巴那個選手,我認定,劉翔羸不了。

我忽然想,劉翔過去一年除了傷患,可以吃得好睡得安穩,已經是他一生人的福氣。換著是我,我一早自殺,或者為保住榮譽,放棄參加北京奧運--雖然,不會有人給你這樣的一個機會。他登基後,國民並沒有為他安排下台階。大家只是在下面大聲喊:「飛起來吧!這次也一定行的!加油!」

如果這一次劉翔要受到國人的指罵,便再一次顯出這個民族即使拿得一百面金牌也好,仍然愚昧荒謬。世界上,那有永遠站於第一位置的存在?上了最高,就會有一天下跌,我老闆今天說得好:你有沒有看過永遠只升不跌的股票?運動名宿,誰沒有走下坡的一日?就說網球,近如費達拿,遠有嘉芙;籃球有米高佐敦;賽車有舒密加,哪一個不在運動史留下名字?但又哪一個可以不敗,直至一天賽後,大叫:「我從來沒輸過!」仰天長笑數十秒,接受全場站立致敬,然後才宣佈退休?

有。終於,我腦海閃過一個名字:獨孤求敗。可惜他是小說人物,作不得真。除非你相信一把生鏽成黑色的鈍劍,鋒也不開就可以在現實劈死人(還要再拗,請在這世界找一個願意等十六年的情痴出來)。

書至此,仍不勝感慨。劉翔,名字多好聽。唯背負的期許,卻太沉重。名稱是父母親的畢生寄望--在天空翱翔萬里,沒有人能夠成功,但是他,已經盡最大努力去爭取,在我心中,他一早已經成功飛起來了。可恨他這次折翼,往有生涯如何,已未可知,只希望大家待他如同常人,也讓他過一般人的生活。努力有限度,支持也有限度。還不明白的話,多留意最近恆生指數和上證綜合指數吧。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