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路

男女的不平等,在於遺傳基因,即使現今法律在這方面刻意求新,把目光視之如一,有些事情還是很難改變。或許傳統價值還是很強大。例如說看到女孩子勝任做一些男孩子常做的粗重功夫,我們會對她另眼相看,說她巾幗不讓蘇眉甚麼的。這個說法,從一開始就沒有把男女平等放在根本考慮。相反,看見男孩子做女孩子做的事,又如何呢?

現在入得廚房已經不限於女性。堂堂大男人懂得燒幾味拿手好菜,似乎也會成為寶貴的資產,在配對市場中叫價無疑可看高一線:擁有露台的筍盤,實用面積也高,至少跟他一起,不會餓死。但是男孩子懂得做飯,有甚麼特別呢?不少留過學的,住過幾年宿舍,根本不可能每天早午晚也是即食麵,除非他有意變成一尊蠟像。這些只是普通的求生技巧。

再來,如果有一個男孩子懂得打毛衣,編領巾,並且在地鐵列車中,帶著他柔柔的一抹甜笑,從一個紙袋中,拿出綿球,細細看量,一針一線,縱橫交錯,如入無人之境,你坐在他的隔壁,也許你會毛管直豎,不由自主把身子貼向玻璃那一邊。你的腦海中浮現的字樣,大概不會是:好厲害、神乎其技,而是娘娘腔、東方不敗、變態!

所以真的要男女平等的話,看見女消防員,不要驚訝;看見男孩做針黹,不要喧嘩,把他視作怪物或受保護的國寶--不過我可斷言,這是在五十年內不能夠輕易扭轉的事。所以就算看著女歌手一個人,踏著路軌,在天地蒼茫的日子,嬌小的身驅背著甚至比她更大的結他,那麼平凡的樣子,那麼沉重的背影,也會不由分說,覺得超型。

Share
分類未分類

「上路」有一則迴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