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翁

大富翁這個遊戲很好玩、很耐玩。玩時運氣固然重要,可是策略才是最重要的一環。跟對手討價還價,審時度勢,衡量價值,都是資本主資社會下常見的事。任誰都知道要是控制了最後的兩塊地皮,建成酒店,只消對手光顧一遍,便足以致人於死地。可是勝利的一方,往往並不是以最後兩幅地皮致勝。只在平價地段以低價建小屋,不建酒店,是其中一種策略,一則於早期便能以低成本換取較高回報,二則在於能霸佔市場上有限的資源-小屋,弄得坐擁貴價地段的對手,即使在後期資本充裕時也無法興建小屋。

於是,怎樣衡量收購或出售地皮的作價,成為勝負成敗的關鍵。當市場上有無數的對手時,遊戲自然易玩,只要有其中兩方在衡量價值有出入時,便會促成交易。可是在一個只有少數玩家參與的遊戲下,每一項交易決定均可以造成此消彼長之勢。

這似乎是美國銀行業的寫照。

在資金成本低的牛市時候,只務正業,不冒風險肆意掠地的銀行是笨蛋才會投資。所以當有利可圖,同業的樓按以低息搶客,甚至瞄準次按業務時,不加入戰團而袖手者,實是坐以待斃。而當其他投行都在衍生工具和對沖基金市場玩得不亦樂乎,收入屢創新高,那家投行堅持只做上市集資,早晚便也會被市場涂汰。

到現在次按爆了煲,不少銀行如玩音樂椅般相繼倒閉,於是倖存的幾家便像玩大富翁一般,要瓜分市場。花旗美銀富國這幾家大銀行這時的投資決定,跟大富翁中段的換地交易一樣關鍵。以它們的財務狀況和經營環境而言,在資金緊縮的情況下進行這樣的大型併購活動,風險甚高。但正如涉足次按一樣,這種決定不做不行,皆因若然對手趁機坐大,往後的日子將更難熬。境外的銀行和一眾投資者沒有這樣的顧慮,因此在前景不明朗時,接手倒閉銀行的態度比較保守。君不見巴菲特入股的不是華互雷曼,而是轉營的高盛?

金融海嘯下,另一趣聞是,平保個半月前才宣佈合作入股的富通,昨天便得被歐洲多國聯手注資拯救。雖然震盪來得突然,富通受累也屬意料之外,但亦我不禁懷疑,平保在事前有否做足功課。中投公司如是,全都是甫入股便損手,哪像人家巴菲特般點石成金?似乎中國人還未是大懂玩資本主義這個遊戲,但願這種看法只是出於我的無知和短視。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